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主角定制 > 第十八章 归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weilaitian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对于老张同志这番馈赠,张洛表示冰清玉洁的自己实在难以接受。

    他有心将其删除,但考虑再三,这毕竟是生父留给自己的礼物,有一定的纪念意义,也是老张同志的一番辛苦。

    从这个角度来讲,终究还是决定保留。

    只不过出于某种复杂心理,张洛还是将文件夹的名字改成了“学习资料”。

    ……

    ……

    第二天,早八点,事务所渐渐开始有员工上班。

    两位副总更是身先士卒,来的极早。

    当闫霜大美女敲开总经理办公室的门,看到张洛的时候,不禁吃了一惊。

    “张总,你昨晚没睡好?哎,你不会在办公室过的夜吧。”

    闫霜吃惊地问道,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工作讲究细水长流,你虽然年轻,但也不能这么拼命啊。”

    说话的时候,她精致的面容露出一丝责怪。

    盯着黑眼圈的张洛神情有些萎靡,淡淡地看了眼闫副总硕大的胸怀以及短短的裙摆,摇摇头,毫无所动地说:“闫姐,我先去洗把脸。”

    顿了顿,他终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深深地叹了口气,迅速离开,留下闫霜怔在原地感觉莫名其妙。

    ……

    上午九点,会议室里。

    张洛又精神抖擞的坐在了主位上。

    毕竟是年轻人,精力充沛,熬夜根本不算什么,洗把脸又是一条好汉。

    下首,两位副总也各就各位。

    赵序检查了一番录像,率先说道:“昨晚一切正常,隋玉在灵通散人的教导下一直在练习内功,没有任何意外发生,整个世界运转也很健康,按照隋玉目前的练习进度,想要基本掌握这门内功,还需要至少十天。”

    “十天,还真是短啊,隋玉的天赋设定的还是挺高的嘛。”闫霜眨眨眼,说道。

    “是的,按照我们的设定,只要打通了经脉,隋玉以后的练功速度将会是妖孽级别的。”赵序说道。

    张洛放下咖啡杯,目光清澈道:“对那个世界而言,他这种速度已经是妖孽,但对我们而言,还是太慢,演员那边沟通好了么?”

    “沟通好了,随时可以出演。”

    “那好,立即加速时间,隋玉是时候装一波逼了。”张洛果断说道,同时转身躺进了虚拟仓,很快的,他再次降临在了灵通散人身上。

    ……

    紫竹峰悬崖底。

    十天时间一晃既过。

    “哈!”

    盘膝打坐的隋玉骤然绽开双目,两只眼睛刺出明亮的光束,嘴巴张开,吐出一道纯白气息,犹如利箭,经久不散。

    “很好,你已经初步掌握了菊花宝典的窍门,入了门,便是坦途,之后只需勤加练习,便可扶摇直上。”灵通散人目露赞赏地看着隋玉,说,“你的天赋极高,学习本门武学更是相得益彰,一日千里,若是为师所料不错,本门神功于你几乎已无阻碍,只要耐下心磨练,超越为师也是大有希望!”

    隋玉起身,施礼道:“多亏师父尽心传授!”

    “好了,你进境如此之快的确出乎为师意料,本门武学全在内功,至于外功招法倒是乏善可陈,你既然天赋卓绝,那便应该行走武林,集百家之长,方才是正道,这样讲,倒是也没有必要传授你其他武功,你我相识也是命中缘分,今日你已学成,就便离去吧!”

    隋玉闻言顿时呆住,他愕然道:“师父,怎么这么快就要我走?”

    张洛怒道:“你还问我为啥?食物都被你小子吃没了,你再不走,还想啃树皮吃草根不成?”

    “……”隋玉当即语塞,转念心想,要说树皮,那也早被师父你啃光了啊……

    “师父,不是我不想走,主要我现在也走不了啊。”隋玉摊手道。

    他心中也很纳闷,按说谷底不辨时辰,但估摸着也过去了不少时日了吧,怎么轻盈师妹还没有设法前来搭救自己?

    以青盈对自己的情谊,一旦判断自己出了意外,必然会前来寻找,对于这点,隋玉还是有自信的。

    然而这些天过去,却始终没有动静。

    这让他心中也略微打起鼓来。

    然而下一刻,却见“灵通散人”忽然仰天长笑起来,其笑声竟无比雄浑,震的整个山谷都嗡嗡作响。

    笑罢,便听他道:“好徒儿,直到如今,你还以为,这地方真的困得住为师么?”

    “什么?”隋玉惊愕。

    张洛不屑地笑道:“当初受伤跌落山谷,的确曾被困一段时日,不过等我恢复功力之后,这地方早已困不住我!以为师的武功,这悬崖虽高,但有这许多藤蔓借力,若是想走,你真以为真的无法离开?”

    “不瞒你说,这些年来,为师便时常爬上山崖,在武当山中行走,猎取兽类饱腹,不然你以为我怎么活的到现在的?”

    隋玉一脸懵逼道:“师父,你之前和我说你吃一顿饭,可以撑一年。”

    张洛哼了一声,说:“为师吹牛逼你也信?”

    “……”

    “你这傻徒儿,武林高人又如何,难道真能辟谷了?真气雄浑又如何?还能当饭吃不成?世间无知之人将张三丰叫做神仙,难道他还真的是神仙了不成?依旧还是凡夫俗子,吃喝拉撒,一个不少!”

    “……既然如此,师父你为何还要留在此地?”隋玉忍不住问道。

    张洛摇头,摆出一副高人做派,故作深沉道:“徒儿,世人愚昧,世道肮脏,为师无欲无求,只求自在天地间,至于富贵荣华否,居所舒适否,又算的了什么?”

    这番话说的云山雾罩,翻译过来大概就是:我这种高人的想法你不懂。

    隋玉的确不懂,他想不明白在这破地方生活有啥意思,不过他懂得尊重别人的选择,尤其对方还是自己的师父。

    张洛懒得浪费时间,干脆利落道:“好了,不要多想,为师这就送你出去!”

    说罢,一伸手,单手抓住隋玉胸口衣服,猛地一拽,便将隋玉整个人用胳膊夹住,之后便见灵通散人体内真气流转,轰然作响,其浑身毛发无风自动,一股如山渊海啸的可怕气势喷薄而出,隋玉当即只觉得自己宛如泰山脚下的一粒石头。

    这才明白自己空有雄浑真气,但在武学一道上,依然只是初入门径。

    正惊叹间,他便觉得眼前景物一花,四周风声顿起,下一刻,便见灵通散人在悬崖藤蔓之间灵活纵跃,宛如老猿,速度极快,几乎看不到身影所在,唯独其不断攀援而上,拔地而起,不一会,谷底事物便已经变得渺小如蚁。

    之后,隋玉又觉得自己穿行于云海之间,又不知过了多久,他猛地被扔在地上,摇摇头,定睛一看,愕然发现自己已躺在紫竹峰顶!

    环视四周,哪里有灵通散人半个影子?

    隋玉这才明白灵通散人已经离开,一时间心中百味杂陈,与这位便宜师傅相处时日极短,中间又发生过不少误会,然而说到底,其对他已有再造之恩。

    如今分别亦如幻梦,只是感觉到体内的精纯真气才知道此事非虚。

    隋玉当即起身,红着眼睛,跪在崖畔,冲着云海磕了三个响头,喃喃道:“师父,徒儿去了!”

    而后起身,擦去泪水,望着远处的武当派,脸上露出冷笑。

    “宋文书!我隋玉,回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