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待到重逢时 > 水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weilaitian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将军好。”管家站在门前恭候着。

    “黎楚呢?”孟三千边脱下披风进府边询问着。

    “依照将军您的吩咐,将饭菜送到了黎幕僚的房间。这会儿,他应该正在用膳吧。”管家接过披风,跟上孟三千的步伐,进了府苑。

    “我知道了,你再准备一副碗筷送到黎楚那,我待会和他一块吃。”孟三千大步流星的来到了黎楚房间门前。但敲了好几下都没人说话,一时间有些着急,力气也使得大了些,这才发现门没锁,直接推门而入。

    “黎楚。”孟三千喊了一声,转眼才发现黎楚在床上睡着了。

    孟三千小心翼翼的靠近床边,看着黎楚睡得那么香,没忍住坐在床边,仔细的看着黎楚的睡颜,眉眼如星,鼻梁高挺,脸庞棱角分明,睡着时不似平时一样板着张脸,嘴角微微上扬,很是让人心动。就这么直勾勾的盯了他好长的时间。

    突然想起昨日他晕倒,孟三千忍不住伸手去摸他的额头,看看今日是否体温回归正常,好在头不烫了,现在还在睡估计喝的药所致,想到这,孟三千便放下悬着的心了。

    没想到他这悬着的心一放下,手腕倒是被黎楚给牢牢地抓住,本能的想要反抗一下,但是黎楚是被孟三千从睡梦里给弄醒的,精神还没回来,连眼睛还没睁开,于是在求生本能的唆使之下,起身将孟三千按在了床上,自己则坐在了孟三千的身上,两人之间紧贴着。直到这时黎楚这才睁开眼,看到自己身下的孟三千,也才意识到了自己可能又惹麻烦了。

    “将军。”就在两个人尴尬的不知该说些什么打破这尴尬的局面之时,管家带着碗筷和饭菜赶了过来,害怕自己端来的饭菜不够,管家特地吩咐厨房再做一些,耽误了些时间,万万没想到,这一来就看到了如此劲爆的场面,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那个,哦,将军,那个什么,饭菜放下,我马上走,你们继续、继续···”管家麻溜的将饭菜放到了桌子上,头扭着,生怕一不小心孟三千将他的眼珠子都给挖出了,自己还真是会挑时间来啊。

    “你误会了。”黎楚赶忙从孟三千的身上爬了下来,整理好自己的衣衫,本就没穿外衫,刚才一折腾,连衬衣都掉了半个,场面一度很是尴尬。

    “好了,你出去吧。”倒是孟三千淡定得很,慢悠悠的坐了起来,看着黎楚脸色有些红晕,整个人倒是心情极好。

    “你怎么不直接叫醒我啊?”黎楚慌慌张张的爬了起来,眼睛都不敢直视孟三千,整个就是个娇滴滴的小媳妇的样子,孟三千真是怎么看也看不够他这副害羞的样子。

    “那也要能叫醒你才行啊,我的黎大少爷。”孟三千喜欢上了这种调侃。

    黎楚不再说话,再说下去自己的脸感觉都没处搁了,果然自己的直觉没错,跟着孟三千时好时坏确实值得商榷。

    正在吃饭之时,敲门声又响起来了。

    “进。”这次推门而入的是郭副官。

    “将军,刚收到封加急密信。”郭副官呈上手中的信件。黎楚装作什么都没听见,继续吃着自己的饭,不管怎么说,自己都是楚国的皇子,孟三七是齐国的将军,他们以这样的身份见面就只能是敌人。

    孟三千接过信件,丝毫不在意黎楚的在场,直接打开看。水上今年即将发大水,百姓们早已颗粒无收,根本无力支撑下去,本想请求皇室的支持,但太后一直没有回复,摆明了就是想要放弃水上的人们,让其自生自灭,但作为刺史,恐难看着自己的子民受此折磨,故求孟三千施以援手,帮助这些百姓渡此劫难。

