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非酋变欧之路 > 第一章 第七个故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weilaitian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玉真是没有管凌霄采用什么方法离开。

    反正在她想来只要离开就好,可以得到新生。

    对于离开的方式带着几分观察的心态,但没有出声。

    凌霄则是另外一个想法:一定要接受上一次传送木狼星的教训。

    不在费心思观察传送的过程,以防止再一次出现进入新世界后整个人头晕目眩。

    记得那一次一开始就是整个人受不了,基本上没有什么防备就迷糊过去,想想都有些后怕。

    凌霄再一次回过神来就发现自己到了目的地,也就是到达了制定的地方,不知道任务好不好完成。

    令人欣喜的是凌霄很快就发现她已经进入的是原主的身体,而不是本身穿越,这就不会没有原主的记忆。

    就在她伸手看了一眼,尤其是手腕部分,花瓣型胎记赫然看见,能感觉这具身体年纪不大,小手特别的细腻。

    事实上根据原主的记忆才堪堪到十岁,按说属于幼童,凌霄想要得到原主的记忆,却发现自己竟然是坐在一辆快速奔跑的马车上。

    好像是在赶路,最可怕的是车子上除了原主这个身体外,还有好几个小萝卜头,一个个都是惊慌失措,车子里的小孩子一个个都在嚎啕大哭,让她感觉很不妙的样子,这是搞什么?

    怎么感觉像是在逃难?凌霄按按跳疼的太阳穴,那几个此起彼伏的小孩子的哭声导致她感觉自己的脑袋都要大了,哭哭哭!除了会哭还会做什么?搞得她都顾不上接受原主的记忆。

    凌霄的脸一下子就板起来,摩挲了一下脸,好在原主之前就根本就没有机会软弱下去,心里难过也是没有哭出来,也没有眼泪残留。

    她抬眼看了一下车子里的情况,就发现这个车子上除了原主大点外,其余都是小孩子,车子里就没有一个大人。

    凌霄一看就知道很不对,连她在内就是五个孩子,外面赶车的一般都是一个大男人,怎么看都是主弱从强。

    她偷偷从空间里取出来一个的傀儡,从窗口那里往外偷偷一扔,让这个傀儡找机会跟上,随时救命。

    在这个要逃命的时刻是要搞点外挂,尤其是这个身体和仙侠世界的一比,简直就是弱得不行。

    还带着四个小朋友,以为自己是无所不能的大力女吗?要知道这个身体还是小女孩。

    她要接受原主的记忆,就扫了一眼那几个还是哭号的孩子,好想踹他们几脚。

    抽出精力来迅速查询了一下原主的记忆,才算是大体上搞清楚情况。

    原来这段时间里因为连日下雨的缘故,导致这附近的河水暴涨。

    而这个地方基本上没有遭遇过洪灾,有人不相信会出事。

    这一类人就没有想着去避难,觉得一定会很安全。

    也有人感觉不对,这一次的雨水太多,就有人赶紧跑路。

    原主的爹娘感觉不对,早就想要跑路,但原主的祖父母死活不乐意。

    过了好几天后原主爹感觉不对,又不能扔下自己的爹娘,又要注意孩子的安全。

    就让自己的人打包收拾好一部分东西,让两个孩子先上路,他们夫妻去劝祖父母跟着就来。

    而这时二房也就是原主亲叔叔那一房的方嬷嬷直接把二房的一男一女送上来,原主爹娘也只能是同意。

    怪不得有这么多个孩子,凌霄刚才还感觉这孩子也太多了点,现在发现还有两个不需要她担心,心里倒是好点。

    至于为什么没有大人?因为原主的爹娘去接原主的祖父母那两个人人,先让忠仆带着孩子们上路,说他们去把老人家带过来,可到现在还是没有赶上来。

    而他们一行人就逃难队伍的最后,一直是以比较慢的速度等着去劝两个老的夫妻两个人,结果水都追上来,车子上马夫不得不赶着马车上前,而照顾孩子的奴仆都在另外的车子上。

    捋清楚大体情况后凌霄想要骂人,因为能够感觉出来原主的爹娘危矣!他们只怕是为了老的不肯走,作为晚辈就不得不再三劝解,可是就有人死活不走,应该是倚老卖老,拿着孝道逼人,等到想要走的时候已经晚了。

