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这个老板有点甜 > 第五十六章 喝醉的人果然可怕

第五十六章 喝醉的人果然可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weilaitian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事实证明,江睿还是高估了钟秋萌的酒量,左右才喝了五杯白酒,钟秋萌这妞就怎么都喝不下了。

    满脸酡红得要滴出血似的,耳垂也娇滴滴的染上了红色,走路的时候更是摇摇晃晃的扶着墙。

    江芷怡想去搀扶,偏偏钟秋萌还坚强得很,十指丹蔻摆动着,指了指前面,又绕了个圈回来指着自己,嘴硬说道,

    “我没醉,我没醉,没事,不用扶我,我就是想上厕所儿,你们……你们先吃。”

    厕所儿可还行?

    敢情都醉得带上儿字了啊。

    江睿心里都库库库忍不住笑出猪叫声了,结果转头一看,

    卧槽,大姐,那是我卧室不是厕所啊,可别脱裤子!

    于是匆忙起身过去,

    “老板,这里是我卧室……”

    边说着,边要引人往卫生间里走,结果钟秋萌却是倏地睁开眸子,眼神凛冽的瞅着江睿手法干净的捏着自己的袖口,冷冷的哼一声,甩手,

    “别抓,抓坏了……你赔啊?”

    然后人踉踉跄跄的就摸索到江睿的床边,以着贵妇躺的姿势“哐当”一声倒在床上,嘤咛道,

    “我就是想躺会,你让我休息一会儿。”

    咦……

    这撒娇的语气听得江睿骨头都酥了,真没想到啊,向来高冷矜持的钟秋萌喝醉酒竟然是这幅不太聪明的亚子。

    不过为了确保对方不会喝醉酒了尿床啥的,江睿还是走到她身边蹲下,双目平视着钟秋萌紧闭的双眸,

    “确定没问题吧?如果人不舒服就吱一声。”

    但钟秋萌始终闭着眼睛没搭理他。

    “老板?”

    “萌姐?”

    “钟秋萌?”

    一边叫着,江睿还礼貌的推了推她绵软的手臂,但钟秋萌却始终呼吸平稳,俨然一副睡死过去的模样。

    不至于吧,不就五杯酒嘛,你一老板的酒量还这么差?

    江睿心说他认识的老板甭管男女,那酒量可都是海量,类似钟秋萌这般没用的倒的确是见所未见,于是凑近了一些,还算轻柔的喊了一声,

    “秋萌?”

    然后,

    “唰”的一声,

    钟秋萌眼眸就陡然睁开了!

    睫毛扑闪着,一双眼睛像是会笑一般,亮晶晶的,色彩斑斓。

    “吱——

    好了,我吱过了,怎么样,我说了我没醉,不用担心我了。”

    她本来就长得精致妩媚,结果这一笑,颇有一种“回眸百媚生”的动人之处,但在这万花丛中,江睿又偏偏看到了那难得的一抹娇柔。

    这就很不钟秋萌了!

    可怕,

    太可怕了,

    试问当你本来高冷的老板在你床上突然变得温柔无比的时候,你会怎么做?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要不然江睿真不确定钟秋萌这厮明天清醒了,发现自己趁她酒醉的时候干了啥羞羞的事会多么的气急败坏,于是在心里拱了拱手告辞道,

    “那你休息一会吧,等会我让姚芳送你回家。”

    “你等等。”

    结果江睿倒是想走,但喝了点酒上头的钟秋萌偏偏就不让他安然离去,哐当一声重新坐了起来,用力的“啪啪”拍了拍床,

    “你过来,我和你说点话。”

    ???

    江睿一愣神,好家伙,你这姿势是要和我说点话嘛?

    于是僵硬着瞄了瞄外头,确认李燕茹母女二人还在拉着姚芳谈话,没发现自己这头的动静之后,这才迈步走过去,

    “怎么了?”

    “你坐下嘛。”

    坐坐坐……

    江睿安安分分的坐下,凝着钟秋萌白皙嫩滑的肌肤底下片片的潮红,心说你还真是醉得厉害,都喝成憨憨了,竟然敢叫我坐你身边……

    “不要离我那么远,近一点,喏,这里这里。”

    似乎是不满意江睿还离得那么远,钟秋萌又耷拉起小手怒拍了拍自己身侧的位置。

    “行行行,坐坐坐。”

    江睿又坐近一点,确定已经不能再近,再近可能就要变成负距离了,这才抬头看了一下。

    这还是江睿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钟秋萌,她的睫毛很长,此刻像是蝴蝶翅膀一般轻轻的扑闪着,放出眼眸里头时而模糊时而又清明的亮光。

    柔媚的五官虽然红扑扑的,但仍旧是好看的一塌糊涂。

    尤其是下方鼓囊囊的雪白柔软,江睿只需要往下微瞥就能够看到沟壑,但为了避免火上浇油,江睿还是努力的控制住鸡己不要往下瞄,往下瞄,你就要完蛋了。

    “好了,现在你可以说了。”

    似乎为了证明自己不是老色批,江睿还坦坦荡荡的和钟秋萌来了个双目对视。

    “来,你把耳朵凑过来,我和你说点悄悄话。”

    要不要这么憨啊,不就喝了点酒嘛,感觉傻了这么多……江睿于是把耳朵凑过去,“说吧说吧,我听着。”

    但悄悄话倒是没等到,反而是等到一股冰凉的触感和热乎乎的鼻息,只见钟秋萌葇夷轻轻的拧着江睿的耳垂,精致的小脸就缓缓的凑了过来。

    本着不和喝上头的人计较,江睿大概等了三秒,

    结果他眼睛都快斜没了,全程就净听到钟秋萌冲着他耳朵呼呼呼的吐气吸气,话是愣没说出一句来。

    于是颇为无奈的笑着说一句,“搞什么呢?你是想模仿吹风机给我听嘛?”

    实际钟秋萌刚才也是全身心盯着江睿侧脸看了,她还感慨着江睿这张侧脸怎么这么好看,所以一下子都忘了要说话了,这时候一被提醒才晃过神来,抿了抿唇角,轻柔的冲着江睿耳畔说道,

    “其实,我真没有喝醉,我还能喝的。”

    啊……这……

    江睿都懵了,转过脸来一脸“我耳朵都凑过去了,结果你就和我说这个”的迷茫表情。

    完了,完了,你明天怕是真的要社死了。

    江睿觉得喝醉酒的钟秋萌简直就和原来判若两人。

    或者说,喝醉酒后的人都会放大性格里面的某一项?

    所以钟秋萌这个状态原本也是她生活里的样子?

    于是笑了笑,

    “我知道你还能喝,不过,你现在应该休息了。”

    “我又没醉,为什么要休息?”

    钟秋萌还一脸的不服。

    “嗯,你没醉,那你看看我是谁?”

    江睿突然就玩兴大起的比了比自己,出乎意料的,钟秋萌闻言却是眨巴着眼睛认真的凝了他一眼。

    那双眼睛都宛若会笑似的,荡漾着令人惊艳的涟漪,

    随后,轻启红唇,

    “你是江睿啊……很好看的江睿……”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