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我的前夫是总裁大人 > 第九十二章 陪我跳曲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weilaitian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整个的绑架过程中,苏母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即使是在烤肉店里,苏晓北见到苏母,苏母也是用眼神和手势和苏晓北交流。

    除了他们这一帮人,几乎看不到什么车辆和路人,所以只有他们几个算是知情者吧!

    事情算是告一段落,苏晓北和苏晓南终于和亲生父母团聚了。

    找到亲生父母是一件非常喜悦的事,然而只是对知道自己是被收养的人而言。

    对苏家姐妹来说,这一切太过突然?

    任阿姨是很好,可突然就变成了自己的亲生母亲,还真是有些不习惯!

    还有,爱了她们二十五的母亲居然是养母?

    到了最后关头为了钱财,依然会对两姐妹下手,或者这就是非亲生骨肉的区别吧?

    为了庆祝双胞胎女儿回归,任家搞了一个大型的派对。加上苏晓北又是秦渃文的未婚妻,身份尊贵。

    几乎把上流社会有头有脸的脸人都请来了,很多名媛淑女其实心里并不太喜欢苏晓北。

    一个流落在民间的公主,怎么可以和这些从小就被人宠着长大的,真正的公主相提并论呢?

    而且苏晓北居然还是秦渃文的未婚妻,要知道即使是在上流社会里,秦渃文也是很多名门闺秀的理想夫婿。

    苏晓北她凭什么获得秦渃文的倾慕,何德何能?

    众名媛对于苏晓南的态度就好很多,因为她离了婚,还有一个一岁的孩子。

    婚姻的不幸,多少会让人同情她几分。这也充分的说明了,即使在上流社会里。

    真正的大家闺秀,也是喜欢比自己弱的,同情比自己弱小的同性!

    还真是一句老话,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然而有人讨厌,也必然会有人喜欢!

    总有人兴趣是特殊的,也总会有人喜欢那个特殊你的!

    譬如说,各家的公子哥,几乎是冲着苏晓北来的。

    在上流圈子中,公子哥之间流传一些风流韵事是很正常的。但是谁都不会娶一个,与自己身份不匹配的女人。

    像苏晓北这样的凡夫俗子,只能是逢场作戏而已,秦渃文居然动了真心!

    要知道秦渃文宣布苏晓北为未婚妻时,遗落的公主还没回到城堡。

    因此公子哥们都很好奇,苏晓北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女人?

    任母任父特别的开心,领两姐妹拜访亲朋好友。任雪梦这种场面见得多,就没有去凑热闹。

    而是拉着往平不放,“平哥哥,你说话可不能不算数,我们同学聚会这个周末举行,到时你一定得去?”

    汪平的一双眼睛正在盯着两姐妹转,根本就没有听到任雪梦在说什么?

    苏晓南穿一袭大红色的礼物,修身款。很显气质,冷艳绝美!

    像是无法触及到的女神,吸引了很多公子哥的目光!

    苏晓北穿的是一件白色的蓬蓬裙礼服,肩膀上还搭个白色的坎肩。

    长发挽起,头顶上围着一串珍珠链子,链子的小吊坠掉在额头中间。

    高贵端庄,又不失活泼。总之是汪平喜欢的类型!

    甚至说汪平都有糊涂了,不知道是喜欢苏晓北才觉得这样的装扮吸引人,还是因为美丽的装扮才喜欢苏晓北?

    总之有一点他是确信的,那是苏晓北真的很迷人!

    “喂,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任雪梦有些不耐烦了。

    “有有,你继续说?”汪平头也不回。

    “我说这个周末,好不好?”

    “好!”

    “真的?”任雪梦开心极了,拿起电话:“我这就和同学们说好!”

    “等等,什么说好,你刚才说什么?”

    汪平这才回过头来认真地听任雪梦说话,为何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自己是不是给自己挖了一个坑?

    “就是周末同学聚会的事啊,你刚才已经答应了,可不能返悔噢?”

    任雪梦满脸笑意,救妈咪之前可都是答应过她,现在只是最后确认一下。

    汪平满脸黑线,心想着到时候要找个机会,对任雪梦解释清楚。

    任母这边,正在和许氏的夫人聊天。与许氏是老朋友了,经常在一个牌桌上,许夫人对任家的事,也略知一二。

    现在见到两姐妹,也是替任母开心,许夫人上下打量着两姐妹。

    嘴上不由夸道:“多水灵的两姐妹啊,就和你当年一样倾国倾城!”

    任母笑嘿嘿,一会眼眶又些湿润:“让姐妹俩受太多苦了,以后一定不会再让她们受苦了!”

    “妈咪,原来你在这?”带有磁性的男性声音传来。

    两姐妹也顺着声音看过去,一个身材相貌气质,都绝佳的男人向她们走来。

    从他口中的“妈咪”,说明这个年轻男人是许夫人的儿子。

    其实说男人不太准确,他看起来面容稚嫩,应该比苏晓北小好几岁。

    “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犬子,许子轩!”许夫人见到儿子来了,心情大好!

