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魔临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呜呜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weilaitian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燕人养貔貅,有着极为悠久的传统,相传姬家先祖当年受大夏天子令御北时就是骑着那头貔貅去的。

    也因此,貔貅一直以来,都是燕人的一种精神图腾,被誉为护国神兽,拥有一头貔兽,也是身份地位的象征。

    注意,是貔兽,而不是貔貅。

    貔兽,是一种沾染点貔貅血统的亚类,当初郑凡刚从这个世界苏醒,就看见许胖胖坐着貔兽从自己面前经过,这算是打开了自己对这个世界认知的新大门。

    许胖胖的貔兽,看起来和战马很相似,只不过多了鳞甲和角,耐力上也提升了一个档次,否则也驼不动许胖胖不是?

    就是这种貔兽,也是极为珍贵的,而且还很难饲养。

    只有真正的高官,武将得总兵,文官得是招讨使一方大员时,才有资格受赐貔兽。

    而真正的貔貅,其价值,更在貔兽之上。

    据郑凡所知,大燕拥有貔貅的,也就那么几个,南北二侯一人一个,大皇子有一个,可能还有那么几个人有,但数量绝对非常之少。

    就是李富胜的坐骑,说实话,也不算是貔貅,而是貔兽。

    如果貔貅血脉那么容易饲养的话,大燕铁骑直接换上貔兽冲锋,那仗,真的就不用打了。

    事实上,燕国至今没有一个,哪怕是小规模的专门以貔兽为坐骑的骑兵,这就足以可见其之珍贵。

    不过,以如今靖南侯的面子,帮自己向朝廷要一头过来,也并非什么难事,前提是只要朝廷里还有,那就肯定会给,甭管被谁预定了,都抵不过此时靖南侯的一句话。

    这是很大的礼遇,也是莫大的恩典,尤其是在真正的大佬以及有心人眼里,都清楚靖南侯府的小侯爷在谁那里养着的时候,

    这头貔貅下去,

    等于是彻底坐死了郑凡和靖南侯府之间的关系。

    再没有一丁点转圜的可能。

    其实,就算是所谓的貔貅,和神话传说中的那种动辄呼风唤雨的神兽比起来,仍然是有着极为巨大的差距,甚至可以说压根是两个物种都不为过。

    不过,这些都是次要的,对于郑凡而言,就算只是有一只貔兽做坐骑,他都已经心满意足了,能得到一头貔貅,更是真正的意外之喜。

    最重要的是,自己麾下这帮魔王们,也是血统丰富,把貔貅交给他们去饲养,天知道能不能促使其血统再进一步地提升?

    梦想,总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见到这只貔貅时,郑凡先是被稍微震撼了一下,这只貔貅的个头不是很大,和战马差不多。

    当其被牵出来时,眼神里,带着极为清晰的不耐烦。

    这一抹情绪,极为拟人。

    毛发是银色的,独角,毛发下面的皮革,极为坚韧,脚掌宽厚。

    当郑凡伸手想去触摸它时,它作势想要张开口去咬郑凡的手,但郑凡没有收手,继续往下放。

    见郑凡没有被吓到,这头貔貅也就默默地闭上了眼,任郑凡去触摸。

    貔兽在出笼之前也都被初步驯化过,这一点,大皇子在路上就已经告诉过郑凡了。

    所以,你不去故意地刺激它,它不会主动去伤人。

    真要是燕国皇室赐发下去的貔貅凶厉滔滔,直接把被赏赐的人给啃了,那就好玩儿了。

    不过大皇子还提醒过郑凡,貔貅性格高傲,想当他的主人,在他面前,就不能流露出畏惧的情绪。

    毛发不软,和摸宠物狗和宠物猫的感觉不同,有点硌手,想要没事做时去撸它估计不太可能了。

    大皇子从看押的人那里拿来了一条锁链,将其脖子上套了一圈,而后帮郑凡牵着一起走到外面去。

    郑凡骑马,大皇子骑着他那一头貔貅,后头则牵着另一头属于郑凡的那头,二人三骑在天大亮时,赶回了盛乐军军寨所在地。

    樊力在军寨门口等着,昨晚是他负责守夜巡逻,在看见郑凡和大皇子一起回来后,

    高声朝着里头喊道:

    “主上回来了,还带了两头回来。”

    “…………”大皇子。

    郑凡不得不扭头对大皇子歉然道:

    “这是我手底下的一名虎将,打仗很虎,但因为小时候把脑子烧坏了,所以做人也有点虎,殿下不必介意。”

    “郑将军言重了,这位壮士身板魁梧,确实是虎将之姿,敢问何名?”

    “哦,他叫樊力。”

    “樊力?果然人不可貌相啊。”

    “嗯?”

