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这个老板有点甜 > 第六章 咸鱼即将翻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weilaitian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奥特曼是什么钟秋萌不知道,但确认过眼神,这个名字真的很拉胯,扑面而来的都是一种幼稚男人的味道。

    仔细一看,貌似还发了文件?而且还是mp4的格式?

    简单爱???

    这什么狼虎之词嘛!

    该不会是什么带病毒的黄色视频吧?

    或许是平常操劳过多,钟秋萌的记性一直都不太好,她拉开好友通知栏那头看了看,恍然才发现这个好友是昨天下午加的。

    昨天下午,Emmmm,我去了……

    她揉抹着自己的粉嫩的唇角做深思状,而后脑海中陡然闪过一张清秀的脸庞。

    江睿???

    她想起来了,昨天江睿的确是有说过要发作品给她,由她来审核过不过关。

    不过这才过去多久啊?

    就弄好曲子了?

    “嘁,还以为你多稳呢,原来也是个看到肉就腿发软走不动路的狗子。”

    无奈的摇摇头,钟秋萌心里对于江睿的评分瞬间低了两分。

    其实她原本就准备找一个幌子带回家敷衍父母的,只是刚好看中江睿这小伙子沉稳的性子和机智的临场应变能力,当然,最主要还是因为他是自己旗下的练习生比较好控制这些原因才选择了他。

    但这种迫不及待想要证明自己的偏激手段让钟秋萌很不喜,心急向来吃不了热豆腐,她更欣赏的是那种徐徐图之,韬光养晦的高明手段。

    更何况,你有听说过一晚时间就能写好一首歌的人嘛?

    哪怕是娱乐圈头牌作曲人加上顶级作词人也做不到好吧?

    但答应别人的事她肯定会做到,这是钟秋萌惯有的行事风格,索性如今公司的相关事宜也都交代完了,听也就蛮听听了。

    拿起桌旁的蓝牙耳机,钟秋萌琢磨了一下还是放下了一边耳机,选择只戴一边,因为这样她就可以在第一时间隔断污染源从而把耳机摘掉。

    “简单爱,这家伙还真是个起名废,一点亮点都没有。”

    重新睨了一遍名字,某富婆皱了皱琼鼻这么嫌弃说道,而后,长呼一口气,点击播放。

    歌曲的开头是架子鼓的清脆声,并不嘈杂,显然是用电脑软件合成而不是用录音软件录的。

    而后,旋律开始了,先是渐渐加快的架子鼓,而后在鼓声的荡漾中,属于吉他的轻快声缓缓的融入旋律之中。

    竟然莫名的还挺带感?

    那……

    徜徉旋律当中的钟秋萌瘪着嘴往桌上瞄了一眼,而后轻松的把水蛇腰伸展至极限,将另一边的耳机给取来塞进晶莹剔透的耳廓内。

    那就再多听一下下吧,

    就一下下,

    嗯……

    ……

    萌影娱乐,

    音乐部,

    林帆整个人木木的坐在办公室,自从早上立下军令状之后,他的魂儿似乎就留在了总裁办公室没再回来过。

    钟秋萌给他的要求很明确了,这次必须得拿到新人榜前十的位置,否则他就必须卷铺盖走人。

    实际新人榜为何物呢?

    其实就是各大经纪公司多年以来形成的一种默契,这个默契就是在每年的8月份推出各自旗下的乐坛新人去争榜,而这样的方式呢,能够最大程度的避免流量被乐坛老人分流,从而导致一些新人发育周期过于缓慢的情况发生。

    因此,每年的8月份也被熟悉的听众亲切的称之为新人季。

    同时,也正是因为公众默认的前提下,官方榜单的存在无疑就是整个新人季最激烈的战场,往往榜上前十的新人歌手都能受到国内许多知名大众媒体的关注,狠狠地圈一波新粉。

    所以,新人季的榜位特别重要,尤其对于当下一心想要补充新生力量的萌影娱乐来说,就更是必争之地了。

    “奶奶的,只能寄希望于那些作曲人能够超神作出几首不错的歌出来了,否则我哪怕把头剁了给新人拿去垫,他们也够不上前十的位置啊……”

    一脸苦逼的林帆这么哀伤的想道,

    然而就在这时,

    桌上的电话却是响了,转眸一看来电号码,林帆差点被吓个半死。

    小丑,哦不,魔鬼竟然就在他身边!

