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我不会武功 > 第一卷 缘起风云 第四百九十五章 上官凌玉的挑战

第一卷 缘起风云 第四百九十五章 上官凌玉的挑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weilaitian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白玉金上,上光凌玉与项云四目相对,两者皆是目光平静,却仿若有无声的火花绽放!

    “凌玉见过世子殿下!”

    “三年前来到龙城,便曾听闻世子殿下大名,只是恰巧殿下离开龙城,凌玉无缘得见,想不到今日终于得见世子真容。”

    上官凌玉平静的注视着项云,温和的嗓音如清风拂面。

    “呵呵……”项云闻言淡淡一笑,亦是说道。

    “哪里哪里,本世子倒是早就听闻,龙城来了一位学究天人的女博士,心中一直好奇的很,只是当年被学院驱逐,只能随家父返回西北,无缘相见。”

    “今日一见,先生原是这般气度不凡,姿容绰约的佳人,本世子当真是相见恨晚!”

    听到项云竟是如此直言不讳的,说出被国教学院被驱逐的事情,虽然口中对自己颇有逾越之词,可是目光却是清澈如水,上官凌玉的眼中闪过一丝讶异之色。

    她淡淡的说道:“殿下的言行举止,当真是异于常人,令人记忆深刻。”

    “不过,比起这些来,世子殿下的才华,倒是教人敬佩不已,方才凌玉在后院便听说了,殿下您所赋诗词,以及几幅绝妙对联,皆是令人叹服。”

    此言一出,在场的女子倒还好,如项坤以及国教学院众学子们,顿时便红了眼,心中生出嫉妒之意,上官凌玉竟然如此盛赞项云,这让他们,感到了十分的不爽!

    而面对上官凌玉的夸赞之语,项云却是面上神情不变,心中反倒是越发的警惕,这个女人看似平和温顺,却总给他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项云不得不防备。

    “呵呵……上官姑娘说笑了,区区吟诗作对的小把戏,岂敢在姑娘面前班门弄斧?”

    “世子殿下过谦了,殿下胸怀大才,先前更是一人挑战天下文人,既然如此,凌玉一介文人,是不是也能够与殿下切磋一二呢?”

    “嗯……!”

    上光凌玉此言一出,在场众人皆是心中一震,而项云更是瞳孔骤然一缩,心中暗道,果然是来者不善!

    上官凌玉依旧是满面春风,语气温和的说道:“不知殿下,可否赏光赐教呢?”

    上官凌玉登上白玉金后,做的第一件事情,竟然就是挑战项云,如此出乎意料的举动,顿时惊的全场沸腾起来!

    “嘶……上官先生出手了,她竟要挑战世子殿下!”

    “以上官先生的大才,就连国教学院内,好些老讲师们,都要甘拜下风,她的学问,早已经是风云国顶尖水平,有她出手,世子殿下虽然也是有真才实学,那也是必败无疑呀!”

    “说的是呀,我曾经可是听过上官先生授课,当字字珠玑发人深省,引人入胜呀!”

    “嘿嘿……引人入胜,我看你是瞧着人家上官先生的绝色姿容,想入非非还差不多吧!”

    “胡说,胡说,上官先生乃学院最年轻的讲师,教书育人,乃圣人门生,岂能言语轻浮,有辱斯文!”

    “……”

    广场上众人声浪沸腾,但无一例外,皆是认为上官凌玉的学问,自当凌驾于项云之上,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高台之上的屠太师,眼见这一幕,不由眼前一亮,心中大喜,笑道。

    “哈哈……有上官先生出手,哪怕这世子殿下学问大过天,那也是天上更有天呀!”

    孟文成亦是深以为然的点头道。

    “上官先生在我国教学院任教三年,其学问之深厚,有目共睹,即便是在诸位讲师之中,也能够名列前茅,琴棋书画样样精绝,特别是琴艺,便是整个风云国,也是无人能及!”

    众人皆以为然,就连上官云德亦是抚须点头道。

    “这位世子殿下一别三年,如今倒也是让人刮目相看,不过其性情过于狂傲,目中无人,实难管教,有凌玉出手调教,倒也算是功德一件。”

    闻听此言,屠太师不由眉头微微一皱,因为他从上官云德的言语之中,竟是听出了一丝惜才之意。

    难道这老家伙亲手将项云赶出了龙城,如今见他才华横溢,学成归来,又升起了爱才之心,想要将其收入国教学院?

    众人心中各有所思,然而,一切的焦点,仍旧集中在白玉金之上,上官凌玉与项云之间,此刻,上官凌玉发出了挑战,等待项云的应战!

    项云凝视着眼前的女子,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对方的眼眸,注视良久,对方的眼中依旧是平静无波,没有任何的隐晦情绪表露,依旧那般温和平静。

    但越是这般,项云的心中反而越发的不安,正当他心中犹豫之际,却是忽然感到身后有人,轻轻捅了捅他的后背。

    项云转头看去,只见牛胖子正贼溜溜的躲在自己背后,冲他低声道。

    “老大,你可一定要加油呀!”