    “相传郑将军手下有一奇才谋士,名叫樊力,今日一见,其气度,确实非比寻常。”

    “………”郑凡。

    对于郑将军牵回来的这两头,盛乐军方面都做出了极为妥善的安置。

    首先,

    大皇子这边被郑凡直接编入了金术可那里,名义上,是金术可手下的一名校尉。

    这么做的原因有二,一来不可能让大皇子就一直在自己身边晃悠,这人身份到底不一般,还是远离帅帐比较稳妥一些,自己辛辛苦苦打造出来的军队,肯定得听自己一个人的话,不可能允许别人插手。

    二来金术可有舔成功剑圣的经验,郑凡觉得把大皇子交给他,他应该也能让来客感受到“宾至如归”。

    而那头貔貅,则被军士们单独圈出来一个场所,做了个小围栏,将其安置在了里头。

    晋地的士兵到底是见过世面的,因为天断山脉里盛产妖兽,所以他们也是有些见怪不怪了,只当郑将军领回来的是燕国的一种独特妖兽,而且因为郑凡的这头貔貅,刚刚成年,似乎骨骼还没完全长开,所以和镇北侯靖南侯的,甚至是和大皇子的那头相比,都显得稍微“袖珍”了一些。

    倒是郑凡和在场的几个魔王们,很是激动地围绕在围栏边,看着里面趴着正在休息的貔貅。

    “主上,先说好啊,这次可不允许随便取名字了。”薛三马上提醒道。

    靖南侯的儿子,你就取名叫天天,有你这么随便的么?

    眼前这头多好的东西啊,再随随便便取个名,岂不是糟蹋东西?

    “行,你们取。”郑凡对这个倒是无所谓。

    “那叫什么好呢?”薛三开始思索。

    就在这时,这头貔貅似乎是被众人当“宠物狗”一样盯得有些烦闷了,主动站起身,脖子扬起,对着距离自己最近的梁程直接发出一声咆哮:

    “吼!”

    梁程面色不变,

    张开嘴,

    两颗獠牙显现,眼眸化作青色:

    “吼!”

    “…………”貔貅。

    貔貅眨了眨眼,

    然后后退了几步,似乎是自己被吓到了。

    “啧啧啧,小宝贝,得乖啊。”阿铭像是逗狗一样说着。

    貔貅拥有不错的智慧,它能感觉到阿铭语气里对自己的轻视,当即扭过头,张开大口,对着阿铭发出咆哮:

    “吼!”

    阿铭嘴角露出一抹笑意,脸色开始泛白,整个人变得妖异起来,目光里的血瞳开始泛滥,

    张开嘴,

    发出了一声厉啸!

    “…………”貔貅。

    这是一只被饲养得刚刚成年的貔貅,没上过战场,没有过第一任主人,也就是说,它还没见过世面。

    但在刚才,它被连续吓了两次。

    它忽然觉得这个地方好危险,让自己极为不安。

    它慢慢地后退,退到了薛三身前,薛三当即蹲了下来,三条腿撑着地,侧着头,观察道:

    “怎么分辨貔貅到底是公的还是母的?”

    貔貅忽然感到自己身下发凉,四蹄子扑腾开,远离了薛三。

    正当其要退到樊力跟前时,

    樊力正在用力揉搓着自己的脸,

    似乎是在预备着自己的动作,

    然后只见他张开了嘴,

    双拳擂起自己的胸膛,

    发出一连串的低吼:

    “吼!吼!吼!吼!吼!!!!!!”

    吼声,像连珠炮一样。

    要知道,樊力是有“蛮族”血脉的,这里的蛮族血脉并非指的是这个世界的蛮族,而是以前游戏里的种族设定。

    而在游戏设定里,那种“蛮族”,本就是食异兽血肉为生的。

    貔貅再度被惊吓,它开始发了疯一样在栅栏范围内到处逃跑转圈。

    可以感受到,它很绝望,这个世界,怎么忽然之间变得这么可怕了?

    毕竟人家只是刚刚“毕业”进入社会的萌新,哪里能刚出道就遭遇诸多魔王的“毒打”。

    “好了,别吓它了,让它规矩点就好。现在是打仗,三天后,我们就要出发了,这头貔貅,暂时就不带着了,留一支人马在这里看着。

    等这场仗打完了,你们再好好研究研究,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法子让他血统再提升提升。

    对了,三儿,别瞎喂血,万一把它喂死了,我拿你是问!你们也是,自己的血别乱送人。”

    郑凡开口了。

    貔貅也终于注意到这个“主人”,

    它忽然觉得,在场所有人里,似乎只有这个人的气息最正常,而在这种环境下,正常的人,反而让他有种亲切的感觉。

    它主动走到郑凡面前,

    喉咙里发出了“呜呜呜”的委屈音,

    还用自己的鼻子那个位置蹭了蹭郑凡的胸口。

    郑凡对貔貅这个举动表示很满意,

    伸手拍了拍它的脑袋:

    “嗯,乖。”

    “呜呜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