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长夜国 > 第五百一十章 药哥,你太用力了…(为盟主加更大章节!求订阅求月票!)

第五百一十章 药哥,你太用力了…(为盟主加更大章节!求订阅求月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weilaitian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得不说,这具身体真的是完美无瑕…(此处省去数百字)

    “呃,嫃儿你这是淬炼肉身么?为何在火中裸身?”姜药的神色很是精彩,一副正经人突然中奖的样子。

    “我在这里,是不是不方便?”姜药煞有其事的问道,他摸着自己的脸,“你不尴尬,尴尬的就是我啊。”

    那女郎虽然不是真正的虞嫃,可她毕竟是个女子,此时真衣被烧毁,春光大泄,心中怎不羞愤?

    “那你转过去啊…”

    姜药似乎真的不好意思,于是慢慢的开始转着身子,转啊转…

    这不知来历的女郎又气又恨,加上肉身被烈火焚烧,脾气再好也要炸了。

    只是,她毕竟是个大有来历的,道心之强也出类拔萃,竟然硬生生的忍住了。

    她还要利用姜药,更要窃取周国大权,不能露馅。

    于是,‘虞嫃’只能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再次取出一套真衣穿上。同时甜甜笑道:

    “罢了,你我有婚约在身,犹如一体,我迟早是你的人。再说,你我修道之人,何必在乎世俗之念。”

    所谓假的真不了,迟早露马脚。就这一句话,乍一听正常,可如今在姜药听来却处处是漏洞。

    首先,虞嫃不会说‘我迟早是你的人’,而是会说‘你迟早是我的人’,这才是虞嫃的性格语言。

    第二,虞嫃和自己亲密无间不假,却仍然会‘在乎世俗之念’,她虽然小时候被自己看光了,可长大了怎么可能在自己面前暴露身体?

    这女子演的过了,夸大了虞嫃的温柔,少了虞嫃的那种霸道。

    从她的说话语气看,她可能是个道士,就算不是上清观的人,也和道门有关,不大可能是个世俗修士。

    而且,她的年纪不会太大,因为演技不太老练,露出马脚也不自知,不像是个老奸巨猾的惯犯。

    可能还是第一次演戏。

    但是,她的天资一定极高。来历肯定不小,只怕比起真正的虞嫃,也不差多少。

    这样的女子,天下其实寥寥可数。她可能像黎曦甄九冰一样名声在外,也可能默默无闻。

    ‘虞嫃’哪里知道,姜药呼吸之间就想了这么多?

    也不知道,她其实已经暴露了。

    只有真正了解姜药的人,才知道姜药其实很难糊弄。

    她换了一套真衣,借助穿衣服的动作,巧妙的作出一个让姜药惊讶的动作。

    这个动作是个手势,而且一闪即逝。若非姜药一直在用心观察,加上有前世记忆,绝对看不出来。

    姜药看出,这竟然是一种古老的道门手印。

    叫‘日月印’。

    “日月印”属于道家秘术,能平衡五行元素,使得万物平齐,天人如一。

    修炼到高深处,手段通天。但很难修炼。

    这一门道家神通,和虞嫃的《五行造化术》有异曲同工之妙。不知道的,完全可能搞混淆。

    “呵呵,连日月印都会,这女子真是不简单。”姜药心中冷笑,也更加警惕了。

    她或许演技不太好,可是她的实力,绝对不可小觑。

    这女子只是借助穿衣服的动作不着痕迹的用了一下‘日月印’,就平衡了烈火的威力,人也好受多了,真衣也不再被焚毁。

    她看似无意的扫了姜药一眼,发现姜药没有察觉自己的动作,这才松了口气。

    很快,琉璃地火的火元气就被她‘消耗’一空,火焰渐渐熄灭,不再炙烤她的肉身。

    “不错,修炼的真舒服。”女郎看似高兴的笑道,“没有白来。”

