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今天又是想刺杀夫君的一天 > ‖第一卷 第八章‖物是人非

‖第一卷 第八章‖物是人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weilaitian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是你?”宋玥岚下意识地脱口而出,转即等待她的却是记忆中难以填满的空白。

    老妇人只是淡淡地笑着。

    能在此与你最后一次相遇,已经算是大幸。阿阑,我已无可再与你交谈了。那叶蓁废了我的嗓子,如今我不过是一个哑巴罢了。

    “你是谁?”宋玥岚看着那熟悉且陌生的脸颊,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那单薄的记忆不会出错,可偏偏宋玥岚仿佛在某个遗忘的角落里寻找到了深刻着她名字的字碑。

    她破开种种虚无,向那记忆的深层抓去,终觅得她的名字。霎时仿若是万千虫蚁噬咬着她的大脑,回归到本体的部分记忆与那幻忆对峙着,几乎塞满了她的头颅。

    宋玥岚忍着那撕裂一样的痛苦,口齿不清地吐出三字:“唐……唐箐?”

    老妇人只是淡笑着点头。

    “为何,为何你不说话?”她支撑着摇摇欲坠的身体,问道。

    老妇人指了指自己的喉咙,苦笑着摇头。宋玥岚却顿时像是没了骨头一样散在了地上。老妇人急忙扶住她,口中嚷嚷着不成音的字词。

    宋玥岚甚至无可保持理智,从低微的呻吟转变为了歇斯底里的惨叫。“啊,啊……”唐箐张口要唤她。

    “唐箐……你要说什么?”宋玥岚的头发湿漉漉地趴在自己的额头上,她忍住疼痛,迷迷糊糊地看着那个愈发模糊的身影,胡乱地抓住她的手,颤抖地问道,“唐箐?”

    老妇人的指微微蜷了一下。

    她知道,今日阴差阳错地遇见宋玥岚,无论自己对她说了什么,过了今晚之后都必死无疑。“唐箐?”宋玥岚的头愈发昏沉,甚至保持不住应有的理智。

    “呀……”唐箐抬头看着那一轮皎洁的白月,苦涩地笑出了声。紧接着,她以刀割破了自己的皮肉,蘸着血在宋玥岚的臂弯处写着:“小心叶蓁。”

    “小心……小心什么?”宋玥岚拼命地想要睁开眼睛,却因是体力羸弱,无可回应。

    老妇人用衣袖将那血字藏住,并未再写什么,只是轻轻地叹气。

    对不起,我的公主。今晚之后,唐箐将无法护佑玥曦皇室太平无忧。愿公主能寻回佳郎,重做千岁唐女。

    这是唐箐最后能馈赠给这玥曦一脉的礼物了。

    眼见着那个墨色的身影愈发近了些。在月色的笼罩之下,更显凄惶。风过,凌乱了女人鬓角的白发,她垂下了头。

    “公主啊,千岁。”她无声地说着,有什么从她的眼角溢出,“圣女愿公主享天下珍馐百家奇宝,畅享无数荣华富贵,千千万万年。”

    叶蓁冷笑:“想不到你还留了一手,想要在此解开宋玥岚的幻忆。”下一秒,他已经死死钳住了唐箐的脖子,道:“只可惜,这玥曦皇室的‘幻忆’一术已然被我精通,即便没有你,我也依旧可以掌控大局。”

    “呵、呵呵……”唐箐扯着嘶哑的声音笑了,像是为这民怨四起的盛倾作出最后的哀歌。所谓‘得民心者得天下’,你们却早已经把群众的希望消磨殆尽。

    “盛倾小儿……”她拼出一个七零八落的嘴型,眼中的视死如归的笑,“还我故土。”

    “你胆敢如此轻蔑我盛倾皇族!!”男子怒发冲冠,尽全身之力凝与指尖,锁紧折断。

    “咔”。

    唐箐无助地落在地上,犹如一片羽毛,轻盈弱小的羽毛。

    女人望着少女的脸颊,脑中闪现出无数的片段。那日盛倾大破玥曦,她本应为皇室一脉殉葬于此,便手握着一瓶鹤顶红等待着公主的人头落地,却见那叶蓁留下了唐阑。

    她也一同成为了盛倾的俘虏,只是为了护佑那个在她的怀里长大的小公主罢了。她的小公主长大了,她却无可抑制地衰老。若不是那日叶蓁以宋玥岚的死为要挟,她又怎么可能去伙同叶蓁这等小人……织造幻忆。

    她终于不用时时挂念着小公主的安危了。

    这次,她淡淡地笑了,唯独那一双晶亮的眸子,合上了便再也没有张开。

    丑时二刻,玥曦国圣女唐箐,殁。

    翌日,宋玥岚在药香四溢的别院醒来。见周围环境陌生,她便用力一拍脑袋,仔细回想着昨日所见,却发现记忆极其模糊。

    突然觅到了什么。

    她猛地拉开衣袖,眼见那四个血红的大字:“小心叶蓁。”彼时男人端着一碗姜汤推门而入,见着少女一脸敌意,不由得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我怎么了,叶太子不是比我更为清楚?”她收起血字,却见那姜汤霎时打翻,叶蓁大步流星地走向她,一把抓住了她的臂。待定睛一看,才道:“你这是埋怨我把你的衣服弄脏,沾上血了?”

