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魔临 > 第二十章 大珠小珠落玉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weilaitian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入城门时,郑凡这才发现门口不光是南望城的守卒,还有一群黑衣。

    大燕尚黑,而且黑色,本就应该是“特务”的专属配色,和对面乾国“银甲卫”的骚气不同,燕国的密谍司一直都很低调。

    当然了,至于是否和表面上一样这般低调,这就不得而知了。

    郑凡还看见了山鸡,

    山鸡俨然是这群人之中的头目。

    车队正在接受检查,郑凡也翻身下马,这时,山鸡主动走了过来,喊道:

    “郑大人。”

    对特务部门,哪怕你心里再不屑,但是面子上的功夫也是要做好的。

    郑凡脸上露出微笑,对其拱了拱手。

    前几日,山鸡才特意来翠柳堡,暗示郑凡歇的时间够长了。

    靖南侯的命令,是银浪郡边境的这些军头子们必须拿出吃奶的劲儿去袭扰乾国边境,也必须拿回来点实打实的成效。

    只是郑凡自恃自己关系硬,所以一直缩在翠柳堡练兵,许文祖又帮其抗住了压力,迫不得已之下,山鸡只能亲自来翠柳堡催促。

    “郑大人前天晚上出门了?”

    翠柳堡的部队调动,想瞒过密谍司的小头目,显然不大可能,而且郑凡也没刻意地去遮掩什么。

    “歇息了太久了,总得出去转转,打打牙祭。”郑凡回应道,“您这是?”

    密谍司的番子居然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了城门口,这可不是他们的行事风格。

    山鸡笑了笑,道:“收个网。”

    “哦,恭喜。”

    山鸡摇摇头,道:“本就是做个收尾。”

    两边战事起了后,双方之间的间谍厮杀,其实比现如今局面下的战争更为惨烈。

    双方互相在拔钉子,互相在渗透,每一步,都浸润着渗人的鲜血。

    “郑大人来时不晓得留意到没,那两个乾国探子,今儿个应该是装作贩小馄饨的商贩。”

    “嗯?”

    郑凡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这时,一个密谍司骑马来到这里,下马走到山鸡身边耳语了一番。

    山鸡叹了口气,也没避讳郑凡,直接道:

    “呵,居然在馄饨里下了毒,互相喂了毒药;

    我的人收网时,他们已经死了。”

    “…………”郑凡。

    这时,那位密谍司成员的目光落在了郑凡身上,拱手道:

    “这位大人先前也吃过馄饨了。”

    山鸡有些意外地看向郑凡,郑凡摇摇头,道:“我没事。”

    如果下毒的话,不可能那俩探子已经死了自己却还活着。

    估摸着那俩探子也没兴趣去玩儿什么无差别投毒的把戏,毒药,其实也挺贵的。

    当然了,也是因为郑凡今儿个穿的是便服,没着甲。

    “郑大人,也是福大命大。”

    “呵呵,这一年来确实运势不错。

    “呕!”

    这时,负责查货的俩守城卒开开箱后吐了起来。

    倒不是说这帮守城卒会这般不堪,但实在是箱子里的情景太过超出正常人的承受极限。

    在没有做心理准备的前提下,忽然一开箱,看见一箱子被码得整整齐齐的人头面对着“笑”,这他娘的谁受得了?

    很多守城卒开始围过去,有人是好奇,有人是紧张,然后,

    “呕!”

    吐的人更多了。

    要是真正的凯旋献首,垒起个京观什么的,他们肯定不会是这样,就是围观的百姓也只会跟着一起欢呼起哄。

    山鸡有些好奇了,这时,一个先前也上去审查的密谍司探子回来,看了一眼郑凡,对山鸡道:

    “是首级。”

    山鸡嘴巴微微张开,指着郑凡带来的这支车队,问道:

    “郑大人,这些箱子里,都装的是?”

    郑凡点点头,道:

    “全是首级。”

    “这么多!”

