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生死帝尊 > 默认卷_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一笔交易!

默认卷_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一笔交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weilaitian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其实我这次来,真的是想要看看老友的后辈到底是什么样子,是否跌了方家的威风,如今一看,果然是名不虚传,我真的羡慕我那老友,子孙后代竟然都是如此天骄,可是比我那些不成器的徒子徒孙们强的多喽!”

    暗方哈哈一笑。

    然后邀请方岳坐在了溪流上的一个小亭子上面。

    一位女圣身着粉色的宫装竟然亲自前来端茶倒水。

    她卑躬屈膝,眉眼含笑,完全是奴仆的样子,没有丝毫圣人应有的威严!

    方岳打量了一下那个女圣,她竟然是标准的人族出身。

    没想到,这暗方竟然如此的奴役人族女圣。

    “暗方前辈,这是什么意思?”

    方岳看向暗方,虽然嘴角仍旧噙着一丝浅浅的笑意,但是心中已经升起了一丝怒火。

    这暗方派一位人族的圣人来充当奴婢,给他端茶倒水,到底是有几个意思?

    这是在向他示威,亦或者是在向人族示威吗?

    方岳虽然对于天都王城的人没有好感,但是他好歹也是人族的一份子。

    暗方的这种行为是公然的藐视人族,是在挑战方岳的底线。

    方岳的嘴角微微抽.搐,但是很快压下了心中的情绪。

    对于这位暗方,方岳至今都不知道是敌是友。

    现在翻脸,未免是有些草率了。

    暗方看到了方岳脸上的变化,似笑非笑的等待着方岳内心思量的结果。

    最终,他看到方岳的表情趋于平静,然后才缓缓的开口说道:“不愧是方家的弟子,这心性也是可嘉,你看到的这个给你我倒茶的人,并非是我的奴仆,而是我的三弟子,我有教无类,已经超脱了种族观念的界限,门下的九位弟子,只有三位是魔族,其余的都是来自于不同的族群,我的弟子替师父端茶倒水,你可还觉得这是人族的屈辱?”

    暗方的回应让方岳有些出乎意料。

    方岳也是暗道惭愧,没想到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方岳啊,等你修行到了我这般境界便是开始逐渐明白,什么族群,劫数,种种荣耀,其实全部都是假的,真的是长生,是修行,是万古不灭的肉壳和与世长存的魂魄!”

    暗方稍微顿了顿然后说道:“我这里来找你呢!一来是想要看一看我这故人的子孙到底如何,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希望你能够破解一下这张图纸上面的难题!”

    暗方从自己的怀里,缓缓的掏出了一张暗金色的图纸,图纸上面,有着密密麻麻的无数笔画。

    这些笔画,每一道都是在勾连天地之势,其中的玄机极为深刻,哪怕是如今的方岳都难以猜透!

    “敢问暗方大人,这是什么图纸?”

    方岳越看这图纸便越是感觉玄妙。

    这图纸绝非是一般人可以绘制出来的!

    每一笔,每一画都是对于天

    道法则极为深刻的领悟。

    “这是我从海伦星的一处上古遗迹中挖掘出来的东西,准确的说,这东西不是挖掘出来的,而是我的一位徒弟在偶然间得到,然后将这东西孝敬给我的!我本来对于自己在符文和阵法方面的造诣颇有自信,可是我研究了这东西三天三夜,却还是没有找到丝毫的头绪,不知道这东西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这些笔画,每一笔都是极为精妙,但是连接到一起,我就有些看不明白了,这不像是符箓,也不是阵法!而且这纸张上的笔画明显不是出自一个人的手笔,其中有三五处的断痕,明显是被后人添加上去的!”

    “方岳你若是能够帮我参悟出这东西的端倪,我便送你一份机缘!”

    暗方找方岳原来是这个目的。

    方岳终于是暗暗松了一口气。

    只要不是那灰堡的事情就好。

    方岳推出去陈光明帅锅,但是迟早这魔族会审问出来,那灰堡和第八号宝库不是陈光明弄走的。

    到时候魔族再次调查,很容易将怀疑的对象引到他的身上。

    “额,我说这东西是家庭作业你信么?”

    方岳忽然间做出了一个极为大胆的推测,对暗方开口说道。

    暗方稍愣:“家庭作业,那个是什么东西?恕我孤陋寡闻,从来没有听过这个词汇,方岳你可以帮我解释一下吗?”

    方岳清了清嗓子然后将家庭作业是什么解释了一遍。

    然后暗方又端详了一下这张图纸,忽然间哈哈大笑:“没错,没错,这就是家庭作业,这图纸上面的原笔画都是成熟老辣,而新的笔画,明显是有些歪歪扭扭的感觉,比较新嫩,正好像是一个新人描画出来的!可怜我想破了脑袋,思量了种种可能,最后却是被一个小小的家庭作业给难住了,我这脑子,真的是糊涂啊!”

