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界河之祖 > 第1359章 不见棺材不掉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weilaitian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哪个混蛋敢如此大胆?”华箐脸色一变,就要冲出去了,杨煌急忙手一伸,将她拦住。

    “箐小姐,你是什么身份,我去就行!”

    华箐回过神来,点点头:“我倒是忘记了!不管是什么人,都给我好好教训他,后果你不用管。”

    “开门!开门!”猛烈的敲击声里,院门似乎快被擂飞起来。

    “来啦来啦!”杨煌慢条斯理地走来开门,“箐小姐正在休息呢,谁不要命了,敢这般造次?”

    门一开,杨煌就看到一双横眉和竖目,以及一个不断翕张喷着怒气的鼻子。

    只见外头,立着三条大汉,当先一人,五短身材,头大身小,面目凶恶,但肩头却惹眼地别着两枚华府徽章。

    而他身后跟着的两个大汉,看样子都是府卫,一个个高大魁梧,与他形成鲜明的对比。

    不过,杨煌却是看得出来,那三寸钉比他们危险多了,因为他分明就是个二星府卫。

    “你们想干什么?”杨煌心中暗自嘀咕着,脸上依旧是大大咧咧的模样。

    “哼!”那三寸钉鼻孔里喷出一道怒气,目光直直盯着杨煌:“你是南宫鹰?”

    “正是!什么事?”

    三寸钉冷笑一声:“很好,带走!”话落,他身后那两个府卫,立即如狼似虎般扑上来,一左一右架住杨煌。

    杨煌本来想反抗,但念头一转便放弃了,这两个府卫都是武修者,修为本身就不弱,加上那三寸钉还是两星府卫,杨煌在他们面前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所以,杨煌只是做出惊怒的样子,奋力扭~动着身子:“你们干什么?反了你们,知道我是谁吗?快放开我!”

    “带走!”三寸钉厌恶地瞪了杨煌一眼,转身大步离去。

    两个府卫二话不说,架着杨煌紧飞奔而去。整个过程,只是片刻工夫的事,眨眼间,院门外便是空荡荡,静悄悄的。一路疾奔,没多久杨煌就被那四人带到一座大石门外头。

    石门紧闭,两侧守着四名大汉,门匾上则

    是写着三个大字:“东深狱”。

    “你们想把我投到监狱里,这经过箐小姐同意吗?”杨煌一路上都很安静,此刻见竟是被带到牢狱来,再也忍不住了。

    “给我闭嘴!老实点!”一个斗大的拳头,砸在杨煌的面颊上,然后那两个府卫不由分说,继续拖曳着他往前行。

    杨煌果断地闭嘴了,没必要的话就不要说,免得再挨没必要的拳头。

    “吱呀!”看到那三寸钉过来,立即有两个守卫上前,恭敬地打开石门,四人直往石门之内,那幽深而又透着血腥气息的甬道里走去。

    甬道里,不但有浓烈的腥风,还有阵阵凄厉惨绝的叫声,它们一起冲击着人的耳目试听及触觉。

    事到如此,杨煌反而更加冷静了,他顺从地跟着三人,快步前行着,似乎与他们是一伙的。

    少顷,四人先后紧入一个烧着桶火的石洞里。石洞颇大,墙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的刑具,石板的地上,到处都是乌黑发紫的血迹。

    很显然,这是个刑人无处,不知多少人在此喷洒过鲜血,更不知道多少人在此熬不过酷刑而一命归西。

    “哗啦!”两个府卫把杨煌按在一张固定住的铁椅子上,然后抓起系在椅子边上的镣铐,将他的手脚都给铐住。

    而那个三寸钉,则是坐在杨煌对面一张椅子上,他面目冷峻,目光像利刃,在杨煌身上来回转动,似乎要把他给刺成筛子。

    “我叫华剡,记好我的名字了!”片刻之后,三寸钉才冷然开口了。

    “我记住了,你这是什么意思?”杨煌冷冷反问道。

    “混蛋,你敢跟剡头儿这样说话?”一个府卫大怒,一拳就要向杨煌打来。

    “住手!”华剡冷冷喝止了手下的冲动,他目光闪动,冷冷盯着杨煌:“小子,想不到你竟然这么有种。”

    “哈哈!哈哈!”杨煌没有回答,而是突然发出一声大笑来。

    华剡明白过来,冷笑道:“小子,你以为你有箐小姐罩着,我就奈何不了你是吧?”

    “我只知道,箐小姐很护短!不管怎么样,有人没经过她同意,就把荷箐别院的总管给抓走,这样的做法,都是在明目张胆削箐小姐的颜面,你说,箐小姐会不会生气?”

    “她当然会生气了!”华剡冷笑道。

    杨煌道:“所以,我由衷地佩服,剡头儿你有种,够胆量!”

    “哼,小子,你少拿箐小姐来压我!她能罩你多久?”华剡冷冷盯着杨煌,“何况,我抓你来这里,是有理由的。”

    “我还想请教,是什么理由呢?”杨煌不动声色道。

    华剡盯着杨煌良久,才嘿然道:“小子,你是真知道,还是装糊涂?”

    “还请剡头儿说个清楚,不然我得回去侍候箐小姐了!”杨煌冷冷道。

    华剡哼了一声,道:“好吧,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那我就直接告诉你吧,华恬是我的弟弟。”

    “果然是为这个事!”杨煌心中暗道一句,脸上却是一点儿情绪波动也没有,“恬公子我认得,听说他最近出了点事……”

    “一点事?嘿嘿,他都成废人了,还是一点事吗?”华剡脸上掠过一抹怒气,双眼直直盯着杨煌:“在你看来,把人害惨到这个地步,是一点事吗?”

    “什么意思?”杨煌皱眉反问道。

    “小子,你的定力我很佩服,不过,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华剡霍地站起来,怒视着杨煌。

    杨煌环顾四周:“这应该是个人见人怕的刑室!”

    “知道就好,你最好给我如实招来,否则的话!”

    华剡的话不用说完,因为跟他来的那两个府卫,已经在认真地整理起刑具来。其中一个把烙铁丢在火桶里,正烧得红旺,另一个则是在整理老虎凳。

    看那样子,他们已经做好准备,要把里头的刑罚都在杨煌身上用一遍。

    “剡头儿要我招什么,总得让我明白吧?”杨煌依旧一脸无辜状。

    华剡咬牙切齿道:“把你伙同箐小姐谋害华恬的事老实交代出来。”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