    山鸡惊愕了。

    现如今,虽然边境上双方厮杀撕咬得很激烈,但都是小股部队对上小股部队,因为靖南军和乾国三镇兵并没有出动,所以斩获都是小规模的。

    山鸡清楚,若是郑凡所带车队箱子里的首级没作假的话,应该是燕乾开战以来,最大的一次斩获了,而且是将第二名甩得远远的那一种。

    至于说杀良冒功这种事儿,或者是去乾国那里杀老百姓冒充兵卒这种事儿,山鸡相信郑凡不会这么做。

    因为山鸡清楚郑凡如今的背景,眼前这位守备大人,可不是那种草杆守备那么简单,多少也算是“简在帝心”的人物了。

    其他人为了博出位或者博个前程,可能会做出那种事儿,但这位守备大人不会,同时,这么多箱子若是都装的是首级,自然是开战以来第一大军功,自然会惊动很多道目光,想作假,也根本不可能。

    山鸡后退两步,对郑凡拱手弯腰道:

    “恭喜郑大人为我大燕再立新功!”

    这一礼,自然是有对这位又立下大军功的守备前途不可限量的讨好,但估计更多的,还是身为一个燕人内心的自发。

    南下,不仅仅是每一代燕皇的夙愿,同时也是燕国这个民族的夙愿。

    郑凡赶忙伸手将山鸡搀扶住,

    不停道:

    “使不得使不得。”

    这时,这边城门的守城校尉也走了过来,他的反应倒是比他手底下的那帮守城卒要自然多了,走到郑凡身前后,这位校尉也是躬身一拜。

    彼之仇寇,我之英雄。

    站在燕人,站在燕国军人的角度上,郑凡这一番功绩,可以说是相当提气了。

    燕国的军人,很纯粹,对比乾国那边时不时要被文官压制动不动就要担心被忌惮被打压的同行来说,燕国的军人更有军人的样子。

    能立功,能杀敌,能大胜仗,大家就信服你,就敬重你。

    诗词歌赋道德文章,挡不住蛮人,燕人更喜欢的,还是靠手里的刀子说话。

    “我这儿还得去总兵府,诸位劳烦行个方便。”

    郑凡不愿意在这里被围观,反正这次献上军功首级之后,许文祖肯定会帮自己宣传,朝廷也会帮自己宣传,自己就没必要亲自上场了。

    倒不是郑凡不喜欢这种被人敬重的感觉,他也没什么想要去刻意避讳的东西,而是有些急切地想靠着这些首级去讨价还价,给自己再要点人马。

    这次夜袭,成果固然丰厚,狼土兵的首级装了一车又一车,但自家的损失也不小。

    郑凡又是那种做生意的小买卖人心态,先得把本钱给自己补上再说,至于赚多赚少,那是后话。

    有山鸡和这位守城校尉的帮忙,车队很快就进了城门。

    在得知郑凡要去总兵府后,山鸡和这位守城校尉就没跟着一起去了。

    车队,继续在城里行进。

    郑凡上了马,有些无奈地看了一眼依旧慵懒的阿铭一眼。

    “主上不喜欢这种被崇拜的感觉么?”

    “还行。”

    “但主上显得有些不耐烦。”

    “我就是个粗人。”

    “粗人可不会想这么多。”

    “得得得,先去要兵要粮再说。”

    小六子投资了翠柳堡这么久,一直吃人家的喝人家的日子固然很惬意,但郑凡也不介意多多益善。

    虽说许文祖仗着自己是南望城总兵,比周边其他总兵多了个地利条件,已经给郑凡的翠柳堡开了不少后门了。

    但这种事儿,谁又愿意知足?

    军械、粮草、战马,这些东西,能有多少郑凡就能吃下去多少,最后实在不行,大不了暴农民兵壮壮声势也是不错。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这边郑凡运送首级的车队才刚入城,

    南望城的总兵府签押房内的火药味儿,也近乎浓郁得让人难以呼吸。

    肥胖的许文祖坐在首座,在其下方,坐着十余个身着甲胄的将军,一个个的,可都是总兵衔。

    燕国的总兵,基本上都是能独当一面的将军了。

    只不过,因为燕国军制的独特性,镇北军、靖南军加上禁军,都是自成体系,有点类似于后世老蒋的中央军。

    不说是总兵了,这三大军里任何一级军官在面对外军时,都带着一种鼻孔朝天喷气的傲气。

    签押房内的十余个总兵,除了少数几个没来,基本上算是将银浪郡沿线各大军头的头目们给包圆儿了。

    他们每个人手底下都有好多支兵马,虽说这段时间,一直有门阀刑徒被迁移过来补充到他们麾下队伍里的,但真的是架不住靖南侯的军令,迫使他们一次又一次地催使着自己麾下各支兵马去乾国边境跟堡寨死磕。