    “好了,你先出去吧。”孟三千走到书桌旁,点火将信件给烧了,自己一时间陷入了两难的境地。看出了孟三千的纠结,黎楚还是没有开口。

    “不问问我什么事?”倒是孟三千主动抛出了话题。

    “你想说自然会说。”黎楚倒是想得开。

    “水上即将出现发大水、现洪涝,但太后不愿支援,如今向我求援,你说这个忙我是帮还是不帮?”孟三千坐回了饭桌上,主动地把事情和盘托出,他相信黎楚。

    “这种国事我还是不参与的好。”黎楚继续吃着自己的饭,虽然心里已经有了自己的看法,打定了自己的主意,但是退一步总是好的。

    “你是我的幕僚,出谋划策是你的职责,不是吗?”两个急性子的人就这么你一句我一句,节奏都放缓了不少。

    “关键是就凭你这孟府,就算把你这孟府全都垫上去,也不过是九牛一毛。”黎楚故作不懂的说着。

    “你就别在我这明知故问了。”孟三千边说边夹了块肉放到黎楚的碗里。

    “既然洪涝还没来,不如先将百姓们迁徙原住址,总的来说,还是能帮就帮吧,毕竟若是真的赶上灾害,真正受苦的还是老百姓。”黎楚的记忆有些被拉回了多年以前,自己也是经历过那么一场灾害啊,差点把命都丢了,那苦痛真是想想就心痛,连记忆都只剩下些片段,模糊中记得那个片段中有着另一个少年的身影。

    “迁徙原住址确实是有必要的,但是有没有地方愿意接收这些难民也是个问题。还有就是粮食饭了,今年天气也不好,粮食收成也不够,今年一整年又都在打仗,估计国库也是吃紧,太后不会愿意赈灾的。”孟三千说出了其中的困难。

    “用伍家啊。”黎楚继续吃着自己的饭,云淡风轻的说着。孟三千没到的这几天,他也是了解到了伍婷婷对孟三千的痴心不改,以及孟三千和伍婷婷被太后赐婚的事情,伍家势力这么大,就连当今最受宠的皇贵妃都是伍家的人,倘若孟三千求助伍家,再让伍皇贵妃出面,这要是再在皇上的耳边吹吹风,皇上再发话赈灾,这就是和太后作对的征兆,吴国争权内乱就指日可待了,这对自己百利而无一害啊。黎楚想着这一连串的连锁反应,越想越得意。

    “伍家不可以,换个主意。”孟三千可真不想和伍家扯上什么干系,当然黎楚能想到的那一系列连锁反应也是在他的考量范围以内的。综合考量,用伍家无异于想要打破现在的安宁的局面,他目前可没有这个打算。

    “那你可以从齐国皇子那下下手,齐国刚刚归顺,这时候正显忠心,对吴国只会有好处,太后更加没有理由反对了。”黎楚的脑子快速的转着。

    “这个倒是可以一试,不过必须要撇清我们之间的关系,太后多疑,惹祸上身就没必要了。”孟三千权衡着利弊。战场上他是不拘小节、有勇有谋的汉子,但是官场上的尔虞我诈,让他不得不小心谨慎、步步慎微。

    “这事你慢慢想,反正距离洪涝应该还有几天。不着急。”黎楚出主意也出够了,这几天被孟三千惯着都快成了废人了,连脑筋都懒得动了。

    “对了,晚上你自己吃饭吧,太后在后宫宴请齐国皇子齐思远,我不得不去。”还没等黎楚开口询问缘由,孟三千主动地把所有的事情都说了,一度让黎楚怀疑到底他两谁尊谁卑?

    “我不用去吗?”天天呆在这孟府,万一哪天孟三千突然就告老还乡,那自己可怎么办,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要利用孟三七这棵大树在位之时来助自己早日飞黄腾达。

    “你想去吗?”孟三千起初确实没有带他一同前往的打算,他知道黎楚的底细,怕外面的那群饿狼伤了他,但是黎楚的疑问也让他回过神来,黎楚要的从来不是安稳,他志在四方,自己把自己的意志强加在他的身上,真的好吗?

    “当然想去,万一你哪天归隐,我可是要继续在这地牢里讨生活的,现在多见见、多交往交往,等于在为自己以后铺条路。”黎楚还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但是孟三千知道他的想法,也回想起了之前在军营里黎楚和他说的话。

    “我尊重你的想法,以后你有什么想做的事,都可以和我说,今晚的宴席,我们一起去。”想了一会,孟三千还是决定尊重他的想法,他已经长这么大了,有能力决定自己想走的道路。

    听到孟三千的话,黎楚有些惊讶,吃饭的手也停了下来。两眼直勾勾后的盯着孟三千。

    “你确定?我只是你的幕僚而已。”黎楚问出了自己的疑惑,他实在是搞不明白孟三千对自己那么好干吗?

    “我把选择权交到你的手里,你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只要你答应我平安即可。”孟三千低着头吃饭,没有对上黎楚的目光,他怕自己后悔,后悔把黎楚推入这乱世。

    接下来的时间,两人都低着头吃着饭,脑海里想着自己的疑惑,但是他们都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明显不同于普通的主子和幕僚之间的关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