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嗜血战帝 > 第一百零七章:剑圣心魔

第一百零七章:剑圣心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weilaitian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铁无心带着刑擎的右手,回到赵尹水等人面前,平静的面容让人感觉有些死寂,他虽一贯不苟言笑可却不会对自己的同僚如此。

    赵尹水突然意识到什么不对,赶忙上前,道:“铁阁主,你……”

    话说到一半,紧接着铁无心莫名仰头喷出漫天血雾,他痛苦地捂住额头半跪在地上,不时发出痛苦的嘶吼,又是一阵疯狂的大笑。

    “铁阁主心魔发作了,赵老鬼赶紧帮忙。

    武真大叫一声,赶忙上前先按住铁无心,反应过来的赵尹水也跟着帮忙,二人不断在其耳旁大声念着清心诀,

    清心诀是众神大陆很普遍的清心静心的心法,这种心法对于一般修者来说几乎没有任何作用,可对于修为到圣君以上的修者却有一定用处。

    为修者,哪个不被漫长岁月中的一些执念所困惑,修者就是修一颗平常心,修者的岁月中,圣心是最主要的力量来源。

    修为越强,对天地的感悟就越敏感,同样的道理,圣心也就对任何情感乃至情绪,都会被越发放大。

    有时候,可能普通人简简单单的一种情绪,就会成为修者心中摆脱不去的执念,这种执念越深,心中的坎就越大,混乱中的情绪,就会导致修者心魔萌生。

    修者最忌讳心魔,正如佛道所说:“一念成佛,一念入魔,掌控住了情绪情感摆脱心坎,那就自然修为突飞猛进,成就大道。若掌控不住情感执念,摆脱不过心坎,那也会瞬间成魔,成为一个喜怒无常行尸走肉的魔物。”

    燕红尘见状很是不解,如铁无心这等修为造诣,难道也会被区区心魔而难住?