    谁要是懈怠,军令板子可就下来了,外加银浪郡密谍司的负责人还是靖南侯的屋里人,那位叫做杜鹃的密谍司大头目也一点都没有避讳的意思,直接操控手下密谍司当鞭子,狠狠地鞭挞着他们出门去咬人。

    并非只有翠柳堡喜欢玩儿“高筑墙缓称王”的把戏,保存实力和借机发展,那可是每个脑子正常军阀的本能。

    但没办法,朝廷就是要你们去咬人,虽然给你一口饲料吃着,但你出去可是得掉肉的,这一进一出,看似损失并不大,甚至有些因为门阀刑徒的补充,兵力上反而增多了。

    但消耗掉的可都是自家的老卒,这种换血,账面上看似平整,内里其实是血亏。

    “许大人,这个月的分配,我等心里可是不服啊。”

    开口的一位总兵相貌堂堂,国字脸,说话时,也带着一种铿锵。

    和他一对比,

    坐在首座的许胖胖,怎么看怎么像是个损公肥私的国之蛀虫。

    许文祖耷拉着眼皮子,缓缓道:

    “诸位,别看我这南望城每日进出的货物极多,呵呵,我也不瞒诸位,我现在是不缺粮食也不缺军械更不缺战马。

    我现在缺的是,可以存粮的粮仓,可以堆放器具的库房,可以养马的马厩和马奴。”

    许文祖很是无奈地叹了口气,

    继续道:

    “可以说,我手头上的东西,真的是多得放不下去了,但诸位,没办法啊,这些东西,不能动啊。”

    燕国本来就不富,朝廷和皇室,也是不富裕,不富裕,制约了用兵的条件,养兵的成本其实已经很大了,但用兵的成本,比养兵要大得多得多。

    开拔的费用,赏银的费用,粮草的消耗,军械的补充,战马的弥补,大战一开,这些可都是一笔笔天文数字。

    甚至,连打仗时士兵吃的饭食,都比平时要好得多得多。

    但在马踏门阀之后,燕皇现在很富有,朝廷现在很富有。

    搁在后世,割个韭菜,还得讲究个润物细无声;

    但这一代的燕皇,是直接拿铲子开始铲了。

    只不过,在座的大家都清楚,这些物资存储,自是为之后靖南军的开动以及镇北军的南下做准备的。

    “许大人,我们也没有其他要求,许大人您的难处,我们在座的其实心里都清楚,换其他人坐您这个位置,也不见得有那个能力把眼前这局面给支撑住。”

    虽然接下来按照说话惯例,下面肯定还有一个“但是”。

    但这个铺垫,也确实是无人可以反驳。

    大家都是总兵,但许文祖因为是南望城总兵,又兼职着南望城知府的职责,虽是平级,但无形中,却已然超出大家半头。

    且许文祖这几个月来,将这些随便丢出一件都能让人焦头烂额的事儿全都处理得井井有条,这个本事,在座的诸位总兵也认。

    然而,实在是这些日子割肉割得太痛了,要是不再多要点儿奶,自家可能就得边缘化了。

    燕国军人的身份地位,得看你手底下有多少兵,且还要看这些兵有多精锐,可不仅仅是看个官衔。

    “许大人,我等所求,无非一个公平而已,这些日子,大家都是将脑袋系在腰上一遍遍地带着麾下儿郎去和乾国人搏命,弟兄们总是要抚恤吧?战马的消耗、军械的损耗,包括新丁的补充,总得让我等有缓口气的余地吧?”

    许文祖肥嘟嘟的手把玩着桌案上的鼻烟壶,

    他清楚这帮人今日齐聚过来为的是什么,是的,他许文祖平日里,吃相,确实稍微过了一点。

    但这过了一点,本就是自己应有之意,大家也都能理解。

    谁叫自己现在坐首座他们坐下面呢?

