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系统已上线 > 445 黄昏的终结(二五)消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weilaitian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445

    张孝看着阳光中自己的手、看着手中乔瑟夫燃尽的灰烬、看着那些灰烬也在阳光中灰飞烟灭,不由得张孝嘴角勾勒出一丝哂笑来。

    “乔瑟夫·乔斯达,呵……”

    未尽之意,全在这一声笑声里。

    不过这也并非全是嘲讽的笑,其中,也还有着一丝钦佩。

    非是其他,那只是为了乔瑟夫竟然甘愿牺牲自己,也要为空条承太郎求得一份生机的那份亲情。

    “原本应该是利用自己的替身压抑住身体的内的「异种」血脉了吧,也许还要加上T病毒,但如今却为了空条承太郎主动接受了那份被诅咒的力量……”

    “……值得吗?”

    乔瑟夫·乔斯达自然无法回答他的话,但看他直至死亡也站在空条承太郎面前……应该是值得的吧。

    只不过……

    “我可不认可这样的牺牲,谁的命不是命,哪有为了后代牺牲自己的道理……你说是吧,空条承太郎?”

    张孝突然对着身前那还正趴在地面上、似乎还在昏迷中没有恢复神智的空条承太郎问道。

    “……是啊,那不正经的老头总是这样,自以为是的很,结果这一次……”

    原来空条承太郎不知何时已经恢复了神智,一边回答着、一边慢慢坐了起来,靠在门廊的柱子上。

    虽然眼前的空条承太郎身受重伤,虚弱无比,而且乔瑟夫的死亡显然对他的打击极大,但张孝眯了眯眼睛,掩饰住震惊,更是暂时压抑住自己立刻动手的欲望。

    “你什么时候醒的?”

    “就在老头子惨叫的时候吧。”

    “哦?那你还见了他最后一面,这么说他也是死而无憾了吧。”

    乔瑟夫·乔斯达为了给昏迷的空条承太郎争取一线生机,才接受了血液里那被诅咒的力量,变成了……那样的不死的怪物。

    付出如此代价,为的就是给空条承太郎拖延时间,如果能看到空条承太郎恢复清醒,想必真的会如张孝所说——死而无憾。

    “……”

    空条承太郎没有说话,他只是伸出手,从身前的地上捡起了乔瑟夫脑袋被砍掉的时候、掉在地上的牛仔帽,眼神中带着不明的情绪。

    张孝张了张嘴,但还是没有开口就紧紧抿起嘴唇,哪怕嘴唇被自己咬破也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虽然空条承太郎似乎很平静的和他交流,但他可没忘记半分钟之前正是他亲手杀死了对方的外祖父……而且是两次。

    这种情况下,张孝自然会紧张,因为他知道,空条承太郎强烈的杀意正是掩盖着平静之下,而现在的沉默,更是他在缅怀自己的祖父。

    这样的的沉默仿佛拥有力量,压抑伴随着恐惧,让张孝仿佛看到坐着的那个男人身上燃气的杀意怒火,这让他不敢开口,不敢打扰对方的宁静。

    仿佛一旦开口,迎来的就是自己的死期。

    当然,这也说明了空条承太郎吃定了他,给张孝的压力太大。

    不过张孝就是张孝,也许会被吓住一时,但绝不会被吓住一世。

    他猛地握住拳头,身上的梦魇之铠闪过更加黝黑的颜色,完全压住了他的恐惧,让他恢复冷静。

    于是,张孝又嘲讽笑道:“可惜他是个吸血鬼,又被太阳烧成灰烬,大概没有灵魂一说,死了就是彻底死了,憾不憾的和他无关。”

    “……”

    空条承太郎依然没有说话,只是他紧紧握着牛仔帽的手,已经出卖了他的真是情绪。

    张孝见状,浑身再次一紧,但心中终于稍稍松了口气。

    之前他没有立刻动手,固然是因为空条承太郎奇怪的状态给他带来的压力,但未尝没有其他原因。

    空条承太郎这个人,替身可怕,精神力也强大到可怕,但最令人恐惧的还是他的冷静和理智。

    别看他此时死了爷爷又一身重伤,但其实刚才平静和他交流的空条承太郎才最让张孝感觉到压抑。

    但现在看来空条承太郎也不是个圣人、能够完全不受外魔(外在情绪)影响,他还是有着自己的情绪。

    此时的沉默、压抑正是更了张孝信心。

    有些人,遇到悲惨的事会消沉,而有些人,遇到悲惨的事却会冷静奋勇,毫无疑问空条承太郎是后者。

    不过,如果不是悲惨而是愤怒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因为愤怒,会消磨冷静,而失去冷静也就失去理智!

    张孝再次强忍着心中越来越盛惊悸,“再接再厉”道:

    “啊,对了,也不知道他身上的吸血鬼血统是哪来的,你们这个世界的吸血鬼应该早就已经灭亡了才对……除了一个人,DIO。”

    张孝的话终于让那个一直坐在地面,平淡如水的男人抬起了头,能看到,那双眼睛依然锐利,锐利到逼人,虽然坐在地上,却给人一种从天空俯视的感觉。

    不过张孝装着毫不在意空条承太郎目光的样子,只是若有所思的接着念道:“我记得我所知道的「历史」里,DIO虽然曾经吸干了乔瑟夫的血,但最终应该被你杀死了才对,连带着乔瑟夫又做了次换血手术,侥幸取回了性命,难道这个世界里……”

    他转过眼睛,终于看向空条承太郎,看着他眼中的愤怒、痛苦,脸上却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哦,看样子,这里的历史果然和我知道的很不一样啊,DIO没有被你杀死是吗?”

    “那你们是怎么从埃及回来的?那乔瑟夫是怎么取回自己的小命的?……”

    “……我记得,DIO可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人啊。”

    张孝意味深长的看着空条承太郎的眼睛,最后又把目光放到了承太郎手上紧握的乔瑟夫的牛仔帽上。

    他的眼神仿佛意味着什么,又仿佛一切只是空条承太郎的臆测。

    但,乔瑟夫的牛仔帽已经完全被空条承太郎的手捏扁,他痛苦的闭上了眼,虽然他什么也没说,但毫无疑问,无论张孝眼中到底有着什么意思,空条承太郎都看到了最让他愤怒无言的那一种……而这,说明了张孝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也就是在这时,张孝突然暴起。

    他脚一踩一踏,整个人如同瞬移一般,从阳光中一下就“闪”到了阴影中的空条承太郎身边。

    这整个过程中,他的速度快的惊人,但却连一丝声音、一点儿风都没有升起。

    这看着诡异,其实张孝是借用了梦魇能够沟通阴影次元的能力。

    虽然他不能像过去那样随意借道阴影次元玩瞬移,但擦个边,走个快车道超车还是能够办到的。

    正是这一直隐藏的杀招,才是张孝看到空条承太郎回转苏醒而没有落荒而逃的底气所在。

    张孝看着仍然痛苦闭着眼的空条承太郎,眼中没有一点动摇。

    去死吧!

    唰——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