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这个老板有点甜 > 第二十七章 针不戳,针不戳

第二十七章 针不戳,针不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weilaitian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原来你还是科班出身的啊?”

    对于经纪人行业,江睿还是有了解的,只不过前世过去的娱乐圈还处在刚发展的稚嫩时期,所以经纪人还是半路出家的居多,科班出身接触得自然就挺少。

    “是的。”姚芳回了一句,扭头又去观察那群梗着五颜六色发色的毛头小子,字正腔圆道,“可以看出来,他们是在嫉妒你。”

    姚芳是个谨慎小心的人,因为家里穷在大学里时刻遭人冷眼,其中那些人甚至不乏生活在一起的大学舍友。

    她并不是没有尝试过融入她们,只是人们总是习惯于给人贴标签,标签贴上了,就很难再抹去了。

    客套的话语和背后的嬉笑是交际中最伤人的刀,那种刺痛感,就好像就着一把刀,把人从咽喉处沿着肚脐给剖开,血淋淋的,没有丝毫的留情。

    正因为经历过,所以姚芳对于这些带着负面情绪的微动作和微表情异常敏感。

    她的眼睛是杏眼,拥有这种眼睛的人,除非脸太大,否则都会凸显得眼睛很大,很纯粹。

    她此刻就用着这双眼睛仰视着江睿,安静的,屏息着等待江睿会怎么做。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江睿一点动怒的迹象都没有,反而双眸里头的笑意更深,也更随意了,语气轻飘飘得全然没放在心上,

    “没事,嫉妒就嫉妒去吧,嫉妒是个好东西,它能拉着人进步,反之,同样也能摧毁一个人的生活,因人而异而已。

    倘若他们始终都在嫉妒我,那就说明他们一直都在跪着,而我,一直都在站着往前走,这是好事,不用在意。”

    “……”

    莫名的无言中,姚芳的目光里陡然闪过一种陌生的错愕。

    实际原先无论从江睿的举止又或者言行来看,它很容易就给人一种年轻,简单,易接触的初印象,但眼下,姚芳莫名的想了那一句话——

    眼睛,它是会骗人的……

    “走吧,录歌去。”

    “……”

    ……

    录音室里,

    调音师阿雷这已经是第二次见到江睿了,上一次江睿给他的震撼已经足够了,然而这一次在接收到《烟花易冷》的曲子之后,更是把他给雷得满头黑烟。

    这个新人真的强得有些过分了!乃至于我雷老虎都不得不和他打一声招呼……

    “江睿,来了啊,曲子做的不错,真有味道。”

    阿雷这么呵呵笑的说道。

    江睿也冲他回以一笑,把录音室里的凳子搬出来,“开始吧。”

    “林总监不来吗?”

    “林总监底下有事要处理,可能要晚一些过来。”

    姚芳这时候抱着文件夹往一旁的椅子坐下,脊梁挺直,姿势规矩。

    “那行。”

    ……

    意境,意境。

    江睿开始在脑海里培养一下感觉,实际他过往演员的身份倒是给了他足够顺滑的故事代入感,所以情绪起得特别快,没一会儿就有了寂寞孤单冷的感觉。

    我好了,

    江睿冲着阿雷比了个手势,阿雷冲着隔音玻璃冲他咧了咧嘴,用口型回复——我也好了。

    旋律中,

    吉他烘托着肃穆,钢琴衬托出凄凉,架子鼓点缀着悲伤,这股旋律沿着录音室荡开,给人以韵律的享受。

    “繁华声,遁入空门,折煞了世人。”

    “梦偏冷,辗转一生,情债又几本。”

    江睿的声音很轻,部分用的是假音,但又带着莫名悲凉的力量,直透人心。

    阿雷心说听江睿唱歌真是一种享受,整个人感觉和去了洗脚城一趟,浑身舒畅。

    姚芳也是第一次听江睿唱歌,她对音乐不太了解,但也冥冥之中感觉到了音乐中的凄凉感,这就是一件很奇妙的事,因为它做到了本身歌曲该有的,但在这个时代又少有的传递情绪的作用。

    “真不错,真不错。”

    阿雷听得狂抖脚,嘴角渐渐歪成了耐克标志,结果歪头歪脑间,突然就看到了杵在门外的钟秋萌,霎时一惊,就要起来打招呼。

    姚芳看见老板也作势要站起身来,

    但钟秋萌仅是淡淡的坐了个摆手的姿势,而后妩媚的眸光就径直跃过隔音玻璃,轻悄悄地落在沉浸在情绪洪流中的江睿身上。

    她的眸子里,有着明亮的欣赏在闪烁。

    因为这个词,实在承载着太多韵味和力量了,

    很美,

    真的很美……

    烟花易冷,繁华成烟,乍一看,物是人非……

    沉醉的同时,钟秋萌都有些捉摸不透江睿了,这家伙表面相处里,时而皮,时而又沉稳,时而又庄重,时而又才华横溢,简直就是一个在人性层面上下滑动的香蕉皮。

    但也偏偏就是这样一个人,他就带着一层诡异的迷雾,让人捉摸不透又想深入。

    乃至于她原本只是准备外出办公的,听到这音乐的时候,都忍不住驻足倾听……

    ……

    这一回的《烟花易冷》,江睿录了很多遍,原因有很多,有中途换气出了问题,有假音不太圆润,但这也从侧面映证了江睿对这次机会的看重。

    毕竟新人嘛,没办法,有机会就得紧紧的握住,狠狠的冲。

    所以足足经历了三个多小时,都到了饭点了,江睿才总算录出了自己满意的版本。

    出门,长呼一口气,江睿冲着阿雷笑笑,“抱歉,浪费你午休时间了。”

    “诶,哪里的事。”阿雷客气的握住江睿的手,表情略有些振奋,“也就是你唱得好听了,要其他人我早就溜了,搁他一个人在里头唱,哈哈哈哈……不过你这歌,还有这词是真的不错啊,咱们萌影估计你这类型的歌还是第一首。”

    “是吗?”江睿谦逊的笑了笑。

    “是啊,刘晗以前都没你这么猛。”

    刘晗?

    江睿想了一下,大概想起来了,这就是萌影现如今音乐部门唯一供着的音乐一哥了,毕竟这么多年萌影里头能唱出点名堂的除了他,貌似也就只有另一个跳槽的了。

    “对了,刚才萌姐来听你唱歌了,小子,以后起飞了可记得带带阿雷我啊。”

    阿雷突然表情暧昧的笑了笑,江睿闻言,愣了一下,后知后觉的转头望了一天门外,那头却早已经是空空如也。

    嗯,偷偷的视奸,这很有老板的风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