    情绪管理一下,他笑脸盈盈着拿起话筒,“喂?萌姐,请您一定放心,我已经在催他们赶进度了,今晚我们就可以开始录歌了。”

    “谁要和你说这个了?”钟秋萌冷声说道。

    “那萌姐还有什么指示嘛?”

    难道萌姐你连最后一次机会都不愿意给我了?林帆突地心脏狂跳。

    “音乐部今晚录歌再加上一个名单。”

    原来是加人啊……林帆小心脏稍稍安心些许,“好的,萌姐,不过公司业务熟练的艺人我基本都叫来了,其他的就只剩练习生了……”

    “我让你加的就是练习生。”

    啊……这???

    萌姐想赢想疯了不成?

    竟然连那些歪瓜裂枣的练习生都要抓来滥竽充数?

    林帆忍住心头惊愕,悄声问道,“不知道萌姐说的是哪个练习生啊?”

    “练习生江睿。”

    江睿?

    林帆脑子里立马勾画出一个名为江睿的年轻人模样。

    他是认得江睿的,毕竟能在萌影当两年练习生还没转正的也就江睿一个了。

    好小子,那江睿都可以算得上是萌影练习生里的老人了,而且是那种连宿舍哪里有狗洞都了解得一清二楚的老人物……

    可就是这么一个两年都没通过考核的年轻人,竟然得到了萌姐的亲自点名,这是怎么一回事?走狗屎运了还是?

    “他做了一首曲子很不错,你可以听听看,我已经发给你企业微信上了。”钟秋萌悠悠的这么说道。

    “嗷,好的,我等会立马就去听。”

    林帆识趣的没敢多问,虽然他也很好奇一个练习生怎么就有资格跃过好几层上级直接给老总发曲,但老员工好的一点就在懂得拿捏度,不该问的打死他都不敢问。

    “不过他只做了曲子,你一会儿让作词人帮忙填填词。”说着,钟秋萌突然迟疑了一句,“哦,对了,他唱功怎么样?”

    唱功?

    林帆赶紧拍了拍身边的平头男,细若蚊声的问道,“那个江睿唱功怎么样?”

    平头男表情错愕一下,随后皱着眉头道,“很菜,甚至可以说得上是垃圾。”

    明白了,难怪两年没晋级……林帆点点头便对着话筒说道,

    “萌姐,那个江睿唱功很一般啊,您看这……”

    “……”

    钟秋萌那头突然陷入了短暂的静谧……

    她在纠结,

    纠结该怎么安排江睿才好。

    实际底下音乐部的人都这么说了那么江睿的唱功的确应该是很普通的才对。

    但偏偏江睿那天那种自信的模样却让她有些动摇。

    好气哦,这家伙他就不能顺便填一段词哼唧几句来听听嘛!?

    不过心里抱怨的同时,记性略差的钟秋萌似乎又想起了某件事,她葛地蹙了蹙眉头,沉吟两秒才幽幽道,

    “唱功好不好另说,今天晚上必须给他一次机会试试,毕竟这是他做的曲子,他完全有资格试唱,还有……算了,就先这样吧。”

    最后几个字的语调是加重的,但林帆本帆倒是没感觉出来什么异样,小鸡啄米的点着头便答应了,

    “好的,萌姐,我会安排妥当。”

    “就这样。”

    “咔”

    电话被冷酷的挂断,直到听到嘟嘟嘟的挂断声林帆整个人才重重瘫软在椅子上,一副身体被掏空的疲惫模样。

    然而身边的平头男此刻却是踌躇着靠近了问道,

    “林总,萌姐找江睿什么事啊?”

    “应该是那个练习生编了首还不错的曲子吧,然后被萌姐看上了,所以亲自点名新人季加他一个名额。”林帆简单的猜测两句,而后拍了拍平头男的肩膀,“行了,江蒙,这些事不该咱们管的,赶紧去把曲子拿到作词那头填词去,晚上开始录歌。”

    “好。”

    被称作江蒙的男人笑眯眯的点了点头,然则心里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那小子他怎么会认识萌姐的???

    该不会咸鱼都要翻身了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