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摘古 > 第二百五十五章:很怕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weilaitian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里面穿着合体的黑色修身工作正装,外面套着一件羽绒大衣的文枕儿,安静走在回指导员办公室的小路上。

    脸蛋儿娇美的文枕儿有种说不出的失落,午后课间,她隐约听见莫茜在教室里嚷嚷着她的男朋友夜执阳,如何在文物朝见会上将倭奴国的高手人头斩下,在函夏国那三件顶级国级文物即将落入倭奴国手里时,夜执阳又如何力挽狂澜,相战两场,才从倭奴国手里赢下三件本就属于函夏国的顶尖文物。

    全班同学都以为莫茜在讲故事,得知此事的教授却将莫茜叫出去,示意莫茜告示同学,这件事信则有、不信则无比较好。

    显然,那位教授在忌惮莫茜会将文物朝见会的消息传开,莫茜这才琢磨过来她好像有些说过头了,只好顺着教授的说法去尽力弥补。

    同学自然没有当真,可是…她文枕儿当真了。

    如果文物朝见会的事情是假,那位在函夏国考古界鼎鼎有名的教授怎么可能让莫茜这位小姑奶奶再解释另一种说法?

    那么…夜执阳在年前的冬天,真的为函夏国文物部和考古学会拼了一次命。

    那个身材高大笔挺,容貌清澈帅气的青年现在怎么样了?

    伤在了哪里,致命吗?

    “有时间,应该去莫小姐那里打听打听,反正她也乐意说一些夜先生的事情。”小路上,怀中抱着学习和工作笔记的文枕儿心里想到。

    她不知道自己这段时间究竟是怎么了。

    有好多次,她的梦里都是夜执阳上次在夜晚留下的那一句‘文指导的声音很好听’,又有太多次,梦里的自己会与夜执阳有些难以启齿的羞赧接触。

    回想起那些画面,今天她与莫茜见面,都不太敢正视那位含着金勺出生的女孩儿。

    可再一想,无人时自己偷偷做个梦,并不过分吧。

    嘭、

    小路上,脑海中一片错乱、脸颊绯红的女人家突然就撞进一处宽阔的胸膛。

    文枕儿怀中笔记掉落在地上,这位京都大学的指导员连人都没看见便连忙道歉,紧接着就弯身要去见笔记本。

    一道略显熟悉的身影率先弯下,替她捡起。

    “不好意思的是我。”

    对面,夜执阳捡起笔记本后,伸手递给面前女子。

    他这人比较认路,想着在不打扰盛光意等人的前提下,趁着莫茜上课这点儿时间,先去找一下指导员,怎料老马识途来到这条小路,文枕儿正迎面而来。

    夜执阳本来是想打招呼的,可瞧见文枕儿低着头一会儿轻笑,一会儿又红着脸,琢磨着这位指导员可能是回忆什么高兴的事儿,夜执阳也就没出声。

    文枕儿距离自己三米时,夜执阳想着让路,但就在刚才,也不知道是出于恶作剧心理,又或者是脑袋突然放空,他的双腿就是说不出理由地挪不动了。

    弯身拾东西的时候,夜执阳给自己找了个刚才在想事情,也是无意撞上的借口。

    “咦、文指导?”

    夜执阳佯装问道。

    熟悉的声音传来,撞得小脑袋有些发懵的文枕儿抬头望着面前这位遮挡住阳光的男人。

    下一刻,文枕儿愣在当场。

    “幻觉吗?”

    文枕儿只觉得自己应该是被撞晕了,令人心头酥麻的亲腻声音响起后,文枕儿摇了摇脑袋,确定面前这人正是夜执阳后,文枕儿瞳孔瞬间扩张,紧接着向后退了一步,双手捂着微张的嫩唇。

    夜执阳眼眉挑起…他看起来也不像是要威胁人的人吧。

    不对、这女人怎么耳根子也红了?

    “文指导。”

    夜执阳握着手中笔记本在文枕儿面前扬了扬。

    “嗯?嗯。”

    文枕儿后知后觉地点点头,这才反应夜执阳手里拿的是自己的笔记,连忙接过。

    “夜、夜先生不好意思。”将笔记重新搂在怀中,文枕儿又连忙低头给夜执阳道歉。

    这女人急促的歉意声音,根本让人无法升起怒气来。

    “文指导客气了,昨天送茜丫头过来,今天想着再与文指导聊一会儿,没想到这么巧…呃、刚才我正好也在想事情。”

    夜执阳心虚地转过话题。

    “夜先生伤好了么?”

    怎料夜执阳话罢,文枕儿像是着了魔一样,蓦地出声,夜执阳一怔,苦笑道:“这事儿茜丫头也说了?”

    此事京都大学知道的人不多,除了几位德高望重的权威,就只有莫茜和钱裴了,钱裴自然没有这份儿胆量,是谁就不难猜测了。

    “呃、对不起,这、这个话题我不该多问的。”

    较之夜执阳还要成熟一些的文枕儿,现在却像是做错事的小学生,回过神后又忙是对夜执阳弯身道以歉意。

    这也亏得现在是上课时间,小路偏僻没有人,不知情的还以为夜执阳是哪家的少爷公子哥,在胁迫一个大学女生。

    “伤势已经痊愈,咳咳,这事儿文指导不再提及就好。”

    见文枕儿将小脑袋埋得很低,夜执阳垂目看到这个女人的侧脸,咧嘴苦笑:“真没有怪罪文指导的意思。”

    他实在不知道这女人刚才在想什么,可也没有必要到现在还是魂不守舍的吧。

    “多谢夜先生。”

    文枕儿紧了紧身上并未系扣子的大衣,正装白衫下的饱满酥胸剧烈起伏,女人家深深呼吸几口气,又摆弄了一下额前的发梢,抬头看了一眼嘴角含笑的夜执阳,再度低着头期期艾艾道。

    “莫、莫小姐从昨天开学到今天,没有什么异常行为。”文枕儿想了想又道:“上学期莫小姐的各科成绩,在全系都是名列前茅的。”

    文枕儿不知道自己怎么才能清楚地告诉夜执阳想要知道的所有,就一股脑全说出来,甚至包括莫茜上学期喜欢在校园什么地方转悠,除了钱裴做饭,她喜欢去哪个食堂吃哪一家的饭菜。

    见夜执阳先是木讷盯着她,再鼓起勇气抬起头时,又见夜执阳嘴角带着古怪笑意,文枕儿都快要哭出来了。

    “关于莫小姐、我、我了解的就这么多了。”

    “文指导,你好像很怕我?”

    下一刻,夜执阳轻笑出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