    就是姜药,也不禁暗暗为她点个赞。

    厉害啊。

    明明不是修炼火系功法的人,却能像虞嫃那样钻入烈火,忍受这么久不说,还能“痛快”的修炼。

    换个人,绝对被她骗过了。

    姜药见她‘修炼’完,赶紧采了琉璃萱草。

    有了夜明花和琉璃萱草,炼制天心大明丹的三种宝药就只剩下‘坤如果’没有找到。

    ………

    接下来十余日,姜药在姜灵韵的指引下,连续找到了药道司印、坤如果、圆明花、仙媾草等宝物和宝药。

    收获极丰。

    有姜灵韵的帮助,那些顶级宝药简直像捡的一样。

    姜药都赢麻了。

    最后,发现宝药都不再激动了。

    ‘虞嫃’更是羡慕无比。

    在她眼中,姜灵韵就是绝世重宝。

    两人假惺惺的‘郎情妾意’,一起采药寻宝十几天,虽说不会日久生情,却也营造出一种诡谲的融洽。

    一个人以为对方蒙在鼓里,自以为诡计得售;一个人假装懵然不知,也无意揭穿。

    阿九也早看出端倪,当然是一心配合姜药装傻充愣。

    这天,几人终于离开了大药墟。

    “药哥,我就要回周国了,你有什么重要的话,可以给我说了。”

    一出大药墟,‘虞嫃’就主动说道。

    “我感觉,药哥有什么话要和我说,只是在里面不方便说,是么?”

    姜药点头,“不错。我的确有重要的事和你说。盘康是因果仙,他一定就是楚末帝转世!”

    “就这?”女郎顿时大感失望,这算什么重要的事?她早知道盘康是楚末帝转世了。

    可是看到姜药一脸郑重的神色,女郎又感觉到,起码在姜药看来,这的确是个很重要的消息。

    “还有就是关于黑渊的!”姜药的神色更是凝重,“嫃儿,此事事关重大,你不要告诉任何人。”

    女郎听说是关于黑渊之事,心中再次失望。因为关于黑渊的秘密,她多半都知道。

    她不认为姜药比自己知道的更多。那么姜药还能说出什么有价值的秘密?

    不过,女郎也很狡猾。她立刻装出凝重无比的神色,蛾眉微皱的说道:

    “药哥,黑渊浩瀚,向来极其神秘,就是我们的前世也知之不详。难道你有了重大发现?”

    “不错!”姜药重重的一点头,“我现在已经知道,仙界的诡异之毒,是从黑渊深处而来。”

    “下毒者,肯定和黑渊有莫大关联。”

    女郎看到姜药一脸肃然,真的很想吐槽:就这?

    可是她的情绪丝毫不露。

    “的确事关重大。说出去天下人都不相信,他们连黑渊都没有听过。别说黑渊了,就是虚空海也没有几个人知道。”

    “药儿,你这些年进步极大,可见机缘很大,我真是替你高兴。”

    她话锋一转,就将话题转到姜药的‘机缘’上。

    姜药露出笑容,“也活该我运气好。我去了无间沙漠的某个神秘所在,竟然遇到一条残留的仙灵脉。”

    “我利用那截仙灵脉,花了好几年,终于入道渡劫。要不是这个机缘,我要渡劫起码还要十年。”

    原来是仙灵脉。女郎闻言再次失望了。

    仙灵脉当然是可遇不可求的好东西,的确是大机缘。可是残留的仙灵脉能有多少仙气?肯定被姜药用完了。

    虞嫃神色有点委屈,“药哥机缘很好,这些年应该得了不少宝物,我也没有见到啊,唉,药哥真是越来越小气了。”

    这是要礼物?

    姜药一愣。

    他想不到,‘虞嫃’竟然暗示送礼物。

    这不就是绿茶婊么?

    但是既然她暗示的这么明显,姜药也不能没有表示。否则,不是明摆着怀疑她?

    姜药笑道:“我怎会没有礼物给你?早就替你准备好了。”

    “我为你准备的礼物,虽然没有你送的大罗道果珍贵,却代表我的心意,而且极其特别,绝无仅有。”

    他一边说,一边取出一柄蓝汪汪的手枪。

    “此物你也见过了,之前你就很喜欢。现在我把这支天下仅有的手枪送给你。这是唯一的。”

    手枪?

