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总裁爹地宠翻天 > 第048章 当戏精遇上戏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weilaitian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宁琛的突然到来,让陆恶魔没法继续在点绛唇内胡来。

    因为咖啡馆是宁琛的关系。

    他去了宁琛的私人休息室沐浴熏香换衣服。

    在等陆之岩拾掇自己期间,唐之芯和宁琛开始了工作。

    “请问宁先生,你对我的这套设计方案,到底是什么地方不满意呢?”许晓美只说客户不满意,并没有说哪点不满意。

    宁琛怀里抱着猫,一只手撑着下巴,皱着眉头道:“这个嘛,其实我觉得你设计的挺好的,颜色搭配什么的,也没有任何问题,我只是……”

    “只是什么?”唐之芯实在受不了宁琛的语速,讲了半天也没说到点子上。

    宁琛弯着眼睛笑起来。

    露出洁白的牙齿。

    “想见你,嘿嘿……”

    唐之芯嘴角抽了抽,朝宁琛递过去想杀人的眼神:“宁先生,请你尊重我的工作,不带你这样耍人的!”

    看着唐之芯这副生气的模样,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庞,倏然间从宁琛脑海一闪而过。

    “别动。”

    他蓦地放下御猫,支起身子,双手撑在桌上,一双琉璃眸闪着夺人心魄的异光:“唐小姐,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隽秀眉峰微挑,唐之芯身子下意识的往后仰了些,将距离拉开。

    这个变态在干嘛?

    撩她吗?

    可这个撩妹的招数未免也太老套了吧?

    “没见过。”

    她迅速摇头,“我认识的人都很正常。”

    宁琛潋滟如瑰宝的眼眸,深深的凝视着唐之芯,连唐之芯话里的讽刺,都被他抛却在脑后:“不可能,我肯定见过你。”

    他用笃定的语气同唐之芯说:“我记得你这双眼睛,我在梦里梦到过,如果不是曾经见过,你怎么会出现在我梦里?”

    唐之芯一脸的江源蛋白僵如整容失败品。

    她看着宁琛:“宁先生,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居然还用这种方式和我套近乎。

    你怎么不直接说我和你曾经相爱过,因为你得了失忆症忘记了我,所以现在才会觉得我分外熟悉?!”真是搞笑。

    宁琛俊美的脸庞面色沉沉,一本正经说:“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唐之芯看他的眼神彻底变了:“疯了吧你?”

    宁琛绕身子猛地一个前倾,抓起唐之芯的手捧在手心:“告诉我,我们到底在哪里见过,你是不是我失散多年的恋人?”

    唐之芯整个人懵住,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宁琛,只见这厮的潋滟琉璃眸中,尽泛起了点点泪光,好似自己真的是他失散多年的恋人。

    “你入戏太深了吧?”唐之芯想把手从宁琛掌心抽出,宁琛却把她的手抓的越发的紧,“放开我,我不是你恋人。”

    “不可能,一定是你!我不会记错的,是你的眼睛,就是你的眼睛!”宁琛激动地说,“你知不知道,这些年,我每天都在找你。”

    “拜托!今天是我第一次见你好吗?大哥!!!”唐之芯死死瞪着宁琛,心想这货一定是疯了没吃药系列。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宁琛眨着泪,哑着嗓子问:“你知不知道,没有你的日子,真的很难熬。”

    “Oh,MyGod!”

    唐之芯的忍耐心到了极限,她吊着嗓子,猛地大声呼喊道:“救命啊!快来人!宁琛他疯了!!!”

    喊罢。

    猛地一低头,锋利的牙齿就狠狠地咬在了宁琛的手上。

    太变态了。

    这个男人,她要咬死他!

    “啊——”

    宁琛英俊的脸上布满痛楚,唐之芯咬得他很疼,空气里很快蔓延出血的味道:“你就咬吧,这一次,就算是死,我也不会再放手。”

    听到这话,唐之芯忽然间觉得宁琛很可怜,一下就松了口,她抬起头,讶异地仰望着他:“你是认真的,不是演戏?”

    宁琛泪眼婆娑的看着她不说话,已经不能更认真了。

    “可是我真的不是你失散多年的恋人啊……”

    唐之芯崩溃道,“除去陆之岩,我唯一的感情经历就是宋渣渣,我连见都没有见过你,怎么可能是你失散多年的恋人呐?

    你放不过我好不好?”

    她假装难过的哭了起来,“现在莫名其妙就变成了你的前女友的我,真的很倒霉。

    能不能看在我这么倒霉的份上,先温柔的松开我的手,再放我走,我保证只轻轻的挥一挥衣袖,绝对不把衣袖搧到你脸上,好不好,宁先生……”

    唐之芯把这句话说的凄凄惨惨戚戚,尤其是那饱含撕心裂肺的嘶吼,听得宁琛嘴角一阵剧烈抽搐,他看着唐之芯,缓缓的放开她。

    接着,心服口服的向她竖起了一个大拇指:“高,你是我所认识的人中,哭戏最好的一个,如果再流点眼泪,不是假哭就更好了。”

    唐之芯在桌子对面长长的舒了口气。

    “既然宁先生已经恢复正常了,那我们继续聊工作吧。”她再次把设计稿展开,“宁先生,我最后再问你一次。

    你仔细看看这份设计图,到底还有没有不满意的地方,如果没有,我就不打扰你宝贵的时间了。”

    “我们以前,真的没有见过?”宁琛手撑着下巴,对唐之芯刚才的话充耳不闻,他一直纠缠着这个问题,好似着了魔。

    唐之芯咬牙切齿的瞪着他:“没有!”

