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三哥的拳头 > 第十二章 神秘的曼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weilaitian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十二章    神秘的曼曼

    阿三坐着自己桌子旁边,吃着自己面前的东西,因为他很久很久没有吃过这么多东西了。他面前的牛肉和烤鸡已经被他吃得所剩无几,阿三对着店小二挥了挥手说道:“小二,再给我拿一点吃的东西来!”

    店小二来到阿三面前,讪讪的说道:“客官,实在是对不起了,我们店小,准备的吃的东西已经卖完了,你要想吃,恐怕要再等一等了”!

    阿三摸摸肚子上的:“可惜我还没有吃饱啊?”

    店小二尴尬的摇了摇头说道:“客官,吃的东西真的是没有了,你要想吃,请你还要再等等!”说完也不理睬阿三,他自顾自的走了。

    “你如果不够吃,我这里多了很多吃的东西,就让给你吃吧。”那个穿着白衣白裤、手拿白色剑鞘长剑的美男子轻轻的说道:“我现在不怎么饿!”说完他将自己面前的牛肉和其他的食品,推到阿三面前,一副冷冷的表情不苟言笑,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甚是好看。

    阿三痴痴的看着面前的这个穿着白衣白裤、手拿白色剑鞘长剑的美男子,心里忽然一动,如果他是个女孩子,那她这个模样,该多么漂亮、多么的迷人?简直犹如仙女下凡一般,让人浮想联翩。可惜他缺少阳刚之气,要不然,他倒也是个大大帅哥。

    那个穿着白衣白裤、手拿白色剑鞘长剑的美男子轻轻说道:“你这么看着我干嘛?我脸上有酒、有花吗?难道你就这么看着我,就能填饱肚子吗?”说完脸上一红,低下头,喝着自己面前的酒,再也不看阿三一眼。

    “男孩子怎么可能长的这么漂亮?”阿三说完就拿起面前那个穿着白衣白裤、手拿白色剑鞘长剑的美男子推过来的菜肴,慢慢的吃了起来!

    “难道男孩子就不应该长的这么漂亮吗?只是你没有碰到过而已!”那个穿着白衣白裤、手拿白色剑鞘长剑的美男子轻轻说道:“你吃过饭之后准备做什么?”

    阿三叹了一口气说道:“我就想洗个热热的热水澡,然后躺在暖暖的床上美美地睡上一觉。”阿三风卷残云一般把面前的菜肴吃的光光的,然后他对着那个穿着白衣白裤、手拿白色剑鞘长剑的美男子问道:“哪你有什么打算呢?”

    那个穿着白衣白裤、手拿白色剑鞘长剑的美男子忽然脸色红红的低下了头,眼睛迷离、神情茫然,怔怔的看了一眼眼面前的陌生的男人喃喃道说道:“我也不知道去哪里。”

    “你为什么不回家去呢?”阿三接着问道:“难道你连家都没有吗?”

    “我,我不知道回家的路!”那个穿着白衣白裤、手拿白色剑鞘长剑的美男子继续说道:“我同时也不想回家!”

    “那是为什么?”阿三怔怔的看着眼前这个穿着白衣白裤、手拿白色剑鞘长剑的美男子,不解其中缘由,诧意的问道:“到底是为什么?”

    那个穿着白衣白裤、手拿白色剑鞘长剑的美男子喝了一口酒,眼睛有点湿润,接着说道:“认识一下,我叫曼曼,你叫什么?”

    阿三有点云里雾里的说道:“我就叫阿三!”阿三心想你这个名字不就是女孩子的名字吗?他觉得刚刚认识,就对人家问东问西的,有点不妥当,有点尴尬,所以他把满腹的疑问埋藏在心里。

    “难道家里面人就没有给你起过一个名字吗?”那个穿着白衣白裤、手拿白色剑鞘长剑的美男子问道:“你家里的人呢?”

    “你都有家不回,我可是没有家的人,我也不知道我的家在哪里?因为在我小的时候,他们都被人杀死了!”阿三感慨万分、思绪万千,他忽然觉得自己好可怜,一个人连家都没有的人是不是很可悲?是不是天下最最凄惨的人?难道天下还有谁比他还要悲催?阿三忽然觉得自己活着到底有没有意义?

    “店小二,拿酒来!”阿三哑声的说道:“曼曼,今天我心情不好,你能陪我一醉方休吗?”

    “我们如果醉了,你不怕罗家堡的人来报复我们吗?”那个穿着白衣白裤、手拿白色剑鞘长剑的美男子若有所思的说道:“我们要想一醉方休,我们何不换一个地方?”

    “我们哪里也不去,难道他们还敢过来送死不成!”阿三接过店小二手中送过来的酒,对着那个穿着白衣白裤、手拿白色剑鞘长剑的美男子问道:“你要不要再来一点?”说完他将茶碗中的茶水倒掉,慢慢的将茶碗倒满了酒,望着曼曼说道:“你还能喝多少酒呢,最好不要喝醉了!”

    那个穿着白衣白裤、手拿白色剑鞘长剑的美男子笑着说道:“我已经喝了不少了,但是还能再喝一点!”

    阿三翘起大拇指说道:“你牛!”然后一仰脖,‘咕咚、咕咚、咕咚’一大碗酒给他喝了下去。

    那个穿着白衣白裤、手拿白色剑鞘长剑的美男子看到阿三一仰脖喝了一大碗酒,他也喝了一大口酒,对着阿三问道:“酒的感觉怎么样?有时候当你有烦恼喝喝酒倒是最好的迷醉!”

    阿三被酒呛了一下,咳嗽了几下认真的说道:“我平常不喝酒的,难得喝一次。”又给那个穿着白衣白裤、手拿白色剑鞘长剑的美男子倒了一碗酒,然后说道:“今天虽说刚刚认识了你,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甚至觉得你就是我可以用生命交换的人,所以今天也是我人生中最最开心的日子,我哪怕就是醉了,也要喝酒,不然怎么对得起我们的这一次邂逅,除了你,我不会在别人面前喝醉酒,说不定今天也是我在哪面前最后一次喝酒!也是最后一次喝醉酒!”

    那个穿着白衣白裤、手拿白色剑鞘长剑的美男子忽然觉得自己的眼眶有一点点湿润,鼻子一酸,眼泪差一点忍不住夺眶而出,不知道是因为感动还是因为激动,甚至觉得以前的所有的委屈都不算什么,因为他觉得自己终于碰到有一个人愿意为了自己把命拿出来交换的人。

    所以,阿三醉了,醉得一塌糊涂,甚至到了不省人事的地步。

    那个穿着白衣白裤、手拿白色剑鞘长剑的美男子看着眼前这个刚刚认识的男人,心潮起伏,思绪万千,他们两个人难道是天注定要碰到一起?为什么这个刚刚男人要对自己这么好?难道他已经知道自己是谁?

    这个刚刚认识,就愿意把命交给他的人,阿三,现在喝醉了酒趴在桌子上醉得不省人事,如果他现在动手杀了他,他恐怕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他现在眼面前的这个人就是个死人,甚至不需要费多大力气,他只要用匕首缓缓的刺向这个醉得不省人事的阿三,他就是有天的本事,他也必死无疑!

    那个穿着白衣白裤、手拿白色剑鞘长剑的美男子忽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缓缓的走向了不省人事的阿三!

    看了一眼眼前的这个喝醉酒的男人,那个穿着白衣白裤、手拿白色剑鞘长剑的美男子左手紧紧的抓住了那一柄白色剑鞘的长剑,右手伸向剑柄,难道他想趁阿三喝醉了酒,杀了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