    唯一的?

    虞嫃之前很想要?

    女郎拿过手枪,发现的确是自己从未见过的器物。

    这东西造型极其精致,精致到极点,充满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可她却没有词汇来形容这种感觉(科技感)。

    反正一看就不是等闲之物,肯定极不简单。

    挺漂亮的东西,可到底做什么用的?

    她也不好问,不然就露馅了。拿回去好好研究一下,总会搞明白的。

    “难得药哥还记得我喜欢此物。”

    女郎笑靥嫣然,丽色照人,“药哥连这天下仅有的东西都送给我,我很开心。”

    姜药的心灯感知到,她此时此刻好像真的很开心,不像是装的。

    手枪在真界的确是稀罕物。可要说是独一无二,那就是扯淡了。

    当年,五维研究所的一个先遣队全部覆没,他总共得了五只手枪。

    只不过,这五只手枪全部在他这里。

    姜药送出手枪糊弄了她,也‘以牙还牙’的说道:“嫃儿这些年的进步更大,机遇一定惊人,可以和我说说么?”

    女郎撒谎道:“南宫令仪知道我前世留下的宝物,都是能提升修为的重宝。我就是靠着前世留下的重宝,才这么快入道渡劫。”

    “加上九阴青莲在我手里,所以我才能这么快。”

    “可惜,那重宝和九阴青莲只够我一人使用,还是女子使用之物,没有留给你。”

    她到底是个剔透人。虽然是撒谎,却也蒙对了。

    虞嫃的确是通过这种法子,短期内大幅度提升修为的。

    姜药也无言以对了。

    女郎眼珠一转,“药哥,你不是已经能炼制九级仙丹么?你帮我炼制一味大衍丹吧,我刚好凑齐了炼制大衍丹的宝药。”

    大衍丹是帝王专用的仙丹,主要是感应王道气运,增加王气,便于更好的治理天下,统摄群臣,也有利自身大道。

    但,只能吃一次有效。

    上古时期,用这仙丹的最少也是诸侯级别的大人物。其他人吃了也犯忌。

    所以,大衍丹绝对是仙丹之中最尊贵的丹药之一。同样是九级仙丹,大衍丹比天心大明丹珍贵的多。

    姜药听说她有炼制大衍丹的宝药,不禁有些意外。

    这女子的来头,是不是有点吓人了?

    连大衍丹的材料都有。

    即便在上古,炼制大衍丹的药材也极其少见啊。

    她若是吃了大衍丹,可能比真正的虞嫃更像周帝!

    那女郎也有点无奈。在她眼里,不是只有姜药能炼大衍丹,罗鸿和李时珍都能,而且他们不需要神农造化鼎。

    可问题是,大衍丹是看年纪的,受到炼丹者的年纪影响。

    两位道尊的年纪其实极老极老。他们炼制的大衍丹,年纪很大的人吃了才最有效。

    可是自己不到百岁,要是吃了两位道尊炼制的大衍丹,药效只有三成。

    可姜药和自己年纪相差不大,若是姜药炼制的大衍丹,就有十成药效!

    怎么选?

    当然是选择姜药了。

    姜药心中有点激动,“嫃儿,你的药材呢?”

    ‘虞嫃’取出九种炼制大衍丹的药材,看的姜药眼睛都直了。

    九种九级宝药!

    每一种都比夜明花之类的东西更难找!更贵重!

    比如其中一味龙魂晶,即便在李遂时代都已经是珍稀无比的宝药了。

    哪怕在当时无所不有的仙唐帝宫,龙魂晶也是稀世珍藏,屈指可数。

    甚至仙庭下诏严禁私藏,属于违禁之物。

    除此之外,其他八种宝药之中,还有天犀花,魄罗珠,乾水等四样宝药,都是上古时期的违禁之物。

    “嫃儿,你这是从哪里搞到的?”

    就是来历惊人,见识深远的明王殿下,也被震住了。

    他肯定,就是真正的虞嫃,也得不到这么多绝世宝药。

    这些宝药都是有药效期的,最多只能保存两万年。无论是李遂还是崔懿,都不能将宝药保存到二十五万年后。

    假虞嫃从哪里得到的宝药?

