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妙女多娇 > 036:何乐不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weilaitian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来福听不懂殷青筠在说什么,只摇着尾巴吐着舌头,试探性地靠近她,并且停下来朝她伸出爪子。

    殷青筠唇边的笑意加深,林姨娘眼瞅着情势不对,连忙上前去把来福抱进怀里,道:“大姑娘说笑了,来福这小身板......大姑娘若是想喝狗肉汤补补,改明儿叫殷庆去集市上挑两条肥硕的。”

    来福头晃了晃,待在林姨娘怀里也不老实,又似乎是听明白了这几人嘴里说的狗肉汤是什么意思,忽然头晃得更厉害了。

    殷青筠坐在软凳上,青葱似的白嫩手指搭在桌上,意味深长的目光紧盯着林姨娘怀里的黑狗不放。

    殷青黎硬着头皮看了眼殷青筠,道:“如今这天气还算清爽,姐姐身子虚不受补,不宜吃这些凶猛的补汤。”

    殷青筠眼角一挑,眸底幽幽的黯色淡了些,却笑道:“同你们开玩笑的。”

    殷青黎遽然松了口气,漂亮的眸子瞪了下林姨娘怀里的来福。林姨娘还不知道来福今天闯的祸,只是刚才在屋里听下人说清风苑晚间乱成了一锅粥。

    “这玩笑可不好开,只是......”林姨娘想着想着,话到了嘴边自然而然就问了出来,“只是妾身听说夫人今夜突发高烧,而且烧得还不轻,不知大姑娘可知晓此事。”

    旁边的青岚眼皮一跳,偏头去看殷青筠的脸色。

    殷青筠将手拢进了宽袖中,如玉的指尖轻轻抚着袖口的的海棠的花纹,眼睫微垂,神色更加冷了几分,“我自然知晓,我就是刚才从母亲那儿过来的。”

    林姨娘一愣,旋即扭头和殷青黎对视了一眼。

    殷青筠从前虽也看不爽菡芍苑,可从没有这样对她们母女冷言冷语过。

    殷青黎拉住自己的娘亲,对她摇了摇头。您可少说两句吧,没看见殷青筠就是为了陈氏来找她们麻烦的嘛。最近殷青筠火气旺得很,今儿又刚从宫里出来,指不定心里得意成什么样了,她们何须在这个时候触她的霉头。

    可林姨娘没看懂殷青黎的眼色,自顾抱着来福做到了殷青筠的对面,开口浅笑道:“那夫人如今病体如何?可请过大夫看过了?”

    殷青筠接了青岚递来的玉碗,伸手拨了拨碗里盛着明亮的补汤,一阵醇香散发出来。她却毫无食欲,放下了汤碗,手执着小扇一下下地扇,勉强驱走了些闷热之意。

    林姨娘颠着来福哄着,一边回头看了眼殷青筠,见她神色微冷,竟活像是来找麻烦的。

    殷青筠瞥头看着林姨娘道:“姨娘不必同我如此虚与委蛇,我也省得绞尽脑汁跟你掰扯。”

    “这么同你说吧,中午我被陛下召见进宫了,然后母亲在花园被你屋里这条黑狗吓坏了,这才病了。”

    “方才我去清风苑探望母亲,玉嬷嬷说早上母亲在大佛寺时,慧音大师料到她会遭逢一难,叫她找条有灵性的黑狗,以血画符,方可避开灾祸。”

    “但母亲生性善良,瞒下来了,岂料还真被你屋里这畜生伤了病体。”

    殷青筠说到最后,声音已跟寒霜一般温度,叫人听了只觉一股寒气陡然漫进四肢百骸。

    明明菡芍苑里极闷,殷青黎耳下却划落一两颗冷汗,一路划到脖颈间,刺冷的感觉席卷全身,汗毛倒竖,连看向殷青筠的目光都带着些微的颤抖。

    林姨娘怀里的来福越发不安分了,挣扎着要下地去,被林姨娘敲了两下脑瓜才稍微冷静一些。

    林姨娘望着殷青筠,美貌脸庞上的笑容略一僵,旋即笑得大方得体道:“所以......大姑娘此话何意?”

    殷青筠垂头拨了拨自己粉嫩的指甲,目光落在腕间的玉镯上,神色有一瞬恍惚,脑海中有什么东西一掠而过。

    青岚叫了她一声,“姑娘?”

    正和姨娘说着话呢,姑娘在想什么。

    殷青筠抬眸扫了眼林姨娘略紧张的脸庞,嘴角轻扬,笑道:“姨娘屋里的畜生伤了我母亲,姨娘又是父亲最疼的人,我懒得动你,免得伤了父亲同我的情分。可这条伤了母亲的狗么,自然也得给我母亲一个交代。叫它给母亲驱了邪,还能炖锅汤来给我补补身子,何乐而不为呢。”

    林姨娘呼吸一滞,手上一松被来福挣脱跳下了地。

    “大姑娘,这来福我已经养了大半年了......大姑娘你能不能高抬贵手......”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林姨娘再迷糊也听清楚殷青筠的意图了。可殷青筠想要带走来福,可顾念过她?她在府中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若是殷青筠真敢来硬的,她就去殷正业那里哭上一哭,到时候可有清风苑那位好受的了。

    殷青筠只消一眼就看穿了林姨娘的想法。

    重活两世,她经过了陆皇后那等铁血手段,哪里还会着了这样浅显道行的林姨娘的道儿,不过是小巫见大巫。若叫林姨娘这种人去和陆皇后斗上一斗,怕是活不过两天。

    殷青筠杏眸转了一圈,目光移向林姨娘身后怯生生的殷青黎,“青黎瞧着今日身子清减了不少,可是府里有哪处亏待你了?”

    她这副长姐的口吻叫殷青黎心口泛起了愤怒。

    从小到大殷青筠得的东西都是最好的,殷青黎只能躲在角落里暗暗艳羡,以往她还会分给自己一些,近几日却是逢人就呛,她都不乐意再扮演姐妹情深的戏码了,她又何必再讨好清风苑。

    清风苑那位能活过今年都算是老天开眼了,到时娘亲凭借着父亲的宠爱定能扶正,届时她也是殷府嫡女了。

    光是想想,殷青黎俏脸就忍不住扬起了个得志的笑容,对着殷青筠说话也有了十足的底气:“不劳姐姐费心,妹妹好得很。”

    殷青筠看着她,笑了笑:“你身子好得很,我身子却不大好。”

    殷青黎脸上的笑意顿时僵住。

    果然眼前殷青筠还是那个骄纵狂妄的殷青筠,三句话不离想将来福带走,就一直想着把它杀了炖汤喝。

    若不是娘亲适才跟她说过来福不一般,她还就真可能答应了殷青筠去。

    左不过是个小小畜生罢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