    说罢,便腾一下站起身,拿着设计稿和包,怒气冲天走人。

    宁琛慵懒的趴在桌上,一边把玩点烟用的打火机,一边看着熊熊的火焰,小声呢喃道:“可我还是觉得,我们曾经见过。”

    唐之芯只听到这里,便走出了点绛唇,如果她走的稍微慢一点,就会听到宁琛说:“似在冰天雪地,又好像是波光粼粼的水里。”

    陆之岩换完衣服回到点绛唇,见只有宁琛一人在玩火发呆,连他平时最宠爱的御猫都置之不理,浓眉微微一拧。

    “人呢?”

    问的是唐之芯,但宁琛并没有回答他,只闷闷不乐的开口:“之岩,我又想她了。”

    “她是谁?”

    陆之岩一脸淡漠。

    “失散多年的恋人。”

    宁琛答,陆之岩笑,“呵呵,和你深入交流过的恋人那么多,我怎么知道是谁?”

    “就是眼睛很漂亮,经常会在我梦里出现的那一个。”宁琛偏着头,仰望着一脸冷漠的陆之岩,还故意冲他挤了挤眼。

    “我今天见到她了,就在点绛唇。”听到这话,陆之岩的脸色瞬间就冷沉了下去,宁琛又道:“她姓唐,名之芯,我要追她。”

    “你敢!”

    冷锐如鹰隼般的眼眸,迸射出锋利的寒芒,陆之岩看宁琛的眼神,一下子就变得杀气四溢:“她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

    你要是敢碰她一根手指头,我阉了你!”

    宁琛表面看似风流,其实他很专情。

    这些年,之所以每天都在全球各国的花丛中流连忘返。

    其实,他是在找一个人。

    一个忘记了姓名和年龄,只记得一双眼睛,且经常在他梦中出现的女人。

    他可不怕陆之岩。

    这货是他表哥。

    陆之岩霸气宣告唐之芯所有权的模样,让他呵呵呵的笑了起来:“我只有一个老二,却碰了唐之芯五根手指头。

    不够你阉啊,怎么办?”

    砰——

    陆之岩一拳打在他笑的无比得意的眼睛上。

    “靠!你来真的!”

    宁琛迅速众人一跃,手撑着咖啡桌,翻跃到对面,眼睛剧烈的疼痛一阵接着一阵,让他直有一股眼球就要爆裂的感觉。

    见陆之岩挥舞着拳头又扑了过来,虎口瞬间扼住陆之岩手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深邃立体的脸上尽是狼狈。

    “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不就是一个女人吗,这家伙至于吗?

    陆之岩鹰眸冷厉地盯着他:“给我听好了,这天底下,所有的女人,你都可以染指,唯独唐之芯,她是我的!”

    “知道了!”宁琛瞪着他,随即捂着眼睛哀嚎,“呜,我可怜的眼睛啊,看上了漂亮女人又不是你的错,明明就是那个女人的错嘛。

    谁叫她长得这么好看?让你一眼万年,立刻就喜欢上了她。”

    陆之岩眸光一凛,立即又举起了拳头。

    宁琛稍息立正站好,一秒认怂。

    “哥,我错了。”

    “回去辅导子默作业。”陆之岩正了正领带,“算算日子,距离你上次辅导他做作业,已经是三个月前的事了。”

    “一回来就奴役我,有异性没人性,早知道四年前就让你在那冰湖里淹死,不救你了。”宁琛悔青了肠,早知道陆之岩今天会为了一个女人打他,当年说什么也不会救他。

    宁琛这话倒是让陆之岩想起了一件事,他停下整理领带的动作,沉默了一秒后,扭头看着宁琛问道:“当年我受了枪伤。

    连人带车坠入A大附近的冰湖,你来救我的时候,可曾看到冰湖的另一端,有一个女大学生被人从湖中救起?”

    “看到了。”宁琛点头。

    “那你还记得,当时救那个女大学生的人长什么样子吗?”陆之岩问。

    “知道啊。”宁琛指着自己。

    “就我这样。”

    陆之岩英挺帅眉一挑:“你?”

    “是啊,我救的,我接到你出事的电话时,看到那里闹哄哄的,有个女孩子告诉我说,有人掉冰窟窿里去了,我以为是你,就立刻跳了下去。

    没想到吧,我居然还有做大英雄的潜质。”宁琛笑的一脸得意,接着陆之岩手指咔嚓一声响,拳头就噼噼啪啪像雨点一般密集的落在了他身上。

    “英雄你妹!那是我女人!我要你英雄救美!救你大爷!我弄死你!”唐之芯明显对当年救她的人有好感,陆之岩此时只恨当初救她的人不是自己。

    “呜……”

    宁琛欲哭无泪,现在的世道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见义勇为都要被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