    肯定不是在大药墟。

    ‘虞嫃’很是为难。不说吧,不符合虞嫃和姜药的亲密关系。说吧,又实在不甘心。

    于是,‘嫃儿’不禁露出犹豫之色。

    “药哥,这…”这女郎欲言又止,为难之极。

    姜药见状苦笑一声,“唉,嫃儿,若是你不方便说,那就不要说吧。你现在是周帝,我是明王,两国毕竟为敌。”

    “你不愿意说,我也能理解。”

    说到这里,姜药露出一丝落寞之色,神情很是感慨。似乎在感慨虞嫃的疏离,感慨人心无常。

    ‘虞嫃’看到姜药神色不愉,顿时暗叫不妙。她还指望姜药好好炼制大衍丹呢。

    除了姜药,天下再无第二个年轻药师能炼制大衍丹了。

    “药儿。”那女郎露出哄男人的笑容,主动拉起姜药的手。

    “我不是不想告诉你,你我夫妻一体,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她一边说一边想出一个理由,“我是怕你冒险。那地方太危险了,比大药墟危险十倍都不止,所以不敢告诉你。”

    姜药精神一震,“嫃儿,到底在哪里?我想去找炼制玄女丹的宝药,炼制玄女丹送给你。”

    “这是我的心愿。可惜我一直不敢想。不敢想有朝一日我能炼制九级仙丹,也不敢想我能得到炼制玄女丹的药材。”

    他拍拍女郎的手,神色感叹的喟然说道:

    “嫃儿,我是药灵体,还有灵韵这个药精灵的女儿,还得到了神农造化鼎,可若是不能炼制玄女丹给你,那与我而言,是何其憾恨啊。”

    ‘虞嫃’闻言,心情复杂难言,忍不住生出一丝感动。

    唉,姜药对虞嫃太好了…

    ‘虞嫃’都有些羡慕虞嫃了。

    她忽然发现,姜药真的是个很好看的男人,越看越顺眼。

    如此资质,如此气运,还能这么好看的年轻男人,天下一个巴掌都数不满啊。

    可惜…

    ‘虞嫃’竟然对姜药生出一丝同情,心头一热就忍不住说道:

    “那地方就在无间沙漠最深处的幽域绿洲。”

    幽域绿洲…

    姜药没听过。

    ‘虞嫃’只好解释几句。

    “这个幽域绿洲,本是上古关中的皇家园林,后来沉入地下。只有每年三月三十这天,幽域绿洲才会出现…”

    难怪。

    姜药明白了。

    神洲最神秘的地方,排第一的就是无间沙漠。那本是上古关中地区,乃是天下之中心。

    可仙界中毒之后,关中地区中毒最重,以至于沦为沙漠。

    二十余万年的悠久时光,让关中成为神秘而又诡异的无间沙漠。数百万里的广袤瀚海,埋藏了无数的古代秘密。

    李遂的时代,距离唐末浩劫还有几万年,所以他对无间沙漠的了解也很少。

    “药哥,你也去过无间沙漠。可是你到的地方,还不是最危险的地方。”

    “无间沙漠最危险的地方,不但是完全的禁法之地,还有很多诡异之物。就是大乘强者,在里面也凶多吉少,难以自保,有彻底化凡的危险。”

    “我之所以没事,是因为有罗鸿师尊带我进去。不然,你就见不到我了…”

    “罗鸿师尊说,那里大不祥,有恐怖的诅咒,连他都畏惧的诅咒。那是关系到宏大因果的古老诅咒,罗师都讳莫如深。”

    “那里有空间重叠,时空交错,生死相融…”

    “所以,我不希望你去冒险…”

    假虞嫃的话,其实没有丝毫夸张。

    她固然不愿意吐露这个重要秘密,可那个地方的确危险到恐怖的地步。

    除了黑渊,应该不会有第二个地方比无间沙漠最深处更恐怖更神秘了。

    姜药忽然心中划过一道灵光,脱口说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药哥,你明白什么了?”女郎不明所以。

    却见少年一拍手,“那诡异之毒,从黑渊深处出现,经过虚空海,来到仙界,最后归入关中!”