    宋玥岚低头端详着那字,与周围的横幅比对之后才发现,印在自己臂上的并非是盛倾文字,而是……玥曦字。

    偏偏她的记忆在短时间无可冲破幻忆,她只记起了唐箐的身份,对他人仍旧一无所知。照此来看,她更不知自己的身份,于是下文的好奇便顺理成章:自己为何能识得玥曦字?

    “你不认识这字?”她下意识地问道,却觉得自己犹如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赶忙闭了嘴。

    “我的确不知。”叶蓁恢复了往日的温柔,“对了,这姜汤因我手滑打翻,你莫要摔倒,我命下属收拾好这里,再给你熬一份新的去。”

    “不必了。”宋玥岚连续被两个人警告“小心叶蓁”,进而提高了警惕,冷淡回应道。转念又在叶蓁那错愕的眼神中,思索这叶蓁他生性好疑,若是自己表示得如此生硬定是不行,索性便绽开一个笑容,道:“我自幼就不爱喝姜汤,哥哥莫不是忘了?”

    叶蓁并不知这幻忆中如何构建她的喜好,虽心中多有疑惑,但还是喏喏地点头:“近日公务繁多,好不容易抽出一会子空来陪你,碰巧见到一侍女手持姜汤急急跑去你的卧房,便转手接过这姜汤来了。”

    “原来如此。”她笑着点了点头,殊不知这笑晃了他的眼。“师兄一向最为温柔体贴,我方才也是好奇,为何师兄抱着我不爱的东西进来了。”

    “怎么可能,若是师兄亲自为你做些东西,桌上定没有你的忌口。”叶蓁弹了弹她的额头,“恢复得怎么样,头还疼吗?”

    “不了,已无大碍。”

    “昨日见你昏迷不醒,真是吓死我了。下次莫要这样鲁莽,我难道还能吞了你不成?”

    “师兄,你昨日着实把我吓得不轻。”宋玥岚堵着气别过头去。

    “好了,以后不会如此了。记得夫人爱吃南城的年糕,我给你买过来了,喏。”他拎出一串糕点,脸上挂着笑。

    宋玥岚赶忙伸手去捉:“给我!”

    “那夫人可要回答我一个问题。”他坏笑着说道。

    “行行行我怂了,行了吧?”她抱胸问道,“说吧,问什么东西?”

    “你刚刚可是说,印在你胳膊上的是字?”他带着几许玩味地看着她。

    宋玥岚并未觉得自己的描述有所不妥:“是啊,怎么?”

    “那好,我这就带人来研究这上面所写的内容。”

    他说着转身要走,却被宋玥岚一把抱住:“师兄,我是觉得那形体像极了我们的盛倾文,脱口而出罢了。可等我说出口已然后悔,心觉这也不似是文字,便没有再提这茬。”

    我可真是世界上最善良聪明冰雪机智的姑娘!

    宋玥岚在暗处咧出侥幸的笑。

    叶蓁眯眸:“你当真不知这文字从何而来?”

    说得好像你知道似的。她默默翻了一个白眼,暗暗腹诽着他拙劣的逼供技巧,旋即楚楚可怜道:“是啊,师兄几时连我都不信了?你我可是青梅竹马,自幼两小无猜忌啊!”

    “是了,昨日偏院来了一个女刺客,非说你是什么公主圣女,要将你挟持过去,我这才机警了些,方才可有把你吓到?”

    宋玥岚把自己扯淡的功底发挥到了极致:“自然,我还以为师兄自觅良人,竟对我如此不管不顾。”叶蓁赶忙握住她的手,认真道:“无论如何,师兄都不会伤及你半分毫毛。”

    “师兄,昨日刺客是何人?”她想来好奇,赶忙追问道,“可是盛倾皇族的仇人?”

    “非也,不过是一个疯疯癫癫的老婆子罢了。”叶蓁抿了抿唇,才道,“你近日要小心,小心玥曦残族,他们已经盯上我们了。”

    若是在平时,她早就相信了这一通扯犊子的话。她想着,赶紧糊弄道:“是是是,师兄快些去忙吧,莫要误了公事才好。”

    她楚楚可怜地目送他离开,继而吐了吐舌头。

    我呸,就你也和姑奶奶斗!

    等着那脚步声都散去好久,宋玥岚才褪出那血淋淋的大字认真查看。如今她四下为难,以往信赖的师兄在背后对她使着各式的鬼蜮伎俩,而那些陌生又熟悉的身影来历不明,不得深信。

    宋玥岚微微蹙眉,这下,可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