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魔临 > 第三十一章 进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weilaitian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是想害死我?”

    “属下不敢。”

    “你心里肯定在骂我矫(情qíng)和事儿((逼bī)bī)。”

    “主上英明。”

    “呵,不过我倒是好奇,四娘自己绣的龙袍,啥色的?”

    “金黄色,符合咱们审美。”

    燕国龙袍尚黑,更注重天子英武;乾国龙袍崇玄,衬托天子神秘;楚国龙袍重饰,零零碎碎每一件,都有故事可循。

    晋国龙袍……

    晋国都没了,它是什么款式也无所谓了,就算为了一个吉庆彩头,后人也不会再去仿照晋国龙袍了。

    “还是藏好了吧。”

    “属下明白。”

    郑凡清楚,今儿个要是图一时爽,龙袍一穿,那感(情qíng)好,靖南侯挣扎着不顾伤势三天时间可能就直接来斩自己人头而去。

    讲真,目前为止,无论是对上燕皇还是南北两位侯爷,郑凡心里都没底,不仅仅是自己,连这些魔王心里也没底。

    甲胄穿戴完毕,郑凡走出了院子,外面,有人早已备好了马。

    郑凡翻(身shēn)上马,

    回过头看向熊烈和秃发承继,

    挥挥手,

    道:

    “跟着。”

    随意地,像是出门呼喊自家的两条狗。

    倒不是故意作践人,很多人天真地以为整天示人以恩,一起洗澡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什么的,就能将人心收揽回来了,那简直太天真了。

    这个世界上,有不少人,你越是对他不客气,他越是对你心悦臣服,你越是对他温暖和煦,他转手就能把你给卖了。

    作为征服者来到新地,首先要做的,是立威,而不是立德。

    秃发承继抢先一步卡位,将熊烈挡在了(身shēn)后,将郑凡的缰绳牵在了手里。

    虽然不明不白地成了一个戈是哈,

    但反正脑袋已经磕在地上了,再半途扭捏就有点蠢了。

    熊烈在后头气得龇牙咧嘴,任何东西,本来不觉得有什么,但一看有人抢,嘿,瞬间就香得不得了。

    只是也没有两个人一起执缰绳的道理,熊烈只能跟在马后,一步一步地跟着,本就黑肥的脸,更加(阴yīn)沉了。

    瞎子也骑着马,和郑凡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做配角的得知趣儿,不得抢戏。

    而在外围,则有熊烈麾下的野人护卫以及一众秃发族的族兵候着,秃发承继是一个人上门的,但他麾下的族兵并没有回家,这会儿见自家族长在为那个燕国贵人牵马,有些秃发族的勇士眼神就有些不对劲,但也没敢造次什么。

    郑凡还看见了秃发素,如果这个女人能长得再好看一点,那么自己倒不是不可以为了拉拢秃发一族牺牲一下联姻个什么的。

    但转念一想,男子汉大丈夫,靠联姻,算个什么本事?

    这里,聚集了不少人,盛乐城不大,但里头的人,很杂,尤其是一番战乱后,鱼龙混入。

    此时此刻,不知道多少双眼睛在盯着这里,他们没有决定权,也没有影响格局的能力,但还是本能地好奇,好奇以后自家头顶上的这一片天,他到底是个什么成色。

    是烈(日rì)曝晒,还是会经常漏雨?

    终于,地面开始微颤。

    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前方街面,颤抖,是从那里传来的。

    燕军这次入城,可以说是相当轻松,秃发承继背后捅刀子,又是干其他几家又是自开城门的,梁程可以说是一箭未发就进来了,但破城而入,本就不算是难事儿,接下来的活计才是重点。

    大燕铁骑的名声,让盛乐城里的豪强们未战先怯,但还得让他们亲眼看到一些实实在在的东西,才能让他们彻底服帖。

    这是宣传,这是秀肌(肉ròu),这也是一场作秀,该怎么秀出风采,怎么秀得让他们自己动手割掉那颗可能还有些躁动的心,诸位魔王心里都有数。

    打前头入城的,是靖南军。

    靖南军的规模一直不大,入晋之后连战十(日rì),损失自然不可能小,好在原本的后营兵正式入了编制,靖南军正军的规模也正在不断地提升,按照燕国朝廷的意思,靖南军正军得扩充到十万,同时还得匹配上十万的靖南军后营。

    按照原本五万正军五万后营的传统,相当于在接下来两年时间内,要翻上一倍。

    短时间内的扩充,自然会使得军队素质下降一些,就算田无镜再会练兵,也不可能抵消这一个过程,只能说尽量将这个过程给缩短。

    但郑凡从任涓那里借来的这一支千骑靖南军,可是实打实地老班底,没一丝水分,都是田无镜亲手调教出来的原本五万正军的部分,同时还经历了晋国一战历练出来的真正精锐。

    靖南军在前,从甲到马再到人,所有骑士都控制着马速,战马掂量着马蹄小跑着,但这种成建制地杀气却已然倾泻而出。

    在场的野人和秃发族族人包括此时正盯着这里看的盛乐城百姓,既然生于斯,自然也是见过血经历过阵仗的,和乾国上京的百姓只追求甲胄华丽闪亮不同,他们是能瞧出来一支兵马到底能不能打仗,能不能杀人,甚至可以瞧出来,到底杀了多少人。

    否则这一(身shēn)的煞气,到底是怎么染上去的?

