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我和骨科大佬闪婚了 > 第155章 生日宴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weilaitian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杜陌优:“现在的人都无肉不欢,周小姐倒是例外。”

    闻栾:“还是注意为好。”

    周沫:“好。”

    宴席接近尾声。

    宗政从玉棠厅过来。

    他那帮兄弟已经喝高了,宗政找人给他们送回去。

    宗政眼神有些迷离,双眼皮明显,黝黑的脸上两坨红晕,显然喝了不少,但还没到醉了的程度。

    他一来就将宗奕抱到一边,自己坐在宗奕的位子上。

    宗奕很不满,“我要和妈妈坐一起。”

    “滚蛋!”宗政凶神恶煞。

    宗奕瘪着小嘴,十分不满意,但碍于宗政的威严,也不敢造次。

    杜陌优睨宗政:“说话文明点,带坏小奕。”

    还这么多人呢。

    宗政哪儿管这么多,抬胳膊搂上杜陌优的肩头,和她贴着并排坐。

    周沫看了都脸红。

    这样大庭广众之下,有这种举动,属实有点突破周沫接受的底线。

    她爸妈也恩爱异常,但也只是在家腻腻歪歪,周沫是唯一的观众。

    出了家门,他们两个人相敬如宾,有礼有节,不会当着外人的面儿过分亲密。

    宗政和杜陌优似乎完全不在意这点。

    杜陌良搓了搓胳膊,“你俩够了啊。”

    杜陌优害羞,推了把宗政,宗政这才不舍地放开杜陌优。

    在场人除了周沫,大多人都没有太大反应,大抵已经习以为常。

    “爸爸,羞羞,”宗奕努努嘴说。

    “有你什么事?”宗政手盖着宗奕的头顶,咬牙切齿地摇着。

    杜陌优伸手拽过宗政的胳膊,“小孩的颈椎很脆,你伤着他。”

    宗政愤愤不平,但也只能听话地收回手。

    杜陌良冲宗奕拍拍手,“小奕,来舅舅这儿,你坐你爸身边,迟早要丢半条命。”

    宗政乐见其成,将宗奕从凳子上抱下来放在地上,对着他的小屁股拍了一把,嫌弃地说:“赶紧滚蛋。”

    这么仇子的父亲,还是父亲众人都是第一次见。

    宗奕离开宗政后,宗政正经不少。

    “宋言,陆尧澄最近在搞什么,这么忙,请他都不过来?”宗政问。

    宋言笑答:“也没什么,前几天和心外的陆医生闹得不愉快,受了挺大的舆论,好几个投资的案子都停滞了。”

    宗政:“他和心外的陆医生怎么回事?不是表兄弟吗?”

    杜陌优不解:“他俩都姓陆,不应该还是堂兄弟?”

    杜陌良:“我师哥随他妈妈姓。”

    杜陌优惊异,“都一次听说。他爸爸呢?单亲还是……”

    杜陌良:“没问过,但肯定不是单亲,不知道他爸爸什么情况。”

    闻栾埋头吃着菜,听有人提到“心外的陆医生”,他突然说:“他前段时间收了我们高主任都不愿意收的一个法洛四联症的产妇,人没救过来,他‘优秀导师’的称号也没给他,连带着好几项荣誉都被下了。”

    杜陌良叹气,“没办法,一院就这个规定,谁手里死了患者,所有荣誉都得靠边站。”

    周沫突然听到一个敏感的词,她喃喃:“法洛四联症?”

    韩沉以为周沫没听过这个病,解释说:“这是最常见的一种先天性心脏病。”

    周沫恍然:“我知道,我有个关系很好的学妹也是这个病。”

    杜陌良:“没做手术?法洛四联症一般在出生一岁左右就要手术。”

    周沫:“做了,九岁做的。现在身体很差,经常住院。”

    杜陌良:“没来东大一院看看?要不我把我师哥联系方式给你,你带她过来看看。”

    周沫:“她已经毕业了,不知道还在不在东江。”

    杜陌良:“那没辙了,不过我师哥最近也焦头烂额,和陆尧澄闹了一通,被院里撤职了。”

    宗政:“他俩到底怎么回事?”

    “都赖陆尧澄,”杜陌良叹口气,看了眼闻栾:“看看你姐夫干的好事。”

    说着眼尾又扫过宋言。

    闻栾冤枉:“我可一直都不想承认陆尧澄是我姐夫啊,你们嫌弃他,可别让我连坐。我对陆尧澄的心情,和你对宗政的心情差不多。”

    都是和自己的姐夫不对付。

    杜陌良:“闻璐的文成制药半死不活,陆尧澄想插手帮忙,谁都知道他和闻璐姐关系一直很不好,闻璐姐肯定不愿意接受。陆尧澄找了病理科的主任,间接通过他给闻璐姐送钱,结果被我师哥手底下一个小助理撞见了。小助理和闻璐姐关系不错,陆尧澄怕她告密,直接将小助理带走了,想着等周一钱打到文成的账上之后再把小助理放了。谁知道……”

    他顿了顿,继续说:“谁知道陆尧澄手底下那个司机简单,给人小助理喂了安眠药,让人家起了过敏反应还是怎么着,反正命差点没了,幸亏发现及时,打了120。我师哥肯定不乐意啊,直接在急诊室门口,抄起凳子就揍了简单,要不是陆尧澄也姓‘陆’,他估计连陆尧澄一起揍。”

    杜陌优吓一跳,她头一次听到这件事的原委,立即向一旁的宋言求证,“真的是这样?”

    宋言略带抱歉,“我哥的事,我哪儿清楚。”

    不过他终于知道,为什么陆尧澄不来这场生日会了。

    这不等着被这群人讨伐?

    杜陌优又问杜陌良:“你说的小助理不会是心外刚来的那个女生吧?”

    杜陌良:“不然呢?要是别人,我师哥至于这么生气。”

    闻栾听着直皱眉,“陆医生这是千年的铁树开花啦?”

    杜陌良:“你才知道啊。”

    杜陌优:“看看你们,东大一院最坚挺的铁光棍都有春天了,你们几个还没着落。”

    杜陌良:“我师哥都三十三了才找到对象,我再等两三年的。”

    杜陌优:“还等?闲黄花菜凉的不够彻底?这个月有空了,你赶紧给我相亲去。”

    杜陌良委屈,“都没人介绍,我上哪儿去相亲。”

    杜陌优看向周沫:“周小姐,你们学院有没有适合的,和你差不多年纪,单身的在读博士,资源共享,介绍一下嘛。阿丞、闻栾、杜陌良都很优秀,现在都三十了还单着,三家的家长都愁死了。”

    “呃……”周沫看向韩沉求救。

    她无法判断韩沉是什么态度,她和现在这伙人的交集就是韩沉,当然要征求他的态度。

    看他愿不愿意插手这些人的事。

    韩沉面色如常,也回眸望她,似乎并没有介意。

    周沫这才放心说:“我们组里就我一个博士,其他组的情况不是很了解,不过可以打听一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