    “任阿姨好,两位姐姐好!”许子轩的嘴还挺甜。

    苏晓北和姐姐也尽量说着一些场面话,把脸上的笑容挤出来。说真心话,还真不习惯这样的应酬。

    但是回归到这样的家庭就得习惯,尤其是苏晓北以后嫁到秦宅,这样的场合会见得更多。

    许夫人又介绍道:“许子轩还在国外上学,明年才会毕业。”

    苏晓北在一旁默默的听着,以前做秘书的时候,或多或少是听说过许家。

    当时秦渃文与许家有生意来往来,是有所耳闻许家有一公子,在国外读书。

    据耳闻许家就只有一个儿子,将来是要回来继承许氏的。今天一得见,原来就是这位公子哥!

    不过这都是别人的家私事,苏晓北不过也就是个听客,听听就好!

    “叮叮叮~”

    苏晓南的电话忽然响起,“喂~”

    姐姐的脸色忽地变得不好看,原来是保姆通知她,说柯柯有点不舒服,在家里闹,要妈咪。

    苏晓北要和姐姐一同回去看柯柯,反正这派对很无聊,她也不想再继续待下去。

    “晓北,你留下,让姐姐一人回去就好!”任母吩咐道。

    “是啊晓北,我一人回去就好,如果我们都走了,这个派对还怎么继续?”

    姐姐说的话有道理,柯柯生病了,做外婆的肯定也急。

    可是聚会这么大的摊子,也是需要人撑起来的,任家不可以传出怠慢客人的流言。

    于是苏晓南回去了,派对上就留下苏晓北陪在母亲身边。

    秦渃文虽然也在派对上,但早就被商界的其他朋友,拉过去喝酒聊天了。

    这个许夫人和许子轩倒是挺能聊的,一直和任母东拉西扯,又不离去,害得苏晓北的脚都站痛了。

    鞋跟真的太是高了,苏晓北站不住了,就在哪儿反复挪动脚。

    “苏小姐是脚痛站不住了吗?”一直专注和任母聊天的许人,居然还注意到苏晓北。

    “噢噢,不好意思,应该改口任小姐才对!”

    许夫人笑容灿烂,可怎么看在苏晓北眼中,觉得很假。

    “脚站得有点痛!”苏晓北实话实说。

    许夫人又掩着嘴笑笑:“看来,真正的大家闺秀不是谁都能做得了!”

    似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立即解释道:“任夫人啊,我不是那个意思,晓北和晓南都是真正的大家闺秀!”

    任母的脸色不太好看,认回女儿是开心的事,可以被人这样羞辱,面子里子都挂不住。

    但是,任母深知上流圈子的交际规则,流程不走完,是不能取下面具的。

    任母霸气道:“我家晓北可是秦家的媳妇,秦的家的眼光那可是极好的!”

    “是是是,伯母说得对!”一个妖艳的女子走来。

    女子一袭抹肩黑色礼服,漂亮修长的天鹅脖颈,很有几分高贵神秘的味道,这才像是真正的千金名媛。

    “是芯岚啊,”任母脸上露出笑容,“你爹地妈咪呢?”

    “咯!”

    这个叫芯岚的女孩用下巴往前方一指,一群人在聊天,其中就有女孩的父母。

    只是苏晓北不认识罢了,但从母亲的态度能看出来,这个女孩家世显赫。

    许夫人是似乎很喜欢芯岚,两人谈得很投机。

    话题中还时不时把许子轩加进去,看得出来芯岚很喜欢许子轩。

    许夫人也有意凑成一对,话说两个年轻人还挺般配的。

    家世,年龄,颜值,都挺合适,这大概就是所谓的门当户对吧!

    苏晓北真的觉得很无聊,这些贵族的千金公子,都不是她的世界的人。

    苏晓北不想也没有兴趣认识,从前和秦渃文在一起的时候。秦渃文是了解她,从来不带她应酬。

    苏晓北拿着香槟杯,低头思考着该找个怎样的理由,离开这里。

    却不知道有双眸子,正在注视着她!

    苏晓北放下香槟杯,低头对着母亲道:“妈咪,我去下洗手间!”

    任母点点头:“快去快回!”

    苏晓北偷偷舒口气,心想终于可以暂时离开了!

    “轩哥哥,下一曲舞我们一起跳吧?”

    “不好意思,我这一局已经答应和任小姐一起跳了!”

    什么?苏晓北刚要移动的脚步停下来了,这家伙口中所说的任小姐是她吗?

    同样感到吃惊的还有任母和许夫人,两人同时看着许子轩,和苏晓北。

    不知道这两人在搞什么,明明才相识,且两家母亲也在,根本没有听到苏晓北答应许子轩的邀舞啊?

    也没有听到许子轩邀请苏晓北跳舞,又是何来的同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