    谁官高,谁职权大一些,谁就能多吃一些,这是自古不变的道理。

    但这次有一支新降的部落内迁之后,贡献出了族内一千五百名青壮蛮兵被朝廷下旨南调,自己却直接将他们给扣下了,也没做分润拆卸雨露均占的意思。

    这些总兵们,自然就坐不住了。

    蛮兵善于骑射,

    他们固然不如镇北军精锐,但说实话,他们的素质,绝对是骑兵一流,比起各家军头里的家丁,绝对不逊丝毫。

    再者,前面还有翠柳堡守备郑凡凭借四百蛮兵穿行乾国国境,更是破入绵州城斩杀一众文官而归。

    蛮族骑兵的吸引力,自然就更强了。

    战马、军械、粮草,都好搞,也都好弄,实在不行,求爷爷告奶奶,也能求一些过来。

    但唯独这个优秀的兵士,他娘的总不能去求爷爷奶奶现生一个给你吧?

    “开门见山吧,本官,事情很多。”

    许文祖不打算继续扯皮了。

    大燕的战争动员,可以说是空前的,甚至在北封郡,还开始勾搭那些蛮族部落南迁,只要你进来,就给你合法身份。

    当然了,这种引狼入室的做法上头人自然心里也清楚,所以,你要进来,可以,但你族内的青壮必须得为燕军效力。

    和蛮人打仗打了这么多年,近百年来,蛮人开始越来越不行了,就跟乾国人这次还调狼土兵北上御敌一样,燕人自然也会调蛮人帮自己南下。

    蛮族血统的燕国军官在燕国也不算很少,蛮族雇佣兵也不算罕见,当初郑凡率五百蛮兵南下翠柳堡时,虽然引得各路关卡的注意,但也不是很震惊,唯一惊讶的一点可能就是郑凡的这支军队,居然清一色的全是蛮兵。

    其余军队则只是将蛮兵用作哨骑而已,起个辅助和点缀的作用。

    这一千五百蛮兵,许文祖是决意要吃下的。

    然后,留给小凡凡。

    老子就是要吃相难看,咋滴吧!

    他本就是个空降南方的官儿,在银浪郡没什么根基,就一个革命同志郑凡,怎么可能不下死力气捧郑凡?

    同时郑凡自己会来事,和两位侯爷的关系都不错。

    当然,最重要的是,郑凡会打仗!

    又是老乡又是当初的嫡系又会打仗,

    他许文祖当然得去捧!

    不是每个将领都得亲自上阵冲杀的,他许文祖这身材,真要轮到他上阵冲锋了,估计这大燕也快完了。

    能够坐镇后方,靠自己手下去拼杀立功,他就算不去抢功,但肯定能分润下功劳,许胖胖看得很开。

    “大人,这一千五的蛮兵,大人要是想全都吃下,我等可心里不服啊。”

    “就是,大人,咱们在座的这么多人,您可以吃个大头,但你总得留一些汤水给我们喝一喝。”

    “要是咱们队伍里,能多一部蛮兵,在战阵之上,可就能灵活从容多了啊。”

    诸位总兵你一言我一语的,理由很充分。

    主题就一个:你胖是你胖,但你也不能吃独食!

    许文祖端起茶杯,吹了吹茶沫子,抿了一口茶,等到下面诸位总兵们的声音小了下去,他才放下茶杯,

    开口道:

    “诸位,不是本官拿大,本官,是北人出身,大半辈子其实都是在和蛮人打交道,一来,这蛮人桀骜,不好驯服;二来,五指合力方能起重拳。

    这一千五百骑,拆分开来,未免太可惜了一些。”

    “那依许大人的意思,可是想要将这支蛮兵交予谁手?”