    “幽域绿洲是个坟冢,或者是个牢狱。那地方要么埋葬了诡异之毒,要么囚禁了诡异之毒。总之,不是坟墓就是牢狱。”

    女郎一愣,“你的意思是说,最深处的幽域绿洲,就是诡异毒雾的最后归宿之地?”

    “诡异毒雾是有生命的,它要么被埋葬在幽域绿洲。要么被囚禁在幽域绿洲?你这个猜测还真是大胆。”

    “可若是真的如此,那么幽域绿洲就应该是中毒最深的深渊,怎么还会出产九级宝药?”

    姜药一笑,“以嫃儿的聪明,一定能想得到。”

    女郎随即就明白了,“我懂了,因为否极泰来!”

    “正是因为中毒最深,中毒最巨,所以天道好还,因果反噬,反而出现一个生门。这生门,就是出产宝药所在。”

    这就是至阴为阳,至阳为阴的道理。

    大死之地必有生门;大生之境必有死地。

    姜药暗叹此女聪明,点头称是,“不错,多半就是如此了。若真是如此,那地方就的确诡异凶险。”

    “方便时,我倒是想进去一趟,为嫃儿寻找炼制玄女丹的宝药。我感觉,那里还有超越九级的宝药,有大用…”

    他一边说,一边看着‘虞嫃’提供的绝密地图,用手指慢慢点到地图的最中间。

    幽域绿洲!

    地图很复杂。若没有地图,姜药根本想不到,无间沙漠最深处,还有一个每年出现一次的诡异绿洲。

    姜药不知道的是,他在看地图时,一边的姜灵韵也在仔细的看地图。

    姜灵韵不光看了地图,还牢牢的记在了脑中。

    小丫头的目光很亮,显得有点兴奋。

    姜药只顾着看图思索,浑然没有注意到女儿的动静。可是那女郎却将姜灵韵的神情仔细瞧在眼里。

    很多时候,女人的确比男人细心。

    ………

    东域天岱山脉之脉的一个石洞之内,姜药正在炼制大衍丹。

    假虞嫃说了幽域绿洲的地图,他当然要替对方炼制大衍丹。

    因为根本没有拒绝的理由。

    不炼,对方立刻就知道她自己暴露了。

    一撕破脸,他和罗鸿一伙的斗争,将立刻摆在明面上。

    既然斗不过,就只能继续装傻。

    姜药同意炼制大衍丹,还有一个重要的理由。

    那就是:若是炼制的好,可能会炼制出两枚丹药!

    这个可能不大。可他是药灵体,又有神农造化鼎,要是发挥好,运气好,有三四成的把握能炼制出两枚!