    这是凌霄最讨厌古代的地方之一,孝道就像是五指山,而做晚辈的就是孙猴子,长辈可以依仗着孝道狠狠压制自己不喜欢的孩子,算了,赶紧再派出傀儡看看还来得及救人吗。

    仙人个板板!这是凌霄心里想要骂的话。这算是怎么一回事?发现问题装鸵鸟,那是傻瓜干的事情,之前就想让他们走,死活不走,现在还带累其他人。

    就在这时候玉真冒出来,她是十分惊讶,不明白为什么会到了一个凡人的世界?更加惊讶凌霄怎么又换了一个皮囊。

    但她也知道这不适合探讨相关的问题,现在处于逃命中,还是等着以后有机会再好好探讨一下,就看凌霄怎么办?

    虽然她有着半步化神的底子,但为了活命她不得不抛弃了绝大多数的修为,现在的也就是筑基期的功力。

    对她来说也好也不好,好的是她可以重新修炼,不好的是等于是重修,一切都要重来的感觉。

    她还感觉到了就算是她有实力,竟然是受到相当大的压制,嗯!这是要注意的问题。

    那么凌霄自然也是一个凡人,玉真自然是看出来,她想想该怎么帮着凌霄。

    好在她有神识,就偷偷地说:“有人想要占据你的财产和食物跑掉。”

    啥?凌霄一听就怒了,这不是忠仆吗?说好的忠仆根本不是。

    凌霄想了一下不管在那个年代,没有钱是寸步不行。

    在仙侠世界里那是一个混乱的世界。

    修士们脑子出毛病了,才没有要什么灵石。

    可在这个世界没有银子该怎么办?嗷,现在银子比较少。

    凌霄有了原主的记忆发现平常用的是铜钱,银子主要是用来做器物。

    大额交易使用的是金子,也就是什么金饼之类,是有钱有势人家交易方式。

    除了铜钱、金子外,在很多时候交易使用的是丝帛,银元宝基本上不会出现。

    凌霄赶紧记下这个要点,但不管怎么样都要有钱才行,要知道原主姐弟有可能成孤儿。

    成为孤儿后,没有钱财的话就意味着让她去挣钱,那么明明有钱财,却不想着去保住是傻瓜。

    凌霄就让玉真盯着那些人,她则看向了那几个小萝卜头,现在终于是哭到哭不出来的地步,他们还在抽噎中。

    这里有原主的两个亲弟弟二郎、三郎,还有堂妹二娘子堂弟四郎,总共四个小萝卜头,此刻的他们一个个都是眼睛红肿着。

    凌霄咳了一声,说:“不要哭了,哭也没有什么用。”说着她就掏出来车子里原本藏着的蜜饯,每人让他们拿着吃,四个小朋友立马不哭了,纷纷抢着来拿蜜饯。

    看着一个个没有洗手就想要抓蜜饯的小爪子,凌霄扫了他们一眼,让几个小朋友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有些不知所措,“你们一个个也不擦擦手就抓,太脏了。”