    这时,

    之前一直沉默地坐在那里的一位总兵官开口道:

    “许大人所言,也的确思虑深远,这一千五百骑本就是出于同一部落,若是就此拆了,一来,蛮兵自己本身可能会有怨怼,二来,也的确难以成建制。

    依我看,这一千五百骑,当交予一位真正懂得骑战之术的将领去统领。

    世人都晓我大燕三大军,镇北军、靖南军和禁军,如今陛下有志南下,我大燕劲旅自然多多益善,若是能由我等推出一支第四强军,也是我等之荣,亦是大燕之幸。”

    许文祖的眼睛眯了眯,这个家伙先前一直不说话,此时忽然开口肯定自己的话语,许胖胖绝不可能认为是自己的人格魅力折服了对方,使得其要倒向自己。

    他许文祖来银浪郡时间不久,又是北人出身,这些总兵官里,可没他的“自家人”。

    这时,又有两位总兵官开口道:

    “对,陈总兵所言极是,这一千五百骑,自然得交予最合适的人去统领。”

    “那谁才是最合适的人?”

    “自是战功最显著者,我大燕军旅,最服气的,就是战功!”

    “对,谁战功高就给谁。”

    “所言极是!”

    “我附议!”

    许文祖继续把玩着手中的鼻烟壶,心里则是骂开了,

    尼玛,

    这是挖了个坑专等自己跳呢?

    许文祖马上开口道:

    “翠柳堡守备郑凡,是北人出身,最善和蛮族打交道,其曾亲率四百蛮族骑兵攻破过乾人绵州城,斩守官首级留字而回,大涨我大燕威风!

    靖南侯赞其曰:军中神驹!”

    “呵,贪功冒进,侥幸得势罢了,若非靖南侯率军营救,估计早已经命丧乾国,此人,不可!”

    许文祖微微皱眉,

    自己都搬出靖南侯做靠山了,也算是点出了郑凡的背景,虽然靖南侯没这般称赞过郑凡,但也没人会专门拿这事儿去找靖南侯对峙。

    这话就算传到靖南侯耳朵里,许文祖也相信靖南侯不会去辟谣。

    但自己话都说到这里了,居然还有人敢不服气?

    他们的底气,又是来自于哪里?

    都是官场老油条,许文祖比他们道行还高一层,因为许文祖的出身,可以说文武都做过,不像这些丘八,一门路子的军旅出身。

    许文祖断定,对方想要推的那位,背景比郑凡更深刻!

    否则,断不可能集结这么多位总兵帮其造势和帮他抢人!

    就在这时,

    外面有人通禀道:

    “大人,邓子良邓参将求见!”

    邓子良?

    许文祖释然了,

    邓家的人!

    邓家,本就是将门,在军中有着巨大的影响力,邓家不是门阀,因为往上数几辈,都是军中武夫出身,就算是你想和门阀玩儿,人家门阀还嫌弃你没格调,不带你玩儿。

    但这也不见得不是好事儿,这一波燕皇马踏门阀,他邓家毫发无伤。

    最重要的一点是,这一代邓家家主之女,是四皇子的母妃!

    两两结合之下,能获得这么多总兵的拥护和帮助,自然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燕皇马踏门阀之后,确实是清除了大燕身上的顽疾,刮骨疗毒的效果很好,南望城这里积攒的海量物资,就是最好的凭证。

    但马踏门阀的副作用也就是,解除了人思维上的一些枷锁。

    以往,皇子夺位,是由门阀们暗中角力去施加自己的影响,皇帝的联姻对象,也经常从门阀之中选取,大家都在一张棋盘上下棋。

    绝大部分人,别说坐下来一起下棋了,连观战的资格都没有。

    现在门阀没了,这些军阀头子们的心思就开始痒痒了。

    他们认为,自己也可以有下注的资格了。

    听起来很傻缺,但这种诱惑,不是谁都能挡得住的!

    而且,又不是叫你起兵勤王清君侧,只是让你施以援手,帮忙吆喝一下,花花轿子大家抬,大家也都愿意给邓家一个面子结一个善缘。

    反正,这一千五百起你许文祖本就打算自己吃独食,我们就一起做做人情,拿本就不会属于自己的东西做人情,多舒坦呐!

    “叫他进来。”

    许文祖开口道。

    邓子良,邓家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十六岁从军,曾在镇北军下面打磨了五年,二十一岁南调入靖南军,三年后,外放成银浪郡守备,去年升为参将。

    这里面,固然有家族支持的原因,但他自己,也确实是无比争气,而且这资历,和履历,啧啧……

    邓子良进来了,一身红甲,不满三十岁的他,身上自带一股子英气,却又给人一种极为沉稳的感觉。

    “末将邓子良,参见诸位大人!”