    先前还有一些不满的秃发族族兵们在此时都下意识地低下了头,他们自己心里很清楚,眼前这支骑兵,要让他们一千对一千,他们根本就毫无胜算。

    靖南军骑士来到郑凡面前后,为首的那位参将姓高,叫高毅。

    他看着郑凡,郑凡也在看着他。

    郑凡表面平静,心下却有些嘀咕,也不晓得梁程他们这一路上,到底有没有说服好对方,至少,得让其愿意放下架子配合自己把这一出戏给演得完美和彻底一些。

    终于,

    高毅下马,

    单膝向前方的郑凡跪下,

    高声喊道:

    “末将高毅,参见城守大人!”

    (身shēn)后一千靖南军骑士同时举起自己手中的马刀,齐声高呼:

    “参见城守大人!参见城守大人!”

    郑凡内心之中一阵激((荡dàng)dàng),看来梁程他们的劝服工作做得不错。

    说实话,郑城守是靠蛮兵起家的,蛮兵勇猛善战,是天生的骑兵,战斗素质高,同时一定程度上,也方便洗脑。

    但蛮兵在姿势上不会配合,有点憨,无法让郑城守达到想要的享受。

    当初在皇子府邸,郑凡领着田无镜的亲卫们狐假虎威,啧,那个舒服,那个畅快,就一直念着了。

    刑徒兵倒是会懂事儿,但人数不多,再加上后来又来了一波蛮兵,唉……

    所以,此时,郑凡看着这一千靖南军时,心里已然下定了决心,不管如何,这一千兵,绝对不能还回去!

    就算到时候玩一出养寇自重的把戏,也得把这支靖南军掌握在手里,让他们成为自己的主营本军。

    任涓会不会生气,郑凡不管了,靖南侯会不会生气,反正靖南侯也不舍得砍自己的脑袋。

    靖南军之后,是蛮族骑兵和刑徒兵,都是见证过大战的悍卒,而且还被调教过步调,可能在锐气上和十(日rì)内转战半个晋国的靖南军还差一丝,但整齐的军阵,依旧给人以极强的视觉震撼力。

    最后的,则是两千晋国伪军,徐有成也在里面。

    是的,徐有成没死,他在闻人家被灭后,浑浑噩噩地入了京畿,京畿被踏平后,他被俘,又被转交给了郑凡。

    他一直有些茫然,而且他清楚,这种茫然还会一直持续下去。

    因为前几(日rì)晚上,那个燕国贵人(身shēn)边的瞎子先生对他们说,他们之间但凡有家眷充作官婢的,都将由城守大人自己出钱进行赎买。

    两千晋军,士气上还有些问题,但到底是晋军,他们的出现,让盛乐城的百姓下意识地觉得亲切了不少,毕竟是自家人,谈不上什么子弟兵这般程度,但到底说的是一个地方的口音。

    梁程策马而出,来到了郑凡面前,翻(身shēn)下马,下跪行礼。

    “参见大人!”

    秃发承继跪了下来,熊烈跪了下来,野人和秃发族的族兵也跪了下来,四周不少百姓也都跪了下来。

    这很不符合礼数,很逾矩。

    但燕国这会儿风气很好,不时兴这些忌讳,当初南望城前,俩侯爷弄出的阵仗可比这个阔多了。

    郑凡也没去做什么下马搀扶的姿态,着甲后的他,略显慵懒地坐在马背上,目光环视四周。

    这是他的城,

    这是他的地盘,

    这是他之后的家,

    也将是他的发家之地!

    穿越到这个世界一年,

    民夫当过,被人砍过,也砍过别人,风里来雨里去,辛辛苦苦,这就跟后世人辛苦上班同时掏空六个荷包付首付一个感觉。

    老子,终于有一个家了!

    一股子豪迈自郑凡心中升腾而起,瞬间袭遍四肢百骸,

    与此同时,

    体内的气血仿佛也受到了牵引,

    宛若积蓄已久的岩浆在此时终于迎来了释放。

    轰!

    一道柔和的黑光从郑凡(身shēn)上流转而起,

    郑凡舒畅得近乎想要大吼一声,

    在这一刻,

    他进阶了!

    同一时刻,

    面前的梁程,(身shēn)侧的瞎子,附近的阿铭、樊力、薛三,所有人眼里,都释放出了一缕精光!

    远处的四娘,

    ((舔tiǎn)tiǎn)了((舔tiǎn)tiǎn)自己(诱yòu)人的红唇。

    【】喜欢就分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