    那么,他就能打“感情牌”,逼得‘虞嫃’给自己一枚。

    神农造化鼎生出古老的药道气韵,姜药趺坐在前,打出一个个玄妙晦涩的药道手诀。

    鼎下真火熊熊,鼎中仙气如云。

    浓郁的药香令人飘飘欲仙,訇訇的药鸣如同雷海初生。

    整个山洞内,都被几乎化为药域的五彩药韵充溢。

    若非有阵法桎梏,这五彩药韵肯定已经生出异象,引发外界关注了。

    炼制仙丹,当真好大的动静。

    姜药极力运行药灵体,将药真人的手段发挥到极致,心无旁骛。

    药道的推演,药材的炮制,精妙到极点,玄之又玄。

    每一株宝药的炼制,计算,投入,时机,都妙到毫巅,丝毫错不得。

    举手投足之间,缓缓如行云流水,看似轻松写意,其实是极其凝重,如搬山卸岭。

    姜药毕竟是以八级药师的修为来炼制九级仙丹,还是今生第一次炼制。即便他有前世记忆,有神农造化鼎,还是药灵体,此时也满身大汗,举轻若重。

    他的心身,完全沉浸入药道之中。

    物我两忘。

    到最后,完全是凭着前世经验,凭着药灵体的天赋神通,凭着神农造化鼎的药道,在鬼使神差般的炼丹。

    每一个动作,都充满了奥意之美,浑圆如意,恍若大道无痕。

    一个个步骤,都在险而又险,玄而又玄的进行。时间似乎很短,又似乎极其漫长。

    就是‘虞嫃’,此时也看的呆住了。

    她知道姜药已经能炼制九级仙丹,却想不到姜药的药道修为,到了这等境界。

    此人,绝非一般的药真人。

    就算比起药仙人,也差不了太多。

    加上神农造化鼎这种药道重宝,完全能炼制出合格的九级仙丹。

    虽然她药道修为不高,可是她也发现,姜药竟然在炼制两颗大衍丹!

    他怎么敢?!

    炼废了怎么办?

    她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别提多紧张了。

    恨不得一脚踹过去。

    不过,她还是取出手帕,擦着姜药额头的汗水。

    忍一忍。

    千万不能打扰他。

    女郎目光阴沉,努力压制自己的情绪,蛾眉紧皱的看着大鼎。

    阿九看似无心,其实时刻在留意那女子的举动。

    若是那女子对姜药不利,她立刻就会攻击。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忽然,姜药猛然张开眼睛,口中清啸一声,双手连续掐诀,宏大的药道气韵,简直要化为实质。

    訇訇——

    神农造化鼎的古老药道气息也滚滚孕生,被药液吸纳。

    此时,造化鼎的神奇终于淋漓尽致的体现出来。

    ‘虞嫃’看着神农造化鼎,美目中闪烁出炙热之色。

    訇訇——

    丹液竟然真的一分为二,迅速凝固,急速旋转,竟然化生出一个阴阳太极图案。

    “成丹诀!喝!”姜药已经打出残影的手诀再一变。

    两颗仙丹带着尊贵而空灵的气息,渐渐显露出来。

    成了!

    那女郎眼中厉芒一闪,就要痛下杀手。

    此时此刻,仙丹已出,姜药又没有其他重要秘密,完全可以斩杀了。

    可不知为何,看到姜药满身大汗,神色疲惫,她忍不住心一软,却没能果断出手。

    这一犹豫,就错过了最佳的出手良机。

    她当然不知道,姜药其实早有提防,就是她真的动手,也难以得逞。

    起码,她要先干掉阿九才行。

    “哈哈,嫃儿,我真的炼成了,还是两颗!”姜药很是高兴,“嫃儿,我一定去幽域绿洲找到宝药,炼制玄女丹送给你!”

    “我保证,我发誓!只要嫃儿你高兴,我甘冒天下奇险!”

    姜药将两颗鸽蛋大小的大衍丹递给女郎,“来,趁热吃,现在药效最好。”

    ‘虞嫃’听到姜药的话,看着他关爱而真诚的眼神,似乎比自己还要高兴的神情,心中不禁再次一软。

    大衍丹很是特殊,不但要看使用者和炼丹者的年纪,还要趁热吃。而且吃下之后,七日之后才会见效。

    不然的话,丹药一凉,就剩下八成药效了。

    丹药的直径比双鱼玉佩厚,无法复制。

    女郎伸出白玉般的手,拿过一枚大衍丹,没有立刻吞下,而是蛾眉微皱的说道:

    “大衍丹若是没有炼制好,就有很大副作用。药哥,你不是药仙人,又是今生第一次炼制仙丹,会不会…”

    她有点不敢吃!

    丹药质量不够好,的确有副作用,尤其是仙丹,副作用更大。

    可是,姜药炼制的大衍丹质量肯定不错,不会有副作用。这点她还是能看出来的。

    她主要是担心,姜药给她下毒!

    虽然她认为这可能性极小,可是万一真的下毒呢?能炼制仙丹的人,下毒有多高明?