    “邓参将快快起来,军旅之中,不拘礼节。”

    “快快起来。”

    “哎哟,使不得使不得。”

    许文祖的脸色,快等同猪肝了。

    想他许文祖也自认为是一号人物,这次居然给算计了!

    直娘贼!

    这时,真正的好戏上台了。

    好戏,总需要捧哏,戏台上的角儿身边自然也得有配角去帮忙衬托。

    很显然,在场的愿意当配角儿的,不少。

    “开战以来,邓参将连破乾军堡寨二十四座,斩首千余,论军功,当属目前我银浪郡第一!”

    “是极,邓参将曾在镇北军服役五年,对蛮人,自然无比熟悉,邓参将手底下更是有两位蛮族将领,接手这一千五百余蛮兵,最为合适!”

    “邓参将治军严谨,有老邓将军之遗风,当初在殿上,可是连陛下都夸其为我大燕日后将才种子!”

    “是啊,此等年轻人我等不扶持,又去扶持谁呢?”

    邓子良面对这些吹捧造势,马上拱手道:

    “子良多谢诸位大人长辈抬爱,子良这次来总兵府,是为向许大人报备,昨夜我部再破敌灭虏堡,斩首五十,生擒八十余,只是此役军中战马折损不少,特来请许大人开条,允我补充些许战马回去。”

    “嚯,这又是一笔功绩!”

    “邓参将真乃我大燕军神!”

    首座上的许文祖都有些要听不下去了,

    直娘贼,

    你们这帮丘八就算要捧臭脚,就不能含蓄一点?高档一点儿?

    他娘的,军神都吹出来了!

    吹牛皮,拍马屁,是这么玩儿的么?

    许文祖有点悲哀,自己的对手,政治智商明明不高,但人家就是用这种泥腿子的方式,挖了个坑,想要强行埋了自己。

    “邓参将你可知这次朝廷又派来了一千五百余蛮骑充军,我等正在商议这支蛮兵将交予谁统领合适。

    许大人的意思是,这支蛮兵不得拆开,最好给予一人,也算是为我银浪郡边军争一争牌面!”

    许文祖深呼吸,深呼吸。

    输了,就是输了。

    许文祖心里也有些无奈,这次,还是自己太轻敌了。

    同时,许文祖心里不禁有些埋怨郑凡去什么京城,去了京城又这么久才回来,自己明明将霍家人打包整圆儿了的给他,他还拿了左家的人,却一直缩在堡寨里没一点动静。

    先前密谍司那边来了几次人询问,自己都帮郑凡给扛下来了。

    但归根究底,这次之所以没能争取下来,还是因为郑凡自己不争气。

    破绵州城之功,确实是大,但斩首并不多,固然大涨士气,但城池终究是没能占下来,这就给人一种说闲话的余地,那就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运气好。

    许胖胖很生气,

    但面子上还要继续应付,

    不由地开口道:

    “子良啊。”

    “许大人!”

    邓子良对许文祖很是恭敬,其虽然不是门阀出身,但邓家也算是兴旺多代了,这种家族传承的子弟,待人接物方面自然不会出什么纰漏。

    那种眼高于顶动不动就出去调戏姑娘给家族引仇恨的公子哥,大多只出现在话本剧之中。

    再者,许文祖从北方被调到南方,一来,就直接坐上南望城总兵的位置,同时兼了知府,掌握着如今海量的军资运转。

    这种人物,但凡你还想在这里混口饭吃,就不能真的得罪死了!

    利益,当然要,但大家最好不要撕破脸皮。

    “子良啊,先前所议之事,你有何看法?”许文祖问道。

    邓子良恭声道:

    “子良位卑言轻,但极为认同许大人先前所说之论,这一千五百蛮兵,打散了分下去未免过于可惜。

    至于交予谁统领,子良觉得,我大燕军人最重军功,只要军功可以服众,上下自然无人会有怨怼不满之心!”

    这是将军了。

    军功服众,

    但老子是军功第一!

    不给老子,给谁?

    面子,大家要维系,但该我的利益,一点都不能让!