    给他们擦擦手后,才让他们开始吃蜜饯,还有一些清水,刚才哭了那么久,还是要补充一些水分进去,以免他们的小身体缺水。

    终于把哭闹不已的小朋友哄住后,凌霄才有心思细细回忆一下原主的记忆,以免马上被人看出来这个身体换了内芯。

    原主虽然才十岁左右的年纪,在现代社会里还是个小学生,但在思想成熟早的古代算是半个大人。

    另外还有一点,那就是原主作为家里的长女受到比较严格的教育,竟然学的是君子六艺。

    知道后凌霄可以确定这位原主的亲爹娘比较在意长女,才会像男孩子一样教育。

    这大概是因为陶家的地位,陶家是都凌州的一个底蕴相当不低的世家。

    只是这些年来皇帝一直是致力于打压世家,陶家受到不少波及。

    这导致陶家在官场上的地位受到一连串严重的打击。

    又偏偏有陶家子弟自视奇高后卷入某个案子。

    当官的子弟都因此受到了不少的牵连。

    以至于陶家这段时间里只有几个小虾米留在官场。

    更多的陶家子弟纷纷离开那个变幻莫测的官场,回归了故里。

    原主的一家也是这样的结果,原主的爹不能当官后,就打算教书为生。

    虽然陶家的声势大减,但原主的教育一直进行中,原主一直是父母亲的小棉袄。

    哎!原主的爹娘很不错,可是孝道难违,老的不想走,做儿子儿媳的就不得不留下劝解。

    可他们又知道这一次很危险,很有可能出现大洪水,他们怕把孩子们一起耽误,最终让长女带着孩子们先走。

    在离开时他们给原主不少东西,还有一把钥匙,让她到了娘亲处于京城的陪嫁别院那里,好好找找后才去打开密室。

    他们还是十分爱孩子的,生怕出现问题才会做了不少的准备,看清楚后的凌霄心里是有些无奈,两个好人只怕是活着的概率很低。

    因为水已经追过来,而他们就没有出现,凌霄实在是无法理解原主爷爷奶奶的做法,却明白原主父母为什么那么做。

    要知道在这个时代里,孝道大于天,原本陶家就是有可能被人惦记着,如果原主爹娘不把祖父母两个人带上。

    只怕爆出来绝对是丑闻,等于是把陶家的名声给全部毁了,他们才会想着宁可跪求不能抛弃。

    哎!都是有人拖累,要知道水火无情,那么在大洪水来临之时,人就是小小的蝼蚁。

    想要活着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哎!遇到猪队友也是没辙,自认倒霉吧!

    但还是让凌霄感觉不怎么对劲,说起来他们上路时应该是三辆车子。

    一辆主要是孩子们坐着的车子,一辆主要是一些财产。

    还有一个是带着一些粮食,以及一些其他用具。

    凌霄看了一眼外面,这一辆车子赶车的人是陶家的老人。

    但好像并不怎么熟悉,原主主要生活在内院,和外面的奴仆不熟。

    至于玉真提到那两个想要算计的奴仆,凌霄回忆了一下,是原主堂弟堂妹那一边。

    而不是原主这一边,只是她怎么感觉不怎么对,最起码原主的那些忠仆在哪里?外面的车夫?

    既然以原主这个长女为主,应该带的人是这一边的人吧?为什么非要带着叔父那一边的人?这根本很不对的。

    凌霄赶紧扒拉一下原主的记忆,想起来原主身边应该跟着原主的奶娘,几个孩子上了马车后,其他人都打算跟着第二波人。

    因为危险的缘故,原主亲娘特意让自己的大丫头樱桃跟着。等等,好像也没有看见樱桃,问了一下,应该在粮食那一辆车子上。

    至于原主的奶娘在不在都是一样的,因为她想了一下,发现这位奶娘性子特别软,常常挂在嘴边的就是吃亏是福。

    这导致原主作为长姐一般都是要让着那些兄弟姐妹,因为受到吃亏是福的教育,感觉太有些不怎么对劲。

    原主性子倒是很大方,什么东西只要兄弟姐妹要,都基本上给,难道作为姐姐就应该处处让着?

    另外凌霄想起来被原主一直称为祖母的人,应该是继夫人,根本就不是亲的祖母。

    原主的父亲是长子,但祖父母两个人爱的是小儿子,什么都想着小儿子。

    这导致很长一段时间里二房要比大房活得滋润,活得有钱。

    在陶家出事后原主的叔父保住了自己的官职。

    那是祖父专门出面托的人情。

    而嫡长子却教书为生,这真的好笑。

    原主的祖父根本就是乱了整个祖宗的规矩。

    对嫡长子视而不见,一心想要拉拔小儿子一家。

    原主有好东西都要分给,好像就是这位祖父的提议。

    呵!这种长辈可真的是不让凌霄喜欢,看看再说,反正她可不是原主。

    这些兄弟姐妹要是老老实实地听话还好,要是不听话的话,就让他们知道她的厉害。

    先等等,看看原主的那些长辈还会不会赶上来,虽然她感觉不怎么好。

    等到后来马儿实在是累了,跑不动后车子纷纷停下。

    这时候听到有些嘈杂纷乱的声音,还有哭声。

    这世上除了天灾外,还有不少人祸。

    某些人几乎什么都没有带就跑路。

    没吃没喝的感觉很不好受。

    就冒出来专门大劫。

    此刻逃难的人都是又累又饿,

    而陶家就是首当其冲被人盯上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