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无相进化 >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师仙子的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weilaitian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轰!

    人皇一念,苍天之下,大地之上,举世之间莫不惊颤。

    这是万古未见之变局,来自人间的生灵将要逆伐上苍,举朝飞升!

    话音落下,李世民一龙当先,数百大修士与数万修士大军紧随其后,战鼓轰鸣震碎虚空,大军如洪流,前方莫有敢与之相抗者。

    这样的气势,这样的威严,让大地之上仰望的众生都不由自主的相信,这位人间帝王真的将要完成这样的伟业,开创神话,登临上天,成为天帝!

    “凡人啊,总是不知天高地厚。”

    就在大唐仙军气势如虹,所向披靡之时,所有人血沸腾的战鼓与嘶鸣突然全都消失了,天地寂寂,只剩这样一道轻叹幽幽响起,在众生耳中回荡,悠悠不绝。

    话音落下,众生为之惊愕,世间的诸多强者,全都因这一句话而神情大变,显露出不同的反应。

    帝踏峰慈航静斋内,后山圣林中化作九宫模样于波旬佛祖佛像身前诵经修行的九头金雕双目内闪过一抹惧意,她隐约猜到了这声音的主人,想到那个曾一巴掌将他镇压至今的恐怖男人,骄横如她,而今除了恐惧之外,竟生不出丝毫其它念头。

    圣女师仙子嘴角微扬,明眸含笑,千年的等待与守候,所有的孤独与寂寞,都在这一刻苦尽甘来地绽放。

    花果山上,一只魁梧的猴子扬天而望,他望的不是李世民,而是更高处的虚空,双拳握紧,目光如炬,战意沸腾……他这一生,斗天斗地斗如来,就差一个赢了如来的真尊了。

    胜如何,败又如何?

    他只为战斗,直至苍天之下,再无人比他更高。

    “真尊,你要阻朕?”

    李世民仰天大啸,此时此刻,他已无法停下,也不可能停下。

    “天帝的帝冠很重,你的头承受不起。”

    “没戴过,怎知其重?”

    李世民对来自上天的答案显然很不满意,千年的至高无上让他无法再满足只做一个人间帝王。

    千年来积蓄的强大力量,更让他坚信即便拦在上面的是曾今击败如来的真尊这座大山,也依然可以被推倒……天定圣人,人亦定胜天!

    “杀!”

    抬臂一震,李世民手中浮现一柄黄金圣剑,此乃天子之剑,他以人间信仰凝聚千年而成,代表了人皇的尊威与众生的意志,此剑在手,他便可胁迫众生与他一同逆伐苍天。

    他和幕僚推算过无数次,仅凭这口苍生之剑,无论是曾经的如来还是真尊,都可被斩落。

    只不过,如今的真尊,可远非当年可比啊……

    轰!

    天阳,神光万丈。

    光明,永恒无量。

    寂灭,无远弗届!

    赫然只见,在那苍穹之上,不知存在了多久的太阳竟然爆开了,无穷无尽的太阳之光来到人间,化作烈火焚毁一切。

    什么数百大修士,数万大军,什么千古一帝,在这样的天灾面前,全都显得如此渺小而脆弱,全都成了笑话,连一声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便已是灰飞烟灭。

    “朕乃天子,除天之外,谁可与敌?”

    李世民是仅剩的几个没有在第一波太阳火雨中焚寂的人,眼见着自己千年心血毁于一旦,登时怒欲狂,天子之剑高高举起,整个大唐之内的亿万子民,齐齐一颤,而后便忍不住跪地膜拜,献上自身的信仰。

    堆沙成山,聚水成海,亿万信仰之力融汇之后,那口天子之剑当真有了几分天道圣剑的气息。

    然而……

    砰!

    天空所有剩余的太阳之光也怵然凝聚,令世间只剩这唯一一道光芒,除此之外,整个天地都陷入永暗。

    随之,天光与众生之间轰然相撞。

    仿佛天与地,上苍与众生的对抗。

    而结果,无比残酷。

    终究没能诞生什么凡人逆天的壮举或神话,在属于上天的太阳之力下,李世民手中的天子之剑如冰雪般融化,从剑尖开始,随着太阳神光的前进而寸寸后退。

    每一寸的崩溃,都意味着天帝的夙愿正在离他远去。

    非但如此,连人间帝王这个称号,也将不属于他。

    因为上苍虽从不拒绝来自大地的挑战,但对于失败者,也从来都是以无情天罚惩戒之。

    “凡人,你已经尽力了,可还有遗言?”

    “天穹之上,可有天宫与天帝?”李世民面色凄白,双目迷离,一身修为都在远去。

    “会有天宫,天宫也需要一个主人,且在千年前就已经定了,但却不是你李世民。”

    从天穹传来如此回复,李世民回光返照般,双目之中精光突闪,大声喊道:“是谁?”