    ………

    “哟,刚刚进去的是谁啊。”

    总兵府门口,郑凡和门子聊着天。

    先前进巷道时,有一队精甲骑兵极为蛮横的开路挤了过去,差点让郑凡车队里的两辆马车翻车。

    但人家就这么臭屁轰轰地过去了,连看都不看身后一眼。

    这群人,抢先自己一步,也是进了总兵府。

    门子和郑凡都熟悉了,许文祖刚来南望城上任时,郑凡就来拜访过,门子清楚这位年轻的守备大人和自家阿郎的关系绝不一般,所以面对郑凡时,脸上也带着一抹子亲热劲儿。

    “好叫大人知道,刚刚进府的,是邓参将和他的亲兵。”

    “邓参将?”

    “可不,邓参将,邓子良。”

    燕人不喜欢取“字”,文官们兴许会玩玩儿这个,武将们要是取字,会被当成“娘炮儿”。

    所以在介绍人时,就很简单了,直接名姓上去,至多再加个籍贯或者官职。

    “可是三石邓家的人?”

    “哟,可不是嘛。”

    三石邓家;

    郑凡清楚,这是四皇子的母族。

    尼玛,怪不得这么嚣张,走路都不带眼睛的。

    郑守备向来是个小肚鸡肠的人,最爱记仇。

    先前那位邓参将直接超自己的车抢自己的路惊吓了自己车队里的骡马,可是被郑守备记在自己小本本上了。

    郑凡心里想着,三石邓家,很了不起嘛?

    等以后有机会去靖南侯面前给你上上眼药,

    靖南侯是谁?

    在翠柳堡诸位魔王们口中,

    靖南侯就是皇子母族专业收割机!

    “郑大人,您来就来呗,您来看我家阿郎,我家阿郎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还带这么多礼呢?”

    “嗯?”

    郑凡愣了一下,送礼?

    这个门子,是许文祖来南望城后才找的。

    许文祖南下本就没带多少自己人,因为总有种前途未卜的感觉,深海同志刚刚接到调令时还以为是自己“潜伏”的事儿被朝廷知晓了,准备把自己调到南方后解决掉。

    然后本就带的不多的人,在尹城外驿站的刺杀中,又全部交代掉了。

    所以在这个门子看来,郑凡这是来走关系来了。

    郑凡忽然有点想笑,

    却也没解释,

    反而道:

    “都是些老家的土货,这不是快过年了嘛,送一些过来给大人用用。”

    “郑大人可真是有心了呀,我家阿郎定然心中欢喜。”

    这时,肖一波上前,掏出一个银袋子,递给了门子。

    门子先吓得不敢收,但在肖一波来回拉扯几下后,还是收下了。

    “这,马车,进去呗。”

    门子居然直接放马车进来了。

    一来,门子觉得郑凡和自家阿郎关系最好,又是老乡,又不是外人;二来,这送礼上门,当然是由主人亲自转交最为合适。

    要是最后落在了一张礼单上,反而失去了太多的味道。

    这些门道,门子心里可是门儿清。

    嘿嘿嘿……

    郑凡也不拒绝,点点头,当即示意车队进入总兵府。

    别说,

    郑凡还真想看看许胖胖兴高采烈地打开箱子想看年货时的情景。

    这辈子,在这个世界,排除掉自己想要让沙拓阙石顺手砸烂马车的那件事,其实许胖胖对自己是真的不错。

    同志情谊很深刻,也很深沉。

    也因此,郑凡也是真想和许文祖开个玩笑。

    带着这样子的心思,车队就这样进入了总兵府。

    “郑大人,我家阿郎正在和多位总兵们议事,我这就帮您去通禀。”

    “这,不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那位邓参将使得,怎么您郑大人使不得?”

    显然,脾气很臭的邓参将这位门子也是看不惯的。

    许文祖入南望城时间不长,进入后就马上就开始了疯狂工作,所以总兵府里也没安排管家,这门子,其实就相当于半个管家了,迎来送往的安排多半都得靠他。

    “那就劳烦您老了。”

    “客气了不是,客气了不是。”

    总兵府的签押房很靠前,其实就在厅堂的左侧,因为总兵府后院才是生活的地方,前院都是办公区。

    这边车队刚进来,郑凡也才进来,就听到了签押房内传出的洪亮声音:

    “至于交予谁统领,子良觉得,我大燕军人最重军功,只要军功可以服众,上下自然无人会有怨怼不满之心!”