    剑阁内的铁力,见铁无心如此也是不顾还在领悟传承的厉火,赶忙上前来,担忧地看着自己的师尊。

    师本如父,而铁力更是铁无心一手带大的养子,他对铁力不仅有授道之恩,更有养育之恩,很大意义上来说,他们虽不是亲父子却更胜亲父子。

    燕红尘拍了拍铁力的肩膀,将他劝回了厉火身边,一来,是怕他控制不住情绪打扰了铁无心,二来,也是将心中的疑惑问向了铁力。

    铁力平复了一下心情,深深叹了一口气,才缓缓将这个堂堂东域剑圣的往事一一道出。

    说到底,铁无心也的确是个可怜人,他本是生在普通商贾家族的翩翩公子,家业虽不算辉煌,却也衣食无忧。

    本该好好继承家业,可与很多商贾家族子弟不同的是,铁无心并不像其他孩子那般,立志要做个成功的商雄之人。

    他热爱剑修之道,自小就展现出过人的剑道天赋,痴迷剑道不可自拔。

    成年后的铁无心,尚还是青涩的年纪岁月,却依照家族的安排,与关系来往深的商贾家族明家联姻,迎娶这位从未谋面的明家小姐。

    起初,铁无心是不愿意的,碍于父母之命他还是应承了下来,可铁无心是个剑痴,剑道的痴狂越来越让他心无旁骛,明家小姐被迎娶过来后,两人也一直都没有夫妻之实。

    这样一来,使得明家小姐这等大家闺秀,被其冷落在还算偌大的铁家。

    明家人一次来访,得知自己家主的掌上明珠遭受如此待遇,随即返回家族禀报了家主,明家的怒火一触即发,先是来断绝了两家多年的生意来往,随后是一系列的雷霆打压。

    铁家顿时如遭雷劈,家族经济一落千丈不说,就连家族很多产业,也莫名被篡改到他们名下。

    那些往日忠心家族的人,也逐渐消失离去……

    这一切,铁家深知是明家的搞的鬼,可对方如今毕竟势力比自己浑厚,也是自己家族理亏在先。

    再加上经过这些日子的消磨,铁家早已经是瘦死的骆驼,要想再真正

    正面跟明家斗。

    虽是有心,却也无力不是?这只是以卵击石之争,没有任何意义。

    经过家族中的商议,希望能通过明家小姐挽回家族关系,可是铁无心几乎常年在外苦修,很少回到家族停留。

    最后家族派人外出寻找铁无心,几个多月后才将他请回家中。

    常年在外的铁无心并不知道家族的情况,铁母苦苦哀求铁无心,希望让其留在家中小住,以便和明家小姐完成夫妻之实,从而让明家停止对家族的疯狂打压。

    想到许久没有在家族陪伴父母,铁无心心中有愧疚,故此也是答应了下来,也是想到自己娶过门以后,一直冷落的妻子,多少心中也是有些歉意。

    这天夜里,铁无心陪家人喝了很多酒,直至午夜方止。

    他向着自己住所偏屋而去,还未推开屋门,却听到从内传出明家小姐的嬉笑声,而屋内竟还有另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

    她们竟然在互相龌龊暧昧,铁无心到底还是意气用事年纪,他虽算不上饱读圣贤诗书,却也是自小被人伦经,圣贤书熏陶成长的人。

    这对奸夫淫妇在自己家中,行如此苟且无耻之事,他如何能忍受?是个男人都不能忍。

    平复了一下自身的气息,铁无心挪步贴近屋内,想听听这二人究竟在交谈什么。

    越是听下去,铁无心越是发觉不对劲,原来这明家与自己家族联姻,一开始就是打着目的,为了吞并铁家的产业,才将这淫妇安排过来,即便不是被铁无心冷落,铁家也依旧会被明家无情打压。

    这淫妇被冷落,也不过只是制造一个顺势借口,因为铁无心冷落她是必然的,奢求一个本没有谋面的剑痴宠妻?

    这整座城的人都知道,铁家出了铁无心这个不孝子孙,不思进取好好继承家业,却跑去修什么剑道,他们明家明知道如此,还将这女子许配给铁无心,其心可见一斑。

    紧跟着,铁无心也在他们交谈之中,得知了家族如今的困难处境,可怜铁家,还一被这个阴谋蒙在鼓里,更将冷落这贱妇的错揽在身上。

    越想越怒,铁无心猛然震碎屋门,房间中发出一声女子惊叫,只见床榻上缠绵着两条身影,强势的剑意从他周身爆发出,那明男子吓得一声哆嗦。

    自小苦修剑道,已经是个修炼有成的剑客,小小年纪将剑道造诣修到了地阶巅峰不说,更是距离圣君只有一步之差。

    其实很多宗门大势力,都在默默关注铁无心,想拉拢他的人不在少数,这样一个剑道天才没有名师指点,更是没有优越的修炼环境,有这等成就实在难能可贵。

    那名男子,铁无心刚好见过,是城中一个武道家族的纨绔子弟,这个家族势力还算城中顶尖的存在,此人仗着家中势力到处横行霸道。

    这纨绔子弟见来人是铁无心,忽然从惊慌中清醒过来,他穿戴好上前来,讥笑嘲讽,道:“我道是谁,原来是你这个铁家的不肖子孙,怎么?看到我睡你的女人很愤怒?呸,既然被你发现了,我也就不瞒你说,小云未嫁入你铁家,我们就两情相悦多时,实话来说你才是第三者。”

    铁无心不理会这个纨绔子弟的讥讽戏弄,爆喝道:“无耻淫妇,立刻收拾好滚出我铁家大门,不然休怪我剑下无情。”

    见铁力丝毫不理会他,这名纨绔子弟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再次开口嘲弄道:“好大的威风,你一个小小的铁家,难道还敢伤了我们不成?实话告诉你,这次明家对你铁家的打压,是由我父亲撑腰,哈哈……”

    不等他笑完,铁无心一剑斩断其喉咙,这纨绔子弟只会仗着家族招摇,离了家族根本就是个实力低微的废物,不过是个才天武境,也不知如何混进铁家的,竟连圣人境都没达到。

    铁无心不过轻轻一剑,就差点将他的头颅斩下来,纨绔子弟到死都没想到,对方真的敢对自己动手,

    见情郎被杀,这明家小姐惊叫一声冲开,用怨毒的眼神看着铁无心。

    不再理会他们,铁无心转身之际,明家小姐突然拿出一把短剑刺向他后背,她不过是个普通人如何能伤到铁无心?