    当~~~~~~~~

    一声幽古的天音响起,接着黑暗之中无限光明绽放,太阳消失的地方,一座天宫如神阳般浮现,光芒夺目,凌驾于日月星辰之上。

    紧接着,自那宫门前,一条九彩圣华形成的光路自天上铺陈而下,一直来到帝踏峰,来到慈航静斋那座宫殿前,来到正仰头凝望的圣女仙子的脚下。

    “师仙子,你太让本尊失望了,给了你千年时间,不但没有推翻你那个不成器的佛母娘,还让李世民坐大差点踩到头顶,作为惩戒,本尊便封你为天宫宫主,从此给本尊坐镇天宫,除非天翻地覆,否则永恒不易,你可认罚?”

    来自上天的声音落下,整个世界的亿万生灵,无论人妖鬼怪全都愤怒了,一个个神色狰狞,直欲再次掀起一场伐天之战。

    这算什么惩罚?

    如果是,那就来一万次,让他们永生永世都无法解脱吧。

    “师仙子自知罪无可赦,甘愿认罚。”

    白衣仙子嫣然一笑,随即在亿万道目光的注视之下,莲步轻移,踏上了九彩圣路,被接引着,直向那众生头顶的天宫而去。

    噗嗤!

    便在这时,李世民一口黑血喷出,最后一点精气泄露,一代人皇,就此陨落。

    他这千年的谋划,从本质上来说,并没有做错什么,向往更高处,乃是生命的本能,只不过他最终输给了命,千年前就已注定的天命。

    “猴子,天宫缺一尊战神,你来不来?”

    当仙子在天宫就位时,虚空中又传来这样的声音,花果山上的猴子幽幽回道:“这也是惩罚吗?”

    “不,这是恩赐。”

    猴子闻言,眼角登时抽动,戾气不自觉地弥漫出来。

    明知他厌恶“赐”这个字,却还偏偏要这么说,是在故意刺激他吗?

    “骄傲、矜持、不愿意?”

    隐藏在虚无中的秦长风呵呵一笑,心想猴子还是一如既往的桀骜不驯。

    这让他很高兴,并没有强行将这份桀骜摧毁的意思,因为如果是一个唯唯诺诺的猴子,那也就不是他心中的齐天大圣了。

    那样的猴子在他眼中,毫无存在的意义。

    他愿让猴子一直这样天不服地不怕,就像让那个早已在岁月中消失的另一个血气方刚,赤子本心的自己,以这样的方式继续存在着……

    至于猴子,等将来进入符宇,九天争锋时,他自然就愿意了。

    如他这般好战之猴,一旦看到了那样恢弘壮阔的战场,怎么还忍得住?

    九天相争,强者如云,个个想要与天奇高,那将是何等的荡气回肠?

    光是想想都令人激动,那其中又不知能诞生多少波澜浩荡的故事了。

    接下来,秦长风便不再多说什么了,身化永恒天阳,对这个世界展开如诛仙一样的炼化。

    永恒之光普照而下,众生与万物皆被强行向着符文转化,失败者被磨灭成原始能量飞灰湮灭,成功者则脱胎换骨,踏上一条通往不朽的大道。

    是为永恒符劫,能否渡过此劫,将是天差地别的两种结果。

    符界转化,并不需要秦长风过多关注,所以他一心多用,元神继续推演自己的几大符印。

    天地人三符的合一显化天刑,与魂字符的圆满无缺,都还差最后一步,眼下天庭第一君之战已经进入倒计时,这两样必须至少有一个突破。

    “师仙子,漫漫千年光阴,空闺寂寞,难道你就没动过凡心,想过找一爱人,厮守相伴吗?”

    与此同时,秦长风还显化出一道法相在天宫内,本意是为了嘱咐一些重要的事情,但一开口就变成了这样的调笑。

    师仙子闻言幽幽一叹:“也不是有,只是后来他突然消失不见,千年间我始终找不到他。”

    上苍仙君的法相明显神情一滞,旋即目光一寒,喝道:“是吗,说说看是谁夺走我家仙子芳心后还敢始乱终弃,本君给你做主!”

    仙子认真回道:“他叫河神,真尊知道他在哪吗?”

    仙君法相登时错愕,片刻后金光与银光一闪,身旁浮现出两个与当年一模一样的河神,笑道:“我这里有一个金河神,一个银河神,仙子找的是哪一个?”

    师仙子对金河神与银河神皆不予一顾,千年之后的她,仿佛变得深沉了许多,如空谷幽兰经历寒夜,在朝晨生出露珠。

    她一瞬不眨地望着面前的仙君法相,而后笑道:“师仙子不要金河神,也不要银河神,只要那个无忧无虑,自由自在的河神。愿用一千年化作一条河,他要去天上,我是天河,他要去星空,我就努力变成星河,他若去了九幽地府,我便化作忘川黄泉……”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