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网游之梦幻法师 > 第三十四章 我只是稍微玩了下主角,怎么就坏掉了?

第三十四章 我只是稍微玩了下主角,怎么就坏掉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weilaitian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告别了沁月,楚扉月在那个科协的干部呆滞的眼神中,大摇大摆的从大礼堂的正门走了出来,站在大礼堂门口,仰头看了看已经爬到头顶的太阳。

    oK,下一步,磐岩大学后山,国安部的临时总部!

    “啊…喂!等等,你是什么时候进去的!”

    楚扉月背对着那个科协的干部,只是回过头,淡漠的望了他一眼。

    被楚扉月用那样不似看待活物的异样眼神盯着,科协的干部突然有种被死神盯上了的感觉,一股凉气顺着后脊梁骨直冲脑门,甚至被吓得往后退了半步。

    看这个家伙终于闭上了嘴巴,楚扉月便将头转了回去。随着头部的动作,那长长的头发也跟着在半空中甩出了一道亮紫色的弧形光幕。

    用眼神将那个烦人的科协干部吓退之后,楚扉月再一次钻进了磐岩大学随处可见的林荫小道之中。只不过这次,他故意往人迹罕至的方向走去。

    站在一个所有人都看不到,就连卫星也照不到的地方,楚扉月铺开了自己的精神力场,指向性的朝着磐岩大学后山的位置扫去。

    异能者们的精神力比正常人高好几倍,在楚扉月的精神立场之中,这些异常精神力者的存在简直就像是夜幕时分海岸线上的灯塔一样显眼。

    而国安部的临时总部嘛,异能者扎堆最多的地方就是了√

    锁定了大概位置,楚扉月直接扯开了一道隙间,出现在一处离人群不远不近的封闭小空间内——扭头一看,原来是厕所隔间。

    推开隔间的门,看着光滑如壁的墙面,楚扉月就忍不住脸色一黑。我列个擦,这里没有小便池,赶紧撤!

    随后,推开女厕所的门走出来的楚扉月,就和一个正巧走进厕所的普通人撞了个正脸。

    他刚刚光顾着找精神力强度偏高的个体了,反而忽略了强度正常的普通人,以至于没有发现苏雷正在往厕所走。

    两个人一下子,就都愣住了。

    苏雷的手扣着自己的腰带,愣愣的看着楚扉月。楚扉月的手还搭在厕所横着的门杠上,在他身旁,与他脑袋登高的墙上,粉红色的女厕的标志正在疯狂的刷着自己的存在感。

    这是,何等强大的缘分啊!

    “啊…早啊…”楚扉月目光漂移着,尴尬的眨了眨眼睛。

    “……早。”

    “你吃了么?”

    “……”

    紧接着一阵尴尬到令人窒息的沉默。

    终究还是苏雷的见识广一点,先想到了破局的办法。只见他装作不经意的偏了下脑袋,然后径直走进了一旁的男厕所中。

    而反观咱们的主角,则是直到苏雷走进男厕所,都没有回过神来。

    被人看到进女厕所了,面子全丢光了,好羞耻,以后都抬不起脸做人了m(TuT)m

    然后厕所的门又一次被推开,两个女生手挽着手走了进来…

    已经被满满的羞耻感折腾的快要疯掉的楚扉月不管不顾的在自己的脚下扯开一道隙间往里面一跳,瞬间消失了。

    速度之快,甚至让那两个女生觉得自己产生了幻觉。

    “Bingo,你看到没有?”

    “嗯,但没有看清,等下去看看录像吧,一个大活人怎么想都不可能钻地缝消失的。”

    “正有此意…但还是先解决个人问题吧,我都快被憋死了。”

    “嘘嘘嘘嘘嘘嘘~~”(大人给小孩把尿的时候吹的口哨)

    “要死啦你,讨厌!”o(╬ ̄皿 ̄)=)( ̄#)3 ̄)

    门外的两个女孩嘻嘻闹闹的走进旁边的女厕所,却根本就没有想到,在距离她们仅仅一墙之隔的男厕所内,苏雷正乐不可支的掏出自己的电话。

    “喂,老爸,我跟你说个事…你以前给我定的那门亲事,我不喜欢,推掉可以嘛…对,我确定,我已经找到自己喜欢的人了…咱们苏家,已经不需要再和谁来联姻了,不是么…哈哈,您同意啦,太好啦…真心的,绝对不是一时脑热…放心啦,绝对让您满意…呃,带回家看看啊…没没没,不是忽悠,真不是忽悠您,是我这里还没泡上呢不是…哎呦老爸,你儿子这本事你还不放心…保证很快结束战斗…恩恩,那就这样了,挂了啊,拜~”

    挂掉电话,苏雷对自己说了一声“yes!”,然后开心的解开自己的裤腰带,拎出大龙哗啦啦的开闸放水。

    什么是男的,终于自己露馅了吧。看着吧,我苏雷看上的人,一定跑不了。

    ……

    晃晃悠悠的走在国安临时总部某大楼的走廊中,楚玩扉月一脸被♀坏的表情,对偶尔从自己身边走过的工作人员完全视而不见。

    这种诡异的精神状态,只要是个人就能注意到。于是在不久之后,刘思倩就带着一个存在感很低的路人跟班赶了过来。

    “楚扉月,你在搞什么鬼啊!”