    暗方笑了半晌,终于停住了笑声。

    他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方岳说道:“你说这张图纸代表着什么?”

    “昔日的上古文明可能是曾经极为的鼎盛,甚至连符文这种手段都已经成熟到了可以批量教学的地步!否则的话,这种家庭作业应该不是存在,换而言之,昔日的上古文明发达的程度是你我所无法想象的!”

    方岳已经猜测出了这暗方想要问什么,同时他也知道这暗方大笑,笑的也不是自己愚蠢,没有猜测出这东西是家庭作业。

    他笑的是如今的人,整日的坐井观天,自以为是,天天的内耗斗争,却不知道上古文明曾经如此的鼎盛却还是没有逃出这劫数的洗礼。

    方岳的心中也是悲哀叹息。

    他对于上古文明的研究也是日渐深刻。

    无论是哪一条文明之路,如今的人都是落后了上古文明不知道多少个台阶,但是如今的人却不将精力用在研究和发展上,平

    白的天天斗争内耗,的确是有些目光短浅的味道!

    “我准备利用这次人族和魔族的斗争,将一些上古文明的成果逐渐的推开!”

    方岳品了一口暗方的仙茶,然后目光颇为平静的说道。

    “你不恨天都王城的贵族,不恨银河星盟的人了?”

    暗方看向方岳,笑容盈面,但是在他的笑容中方岳察觉不到丝毫的欢喜的意思。

    “恨啊!谁说我不恨了!我是只让他们在临死之前发挥出最大的价值,你以为这次你们魔族的螳螂捕蝉的背后没有麻雀跟在后面吗?毁灭魔族早就已经在海伦星球中安营扎寨了,他们就是在等待人族和魔族的战争全面爆发,最后渔翁得利将两大族群的人一网打尽,并且将你们收获的上古文明的遗迹成果统统收缴了!这人族强点,可以拖死更多的毁灭魔族,这样我也好展开我自己后续的计划啊!”

    方岳丝毫不顾及隐瞒自己内心的想法,将他的计划和盘托出。

    暗方轻叹:“可惜了,银河星盟的人有眼无珠竟然将你变成了他们的敌人!否则的话,你若是银河星盟真正的铂金级别的轮转境种子,他们根本就花费不了太多的资源就能够将你这么一位可以改变整个银河星系未来格局的强者,这银河星系也就不是如今的这种局面了!”

    “这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卖后悔药的,既然是他们自己做出了决定就要为自己的决定承担后果!”

    方岳轻轻的摇晃着自己杯子里的茶水。

    暗方不再说话。

    “我之前答应你的,只要你解开了那张图纸上面的秘密,我便是送你一场机缘,虽然那图纸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珍贵,可是我也不会食言而肥的!这是一枚上古文明的传承结晶我赠送给你,它可以让你的意念重新穿越回上古文明的时代,然后在那个虚幻世界里呆上一百天的时间,只可惜,这东西只能够承受的住教主境层次以下的魂魄,否则的话,我也想要回归上古文明,在那个时代中生活一段时间,感受那个与众不同的世界!”

    暗方满怀遗憾的对方岳说道。

    方岳接过了水晶,轻声道谢。

    “方岳,希望你未来在种族战场上遇到我的弟子的时候可以手下留情,这算我欠你一份人情,至于谁是我的弟子,你只要遇到他,你就会自然知道了!”

    暗方向方岳抱拳。

    方岳点头应允。

    随后方岳和暗方有谈论了半个时辰,从上古文明到如今的银河系的局面几乎是无话不谈。

    时间流逝的飞快,天色渐暗,方岳便是向暗方告辞,然后离开了暗方的别院。

    在方岳走出别院数公里之后,他的心中忽然一动,再次回头,身后还哪里有什么别院,全部都是一片茫然无际的荒野之地!

    很快,方岳便是回到

    了天都王城之中。

    他的店铺的门口,一个身穿银色甲胄的公子哥正在焦急等待。

    他的眉宇间聚拢丝丝缕缕的愁云。

    方岳瞥了一眼他的服饰,正是银河星盟的人。

    “方岳大人您终于回来了!”

    那身着银甲的公子哥看到了方岳,好像是看到了大救星一样,直接贴到了方岳的身上。

    方岳一把推开,微微皱眉。

    “离我远点,我对男人没啥兴趣!”

    那公子哥讪讪,并未生怒。

    因为他知道,如今能够拯救他们家族的人只有方岳一人了!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