    被铁无心周身剑劲一震,就如炮弹一般弹飞出去,她挣扎着起来后,知道想要杀这个眼前的男人,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旋即,她看着倒在血泊的情郎,凄然一笑,握着短剑的手转而刺进自己的心窝。

    就这样,当铁家的人赶过来以后,才发现明家的小姐,和城中武道势力的纨绔子弟,双双而亡于此。

    铁父气得当场昏死过去,两家正是水火之中,被明家得知宝贝女儿死在铁家,那还不跟铁家玩命?

    铁无心面对其父的怒火,丝毫无动于衷,只是缓缓将这狼子野心的阴谋道明,铁父联想起一系列的变故,心中也是豁然明朗起来,原来这来来去去都是被玩弄于他人的鼓掌之中。

    护子心切的铁父,第二天就安排人将铁无心护送出了城,可铁无心没有离开,又辗转回到了城隐藏起来,生怕明家前来报复。

    铁家秘密将两具尸体处理后,家族中再三商议,决定拼死向明家反扑,从未想过铁家敢于做反扑的明家,很快就吃了亏,被铁家扳回了很多本该大败之局,之后又跟着对抗数次,明家都没有占什么大便宜。

    半年月,看着渐渐回归往日鼎盛的铁家,铁无心也随着悄然离去,继续他的追求与那不羁的修行之路。

    万万没想到的是,纸始终包不住火,明家小姐与那个武道家族的纨绔子弟之死,消息还是被传了出去。

    明家自认已经足够小心谨慎,却还是疏忽了他人安插于家中的眼线,也正应了那句:“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一天夜里,本在商议如何应对的铁家,突然闯入了几十个修为强大的修者,家族中的护院无一幸免,均被屠杀殆尽惨死。

    就连前些日子,在外重金聘请回家族的一位圣君强者坐镇,都被这群闯入家中为首两名汉子重伤。

    铁家一夜之间,无数的绝望哭嚎声震天,家中能被抢夺的物品无一幸存,能杀的活人同样无一幸免,就连初生的婴儿都被拧断了喉咙。

    残忍,实在太过残忍,这群人残杀完铁家人后,只留下了铁无心的父母的性命带走。

    在铁家石柱上,他们刻下了一行大字以后,一把火点燃了铁家建筑,这把火烧得铁家百年基业,和满地尸体荡然无存,这场大火更是烧了两天两夜方止。

    又过了半年,修为突破圣君的铁无心,怀着满心欢喜返回家族……

    这些年父亲一直对他不冷不热,但他清楚知道这是严父慈心,父亲也有父亲的苦衷,因为没有哪位为父为家之主,会希望家族后继无人。

    而母亲一直都纵容铁无心,若不是这么多年来母亲百般纵容疼爱,铁无心也不可能如此快活离家修行,早不知被父亲如何软禁家中,强行让他掌管家族产业了。

    入眼是满地的废墟,往日喧闹的家族不复存在,铁无心慌乱了,眼睛不自觉微微湿润,这生他养他的家,就这么没了?

    整个铁家唯有那根被刻字的石柱没有倒下,只见一行字:子仇需整个铁家偿还,铁家主家母会好生安置。

    突然此时一个老者,看到废墟中站立的身影,赶忙跑了过来。

    这是铁家的一个老仆,铁家遇难那天,刚好他回乡幸免于难,他将铁家的惨烈一一告知了铁无心。

    如此滥杀无辜,这是何等残忍的手段?不过杀了两个苟且之辈,竟要自己整个家族陪葬?

    愤怒,无尽的愤怒,更多还有愧疚,因为这是铁无心害了家族,是铁无心杀了那二人,才会令家族遭此劫难。

    被仇恨与愤怒填满的铁无心,提剑杀入了城中那个武道家族,虽未得到名师指点,也并没有身怀什么强大的武技,可铁无心对剑道的掌控着实惊艳,一人杀入这个武道家族,如入无人之境。