    闻言,项云不禁是满脸疑惑之色,低声道。

    “你小子不是喜欢上官凌玉吗,怎么,还想让我当众取胜,让她难堪?”

    牛胖子闻言却是一脸鄙夷的看着项云,砸了咂嘴不屑道。

    “老大,你还想赢了玉儿,你这是在开玩笑吧!整个龙城谁不知道玉儿的‘琴棋书画’皆是顶尖的,就凭玉儿的学问,只怕是三个你也不是人家的对手呀。”

    “呃……”项云言语一滞,愕然道:“那你给我加油干什么!”

    “我这不是思忖着,你要是坚持久一点,然后再输得一败涂地,就显得比赛更跌宕起伏,这样玉儿赢得也更有排面,成就感一些呀。”

    牛胖子说着,还就用温柔的眼神看向了上官凌玉的方向,心思显然已经飘远了。

    然而,下一刻,牛胖子就被脸上的一阵剧痛,给惊醒了回来。

    “嘿呀……你小子,八字还没一撇,胳膊肘就已经往外拐了?”

    “哎哎哎……疼疼!”

    牛胖子疼得声音都变了调,几乎快叫出猪叫声来,连忙解释道。

    “哎呀,老大,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呀,您可是我的亲老大,我这胳膊肘哪里会往外拐,再说了,这玉儿都已经跟俺们是那啥……很快咱也是一家人了,谁也不是外人呀。”

    项云闻言,顿时又想起了那封所谓的情书,无可奈何的一摇头,这时候背后,却再次传来了上官凌玉的声音。

    “凌玉真心请教,不知殿下可愿赐教一二。”

    项云心中冷笑,这女人还真就抓住自己不放了,也罢也罢,既然你想要跟我比试,我也来探探你的虚实,看看是不是真的有,传说中的这么厉害!

    项云心中有了决断,当即转身应承道。

    “既然上官姑娘有此雅兴,本世子岂能不从,只是不知上官姑娘想要与在下比试什么?琴棋书画,吟诗作对?”

    听到项云答应了比试,上官凌玉笑容恬静道。

    “多谢世子殿下赏光,先前世子殿下所作诗词对联,皆让凌玉钦佩不已,此刻便不再献丑,不知殿下可否听凌玉弹奏一曲,再对指点凌玉一二呢?”

    “嗯……?”

    项云闻言,心中微微一动,目光自然而然的,落在了上官凌玉身旁摆放的,那一张淡棕色的古琴,这女人竟然要和自己比试琴艺?

    想起了先前后山发出的奇异琴音,项云眼中顿时闪动着思索的光华,最终,却是没有拒绝,点点头道。

    “一切依上官姑娘所言,本世子自无不从。”

    上官凌玉从蒲团上起身,朝着项云施了一礼道:“多谢世子殿下,还请殿下上台一叙!”

    上光凌玉竟然邀请项云到白玉金之上,与之相对而坐比试琴艺,而项云既然已经答应了比试,自然不会再有任何犹豫,他倒想要看看,这女人究竟有何手段。

    当下,在上官凌玉的示意下,国教学院内,立刻有人搬来蒲团桌案,设立在白云金东西两侧,上官凌玉居于西侧,让项云居于东侧。

    此刻项云身前摆放了十张古琴,色泽、长短、工艺……各有细微的区别。

    “世子殿下,这是凌玉当年游学天下,所收集的古琴,每一张古琴皆是当世精品,您可随意挑选自己称心如意的琴。”

    项云低头扫了一眼地上的十张古琴,便收回了目光道。

    “无妨,本世子对琴并不挑剔,随意一张皆可!”

    说罢,项云竟然直接来到蒲团上,自顾自的坐下,端起桌案上的香茗,悠然品尝起来。

    项云的如此举动,顿时令在场众人心中惊诧不已,要知道,比试琴艺,一张好琴那可是万金难求。

    为了公平起见,上官凌玉给项云准备了十张古琴,任其挑选,而项云竟然没有多看一眼,便草草决断,这未免也太过自信了一些!

    而对面的上光凌玉见状,也是微微一怔,命人给项云随意挑选了一张古琴,撤下了其他九张古琴。

    众人心中惊疑不定,而项云却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以自己这抚琴的水平,别说是分辨古琴的品质高低,就连弹奏曲目,估计都够呛的。

    当年他也就是看到自己大学的班花,选修了古琴课,他悄悄的跟着去听了几节,勉强会些基础的手势和音节罢了。

    不过此刻对于输赢,他已经不在意了,倒是对眼前这个女人升起了好奇之心,他总觉得上官凌玉与自己比试琴艺,并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而此刻,上光凌玉也坐到了蒲团之上,将古琴摆放在身前的案几上,桌案一角,铜兽香炉之中,一缕青烟寥寥升起。

    上官凌玉十指如葱白,轻轻伏按琴弦,发出一声悦耳铮鸣……

    “世子殿下,凌玉便先献丑了。”

    项云斜睨此女,淡笑着伸手。

    “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