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康熙嫔妃传 > 第六十七章:处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weilaitian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就在这十分紧迫的关头,远处突然传来太监的喊声:“皇上驾到。”

    这一声吆喝,更是将所有的人吓得魂飞魄散。

    嫔妃们一直低着头,玄烨走近之后,分别在各宫嫔妃的面前溜转了一圈,然后又怒声的吩咐身后的人:“全部带回去。”

    回到宫里,德妃、宜妃等人,一个个都跪在了仁宪太后的宫里,仁宪太后手里拿着拂珠,脸色十分严肃,慢慢的从座椅上站起身子,一边走着,一边开口说道:“方才皇上对哀家说了,说是不想看到你们,所以就将你们交由哀家处置。宜妃,你先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宜妃支支吾吾的,说不上话来。好半天才说道:“臣妾与郭常在到寺庙去敬香,回来的途中就发现德妃带着勤贵人在外面幽会男子。”

    宜妃正说着,德妃斜着眼神,立刻将目光投到她的身上,顿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而是勤贵人回答说道:“宜妃娘娘还真是拜佛成性,您若是诚心拜佛敬香,宫里不是有寺庙吗?用得着您去宫外。”

    仁宪太后一听,立刻回道:“是呀!宜妃,宫里也能敬香,你用不着到宫外去。”

    宜妃又回答说道:“是因为一年前,臣妾曾经在那里许了一个愿,今年就得须去哪里偿还。”

    勤贵人说道:“看来宜妃娘娘对宫外的寺庙,还真是爱不释手呀!”

    宜妃反驳说道:“勤贵人说话请注意点,本宫何时对宫外的寺庙爱不释手了。”

    勤贵人又说道:“难道不是吗?‘回云寺’你可是常客。”

    勤贵人正说着,宜妃立刻将利索的眼光射向德妃。

    此时,仁宪太后大声说道:“各自都给哀家少说两句。宫外私会男子,本该送去慎刑司,可你们今后都是要侍奉皇上的女人,就免去皮肉之苦。不过,这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宜妃、德妃,还有勤贵人,哀家罚你三人去菜园替换那些种菜的老宫女种菜三十日。”

    仁宪太后刚说完,宜妃急得大叫起来:“啊……,去菜园种菜?做别的不好,太后为何要罚臣妾们去种菜。臣妾哪里受得了那浇菜的馊水味道,那馊水都是宫里人的肚子里拉出来的,臣妾不去。”

    宜妃是臣女出身,自然没做过苦活,更别说让她去菜园挑馊水了。

    然而勤贵人和德妃,两人都没有回拒,勤贵人连忙向仁宪太后说道:“太后,嫔妾和德妃娘娘愿意领罚,去菜园种菜。”

    就这样,德妃、宜妃,还有勤贵人,各自换下宫服,穿上简单而朴素的衣物,带上自己需要用的物品,来到菜园。

    进了菜园之后,德妃见到勤贵人还为范连辰的事愁眉不展,一边安慰着她,一边说道:“人死不能复生,你节哀顺变吧!早些忘了范连辰,对你们女子二人只会有益无害。”

    勤贵人说道:“要突然之间忘掉一个人,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德妃为了能让勤贵人尽快忘掉范连辰,竟说一些与范连辰无关的事。

    勤贵人和德妃在菜园里四处看了一下,周围都是绿油油的,倒觉得此时不是被处分,心情逐渐变得心旷神怡。

    勤贵人先开口对德妃说道:“德妃娘娘,您有没有觉得,太后处罚咱们来菜园做苦役,嫔妾反倒觉得是一件趣事。记得小时候,父亲在京城当差,母亲也没空管嫔妾。嫔妾从小就跟着外祖母在会稽山下种菜,如今进了皇宫,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成天过着锦衣玉食的日子,反倒怀恋起那时候。”

    德妃回答说道:“本宫也是,长辈们身为奴才,本宫从小就没过上一天的好日子,每日不是种地,就是种菜。自打进了皇宫,才算摆脱那种日晒雨淋的生活。”

    德妃刚说完,勤贵人远远就冲着宜妃大声说道:“只怕有些人,要含诙谐意了。”

    宜妃听了这话,气得将手里的东西扔到地上。

    勤贵人没再理会宜妃,看着周围的菜苗都长得很好,就拿起木桶去挑馊水浇菜。

    德妃见了,连忙说道:“还是本宫来吧!本宫力气要比你大,而且这馊水还很臭。”

    勤贵人回道:“不要紧的,嫔妾可以的。”

    “那本宫,也找两只木桶来,两个人要快一些。”

    德妃说着,就去柴房找木桶。

    德妃和勤贵人各自挑了几次馊水,勤贵人突然说道:“许久没闻过了,的确很臭。”

    德妃说道:“那你拔掉蔬菜去柴房做饭,这里有本宫就好了。”

    “这那行。”

    就在这时,勤贵人又突然说了起来:“德妃娘娘,您还记不记得‘卧薪尝胆’的故事。”

    德妃回道:“当然记得呀!春秋时期,吴越两国相争,越王勾践战败之后,据说他睡觉是睡在柴草上面,吃饭和睡觉之前都要先尝一下猪的苦胆,策励自己不忘耻辱,经过十年的集聚,后来才打败了吴国。”

    勤贵人又说道:“德妃娘娘,听说从春秋战国之后,这个故事的精神广为流传,自今依然存在。尤其是在越国,会稽和诸暨一带,嫔妾曾经都看到过,那些以盈利为生的坊主,都学会了。尤其是在盈利失败之后,都习惯采取‘卧薪尝胆’的方式,期盼着来日能够光复盈利。”

    “那你是说,如今咱们沦落到菜园种菜,也该采取这种方式。好,明日本宫去市场的时候,带两个猪胆回来,各自一个。”

    德妃和勤贵人说着,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接着,勤贵人继续说道:“娘娘,不过话又说回来,这越国人呐,真不会起个带头作用,比如勾践大王,只准你与他共患难,不允许你占到他的好处,在诸暨,这样的坊主多之又多。当然了,并不是每一个坊主都是这样,但及大多数的都是如此。哪像皇上一样,赏罚分明。”

    “你在诸暨待的时间长,自然见多识广。”

    “例如说,那些年嫔妾和秦姑娘她们在诸暨的时候,一心一意的做苦活,忠心不二,那些坊主与勾践大王一个样,甚至还比勾践大王更卑劣的。后来嫔妾就暗自起誓,往后追随头目人物,永远不会追随越国人,更不会追随诸暨人。”

    “从前听说北方人看中的情意,南方人看中的是财物,看来这句话是有依据的。不过,听你这么一听,南方人再看中财物,也不像你方才所说的那些人士。先不说这些了,做饭去。”

    德妃说完之后,就和勤贵人一道进入菜园之中,采摘一些蔬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