    被仇恨蒙蔽的铁无心,疯狂屠杀着这个家族的人,几乎所过之处都是一剑斩首,没有任何拖泥带水,这个家族的修者,足足被铁无心杀了过半。

    最终,这个武道家族的两名圣君出动,与铁无心战在一起久久不分胜负,他一人独战双君,似乎还是游刃有余,仍旧立于不败之地。

    谁料,这个武道家族,将被折磨得不成人样的铁父铁母带了出来,以做威胁铁无心束手就擒。

    他们尚未杀二人,原因也是考虑到,怕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剑道优越之才,若是真修成什么大成就,而无法压住他的报复怒火。

    然而,他们的考虑也的确应证了,铁无心不仅在年仅二十跨入圣君,更是将剑道造诣,修炼到了地阶巅峰的高度,先不论他是否得到什么奇遇,但论这等成就,就连一些大宗门天才都要望尘莫及。

    见到父母性命被威胁,铁无心也随即放弃了抵抗,顷刻间被重伤当场倒地不起。

    铁父凄然一笑,道:“我铁家的男儿,就当是顶天立地的人物,修武从商也都无妨。如今,你有这等成就,为父也可以瞑目了,记住,好好活下去,杀了这些没人性的畜牲,为我铁家死去的亡魂告慰。”

    言罢!铁父突然朝着脖子威胁自己的利器狠狠抹了下去,当场结束了生命,没了气。

    铁母,同样是希望铁无心好好活下去,跟着也是选择了死亡,他们夫妻或许早就做好了死的准备,只是希望在死之前再看自己的儿子一眼。

    伤痛,仇恨,两种情绪瞬间涌满心头,让他陷入了癫狂疯魔,最后所有的情绪都化作了杀意。

    原本倒地不起的铁无心,也不知是被什么力量支撑,顷刻间,一头乌黑的青丝竟化作三千白发,他如地狱的修罗苏醒,瞬间爆起与那两名圣君激战在一起……

    铁无心几乎是以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打法,他好像没有疼痛感一般,双眼血红表情近乎疯狂。

    此刻,铁无心竟是被情绪影响入魔了。

    一个只想着放荡不羁的男人,从未将父母在不远游的道理读懂的男人,从未将子欲养而亲不待读懂的男人,在失去铁父铁母之际,才懂得这份爱,是该有多沉重。

    入魔的铁无心,越战越疯狂,借着这股杀意,他好像无意间突破了某种界限,爆发出的战力也越发强大,很快,将这两名圣君击败斩杀。

    他的动作没有停下,但凡印入眼角的人,但凡是这座家族的生物,都无一不是做了他剑下亡魂。

    一夜间,这个家族被铁无心杀了五百余口,连同牲畜都被砍下了头颅。

    紧接着是始作俑者明家,铁无心犹如一个魔鬼,满头满身被鲜血染红,一双眼冰冷至极。

    一人一剑走进明家见人就杀,护院一百多人尽数被他斩首,明家壮丁及老少妇孺加起来一共一千三百多人,尽数被铁无心屠杀祭了剑斩了头颅,满地尸体身首异处。

    这一切还没有停止,那些原本叛离铁家的人,也同样得不明不白,还有明家附属的产业,只要是姓明的,都被铁无心杀了。

    铁无心入魔越来越深,最后转而是喜怒无常,常常惹怒到他必杀之,最后惹来很多正道势力高手围剿。

    原本必死的铁无心,却被一个高人路过救下,最后助其脱离魔怔回归本性,还收其为徒授其功法剑诀,这个人就是上一代的洗剑阁老阁主,一个早已经销声匿迹百年的人。

    自此后铁无心虽然清醒过来,也因此开始深深种下了心魔,每次动杀念的时候都会被心魔左右,甚至每次握起寒霜的时候都会生出心魔,因为铁无心当年屠杀那些人的兵器,就是后来被圣匠门改造成圣器的寒霜剑。

    这些年,寒霜也的确成为了铁无心的标志圣器,一剑寒霜,东域寒。

    本该曾被斩断的心魔,在他突破圣皇的时候又再次衍生爆动,再生出的心魔显然比当年更强百倍。

    上一代洗剑阁老阁主,不忍铁无心如此地痛苦,再次用大代价助他压制封印心魔,这才得以顺利晋升到圣皇境。

    此后,铁无心也放下了寒霜,再未握起这把圣器,弃下这把随他叱咤多年的爱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