    郑凡愣了一下,伸手拉住了门子的手腕。

    郑守备是谁?

    号称人头小王子!

    抢功,抢人头,抢先机,那都不叫技能了,那叫本能!

    艹,

    里面这是在分润功劳呢?

    这是有什么好东西要分是吧?

    还好老子来得及时!

    不行,不能再等下去了,要不然蛋糕都被分没了。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外加郑守备这次来南望城就是为了靠首级换好处的,这会儿,脑袋上就像是装着两根雷达一样,

    又如同是瞎子附体,

    敏感得紧!

    …………

    签押房内,许文祖已然面色铁青,认输?他不甘心!但此时,只能认输了,这原本自己想要独吞下来的一千五百蛮兵,自然就得交给眼前这位邓家俊杰。

    直娘贼,直娘贼,

    真的是最近公务忙成狗了,官场斗争的敏锐性下降严重啊。

    唉,

    一个人的精力确实是有限的,一般来说,擅长办公室政治的人,办事能力都不那么强,而会做事的,往往又有些不懂人事。

    毕竟那种又会办事又懂人事的全才,太少,大部分人,只能将精力放在一个方面。

    唉,

    许文祖叹了口气,

    开口道:

    “那就…………”

    “这位大人说的极是,我大燕向来以军功论长短!大燕银浪郡翠柳堡守备郑凡,特来献功!”

    他来了,他来了!

    许文祖一听到外面传来的这个声音,兴奋地当即站起身。

    然后像是个灵巧的胖子一般直接下了首座,向外走去。

    许文祖不晓得自己为什么要这般急匆匆地走,但他就是有一种直觉,一种对郑凡的……蜜汁自信。

    品级最高的总兵大人这么走下来了,其他总兵们先是面面相觑,随后也马上起身,得嘞,跟着出去看看吧。

    那个郑凡,还挺有名的。

    邓子良眉头微皱,但脸上依旧带着强大的自信,他当然清楚许文祖想独吞那支蛮兵给谁,但他并不觉得郑凡的功勋能超过自己。

    上次夺城,无非就是乾人自己太烂罢了,外加他郑凡不等军令就擅自行事而已。

    率军打仗,运气,确实很重要,但只能靠运气打仗的将领,永远都成不了气候。

    郑凡这一声吼,可是把身边的门子给吓了一跳。

    紧接着,

    许胖胖第一个走了出来,

    在许文祖后头,十余个总兵大人也相继走出。

    最后头出来的,

    是一身红甲,

    在郑凡眼里自己绝对不可能这般骚气穿着的邓子良邓参将!

    许胖胖的眼里有期待有紧张有不安,

    其身后的诸多总兵大人们,眼里或好奇或微冷或不屑,

    倒是邓子良,目光平视郑凡,不喜不悲。

    许文祖开口道:

    “郑守备,你有何军功呈现?”

    说着,

    许文祖还对郑凡偷偷眨了眨眼,

    天见犹怜,

    胖子的眼睛本就小,这眨眼的暗示做出来,可真难为他了。

    但郑凡心下却已然大定,

    这真的是赶上热乎的了,自己来得还真是及时,还好没进城时没过多的沉浸于那些人的恭维和感叹之中,不然真的得错过。

    当下,

    郑凡拍拍手,

    下令道:

    “开箱!”

    肖一波马上指挥自己手下开箱,同时,为了营造出真正的视觉效果,肖一波先让自己手下下锁,然后咬了咬牙,也顾不得造次不造次了,直接一脚踹向了一口大箱子。

    “砰!”

    其余手下也有样学样,分别踹向自己身前的箱子,

    一时间,

    箱子侧翻,

    里头的人头呜呜泱泱地全都滚落了出来,发出连串的沉闷声响。

    嘶……

    许文祖身子颤了一下,

    其身后的十余位总兵官也是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就是一直镇定的邓子良脸上也露出了不敢置信之色。

    签押房前,

    唯有人头不断滚落的声响,

    恰似大珠小珠落玉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