    刘思倩一把抓住楚扉月的肩膀,将他的身子正过来,微微皱着眉头看着楚扉月空洞失神的双眼。

    “被…看到了…”

    “啊?”

    “被…看到了…”

    “你再说些什么啊!怎么了你?”

    “被…看到了…”

    “神经啦你,再给我装疯卖傻,我就把你扔进水池里去。”

    “呜…没脸见人了。”(QuQ)

    虽然楚扉月终于回神了这让刘思倩有点小高兴,但那一副好像被人欺负了一样的泪目表情,却也让她有种很想像摸小动物那样摸楚扉月的头的冲动。

    而且她也确实这样做了!

    “hania~?”楚扉月随即眯起眼睛,一副很陶醉的样子,同时还发出了奇怪的,近似于小猫被抚摸时呼噜呼噜的声音。

    但几秒钟之后,他就反应过来,一把将刘思倩放在自己头上的手拍到一边,瞪起眼睛气呼呼的看着刘思倩。

    “变态啊你,摸别人的头干嘛!”我次奥,一被摸头就进入萌化状态这个毛病一定是当小楚扉月的时候被辉夜姬给养出来的…

    “因为感觉会很有趣啊…哎呀,别废话了。总之你既然来了,就快点跟我走吧。”

    说着,刘思倩就一把抓住楚扉月的手,拽着他迈开了步伐。一边往前走,她一边对楚扉月说:“我跟你说啊,等一下你要见的人,全都是爷爷辈的,身体可都不怎么样。到时候你说话一定要注意这点,就算他们的话不怎么好听,也千万不要直接和他们硬顶着来啊。”

    “哼,要是他们骂我,我还不能还嘴了不成。学无先后达者为先,我比他们厉害,这一点他们要是还搞不清楚,那干脆就不要来,省的找气受。”

    “说不过你…总之他们都是很可敬的老人啦,希望你能给他们尽量多的尊重。就算他们学术上的成就没有你高,他们对国家的贡献也是很大的!”

    刘思倩说完,就闷着头拽着楚扉月来到了一处会议室中。她刚一将会议室的大门扭开,会议室中热闹的争吵声就如脱缰的野马一样被放了出来。

    “刘大脑壳你这个空腔理论肯定不对,你这样算反应分布函数根本不可能出图像。”

    “那你告诉我,这个应该怎么解啊,王大炮!这里只能用空腔理论来近似相等,别的算法根本连算都算不了。”

    “明明是你自己废物,为什么不用核壳层模型去……”

    “巴拉巴拉……”

    “巴拉巴拉……”

    还没等进屋,房间内火爆的讨论就冲的楚扉月往后退了一步。楚扉月扭头看了看刘思倩,见她苦笑着点了点头,才确定屋子里面这群精力充沛的跟打了鸡血一样的老头子就是要找自己的人。

    “快进去吧,他们等了你好久了。”刘思倩站在门口说道。

    楚扉月愕然,“你不进去?”

    “我进去干嘛,要说心理学我还在行,你们聊的那些,我根本就一句话也听不懂啊。”

    刘思倩翻了翻白眼,将门彻底的拉开,然后向酒店中门口迎宾的女服务员一样,摆了一个“请进”的姿势。

    楚扉月刚一走进屋子,房间内热烈的争论声瞬间就停止了下来。

    房间内的那么多双眼睛,在同一时间,盯在了楚扉月的脸上。

    在房间内所有老科学家的注视下,楚扉月走到了会议室的正前方,站定,转过身来正对着房间内这群白发苍苍但依然活力满满的科研工作者们。

    “……”

    “……”

    “你们不是要找我么,怎么我来了你们反倒不说话了?”

    依然是一阵沉默,老头们全都有些呆滞的看着站在会议室的最前面,双手拄在会议桌上的楚扉月,一副刚出门一抬头就看见了上帝的样子。

    终于,有人打破了这种古怪的状态,但他的提问却让楚扉月忍不住的翻了一个白眼。

    “你…是楚扉月!?”

    “当然,如假包换,货真价实,童叟无欺。”

    “可我在大楚走的时候见过你啊,那个时候你还不是这个样子。”

    显然,这个出声的老者肯定和楚爷爷共事过。楚扉月抬起脸来,盯着那个一头苍白的乱发,穿着十分随意的老者看了几眼,也没有想起这个人是谁——楚爷爷的葬礼上,来的人太多了,楚扉月根本就一个也没有记住。

    “是啊…那个时候不是。但是几年的时间,足够改变一个人了,不是么?”

    ……

    Ps:还有啊,作者君已经进入考试周了,祝我逢考必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