    所以她有点犹豫。

    姜药却是取过另外一枚仙丹,信心满怀的飒然笑道:

    “嫃儿放心就是,我虽然第一次炼制仙丹,但质量应该没问题。嗯,我先吃,我吃了没有副作用,你再吃就是。”

    说完,就飞快的将仙丹塞入口中,然后露出努力感知药效的神色。

    甚至,他还闭上眼睛,运转心法感知仙丹的药效。

    “虞嫃”看到这一幕,直接愣在当场。

    你干什么?

    你…你竟然吞了另一枚大衍丹?

    大衍丹有多真珍贵?被这样你吞了一枚?

    ‘虞嫃’气的心中冰冷。哪怕她道心强大,也郁闷的差点吐血。

    好气!

    她恨不得一个窝心脚,踢死这个姜仲达。

    可是,她心中怒火熊熊,杀气腾腾,脸色却偏偏要若无其事,风轻云淡。

    噗——内伤了!

    姜药装模作样的感知了一下,再次睁开双眼,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嫃儿放心,我努力感知药效,没有发现任何副作用,你快趁热吞服吧!”

    一脸‘我为你好’的表情。

    ‘虞嫃’努力压制自己的愤怒,勉强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药哥真好,不过这大衍丹却被你吃了。”

    “不过,既然是两颗丹药,肯定要给你一颗的。”

    她说到这里,就趁热吞下了丹药,不再犹豫。

    虽然姜药无耻的吃了她一枚大衍丹,让她心疼无比,可也让她消除了最后一丝被下毒的顾虑。

    肯定没有下毒。

    ‘虞嫃’吞下大衍丹,努力感知一下药效,果然没有发现任何副作用和不对的地方。

    虽然仙丹没有见效,但那恰恰是正常的。大衍丹吞服之后,需要七日才能见效。

    几人离开山洞,姜药说道:“嫃儿,我要回明国,你要回周庭,我们只能就此分别了。”

    男人的神色有点哀伤,“我们终有一战啊。虽然你之前承诺最后攻打西域,可我还是日夜不安。”

    虞嫃承诺过最后攻打西域?女郎蛾眉微皱,一时不知道如何接话。

    姜药见女郎默然,再次试探道:“嫃儿,你有什么办法收服万仙军?他们对我压力很大,也不听大周的。”

    “虞嫃”说道:“我还没有想好。等我想好再告诉你。”

    但姜药猜测,她一定有了某种手段,会对虞嫃和周国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

    可是姜药却无计可施。

    为今之计,只有尽快找到虞嫃,通风报信。

    这冒牌货也真厉害,竟然复制了虞嫃的通讯道纹,要揭穿她,最好的办法就是虞嫃赶回来。

    “灵韵,和娘亲去周宫好不好?”假虞嫃摸着姜灵韵的头,一脸亲切。

    姜灵韵摇头:“娘亲和我去姜京好不好?”

    ‘虞嫃’真想直接抓走姜灵韵,可她对姜药没有必胜把握,师尊也不让她随便出手。

    她的主要任务,还是冒充周帝,捣乱周国大局。

    这是师尊对世俗大势做出的一个“小小”干涉。

    “嫃儿,我先走了。”姜药祭出双鱼玉佩。

    假虞嫃知道双鱼玉佩,他干脆大方点。

    “好,你先走吧,我在东域还有点事。”假虞嫃露出依依不舍之色,“下次再见,不知何日。”

    姜药张开双臂,“抱抱。”

    他当然不是占便宜,纯粹是为了恶心对方,让她难受,让她吃哑巴亏。再说,若是不拥别,反而让她起疑心。

    “呃…”假虞嫃笑容勉强,却无法拒绝,只能张开双臂。

    姜药一把搂住她,目中露出冰冷的神色,双臂狠狠的用力,抱得假虞嫃喘不过气,心中暗道:“让你装!让你装!”

    “咳咳…”那女郎忍不住咳嗽起来,脸蛋一片通红,“药哥,你太用力了,我吃不消啊,你轻点。”

    “嗯嗯,即将分别,是我太激动了。”姜药这才松开,“多年不见,嫃儿真是越来越大了啊。”

    ps:为盟主萝莉王大大最后一次加更,蟹蟹,晚安!嘤求月票啊,呜呜!心塞!噗——

    7017k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