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天子剑 > 第二卷 夺剑 第一百二十七章 你是谁儿子

第二卷 夺剑 第一百二十七章 你是谁儿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weilaitian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红衣当时就一愣,问道:“你,你说什么?”

    跟在她身后的莫问雪也道:“你,会说话?”

    水妖双眼流出泪来,似乎要扑向秦红衣。

    但它却不会再说别的,只重复一句含糊不清的‘妈妈’。

    秦红衣自然不会是它妈妈,八成是它认错了人。

    正当水妖发愣的时机,百姓们拿起木棍锄头劈头盖脸就向它身上招呼,疼的它呜呜怪叫,最后看了秦红衣一眼,转身紧跑几步,一头扎进了河水中。

    借着火把光亮,见那水怪如水之后,并未潜入水底,而是游过小河,上了对岸,然后向山上跑去。

    百姓们纷纷给三人跪下,求道:“三位大侠,请千万要斩草除根,灭了此妖,我等感激不尽呐。”

    见百姓一片苦求,三人也就答应下来。

    怪不得这几个村子,一到天黑就早早关门闭户,敢情真是有水妖作祟。若此事就此了之,只怕日后水妖还会卷土重来。

    况且,这水妖非常怪异,它不但会些功夫,竟还叫秦红衣妈妈,其中一定有古怪,三人怎能不弄个水落石出。

    “对面是什么所在?”秦红衣问道。

    “回女侠,那山名叫‘蝎子山’。”

    水怪往山上跑,看来它并非栖身河底,而是蝎子山中。

    小河并不宽,三人轻功了得,很容易就飞跃过河。

    百姓们也就一哄而散了。

    月明星稀,但山路依稀可辨。

    那水怪想必对这里极为熟悉,沿着羊肠小路,速度飞快。

    三人紧追不舍,恐它一旦钻入树丛,就不好找了。

    这座山,比甘陵山高不了多少,也并没有高大的树木,两旁尽是光秃秃的石头,倒是灌木丛郁郁葱葱,遍地都是。

    它为什么叫做蝎子山?

    或是山上野生蝎子多,或是它的外形像蝎子。

    追了一会儿,便不见了水妖影子。

    却恍然发现,三人已经身在山顶。

    前面黑压压一片建筑,水妖想必是藏匿到里面去了。

    抢先映入眼帘的是石牌坊,却也满目疮痍,摇摇欲坠,上面‘云台寺‘三个大字倒是勉强看的清楚。

    “这里是云台寺?”

    莫氏夫妇看着曹操,“云台寺?”

    云台寺太出名了,

    当年光武皇帝刘秀,就是在这里迈出重建大汉第一步的。

    而赫赫有名的云台二十八将,也是在这里开启扬名立万之路的。

    当年,就是在这云台寺,筑台作法,登台拜将,驻营扎寨,祭天誓师,为日后统一天下奠定了基础。

    周围用石头砌筑的寨墙还在,但多段已经东倒西歪,破旧不堪。

    好在云台寺主体建筑保存完好,毕竟如今还是大汉的天下。

    三人进寺搜寻半天,也未发现水妖的影子。

    它肯定是藏在了某个角落里。

    非常可惜的是,偌大一座寺庙,已经荒废很久了。

    里面没有一个僧人,也不知有多久没人居住了,到处都是灰尘和蜘蛛网。

    来到偏殿,一股发霉的味道迎面扑来。

    这里更加脏乱不堪,灰尘之厚,连佛像的脸都看不清了。

    曹操眼尖,指了指地下。

    莫氏夫妇低头一看,发现地下杂乱无章的脚印。

    它就在附近!

    莫问雪暗赞曹操心细如发。

    顺着脚印,三人不久就看见靠窗下铺在地上的厚厚的杂草。

    月光透过窗子射了进来,枯草杂乱无

    章,一塌糊涂。

    更有尿骚气味只冲鼻孔。

    而自窗上铁栏,栓着一根粗大乌黑铁索,一直拖到杂草上。

    显而易见,这是用来栓着什么‘东西’,而它就是住在这里。

    但此时杂草上面什么也没有,它去了哪里呢?

    好在有了经验,三人借着月光,很容易就看见脚印进了佛像后面。

    “它在那儿!”

    曹操听到了动静。

    与此同时,它也发现了曹操。

    ‘呜’

    一个黑影怪叫着扑向曹操。

    曹操轻易躲过,三人看的清楚,它就是水妖。

    月光下,水妖眼中满是怨恨之色,目光利刃般射向曹操。

    或许是它认为,正是曹操的出现,才坏了它的‘好事’。

    因此,它愤恨之下,当看到曹操的时候,就忍不住报复他。

    一击不中,它发疯般地接二连三攻击。

    但是它的功夫,在曹操面前,差的太远了,不几个回合,曹操就将它逼到了墙角。

    其实曹操并不想伤它性命,因此只是切断了它的去路。

    水妖急的呲牙咧嘴,正准备再次攻击,忽然看到立在一旁的秦红衣,立刻就安静了下来。

    “妈……妈妈。”

    它眼里立刻涌出眼泪,呜呜着扑向秦红衣。

    它要扑进‘妈妈’的怀抱。

    莫问雪本想制止,因为它浑身又脏又臭,又湿又有泥。

    然后它的一句‘妈妈’,唤起了她母亲的天性。

    孩子!她也多想要一个孩子啊。

    可惜丈夫身为矩子,这么多年,两人始终在外奔波,每日里管尽了别人的‘闲事’,而唯独忽略了自己。

    她没有拒绝,主动拥抱这个送上门的‘孩子’。

    眼泪也禁不住夺眶而出。

    莫问雪心里也颇为酸楚,矩子的身份,让他得到了许多,也同时失去了许多。在他的眼里,可以为了朋友的一个承诺连命都可以不要。只是太过对不住妻子,让她这么多年跟着自己漂泊江湖。

    “妈妈,你….吃。”

    水怪从怀里掏出半块玉米饼子,递向秦红衣嘴里。

    “哎,哎……”

    秦红衣泪如雨下,张口咬了一口带有异味的玉米饼子。

    一旁观看的莫问雪和曹操也受到感染,看着这对‘母子情深‘,两人内心很不是滋味。

    “你,你就是为了这个才去村里的?”

    “呜呜。”‘水怪’点点头。

    “好孩子,好孩子。”秦红衣再说不出别的话。

    三人这才明白,敢情这村民嘴里的水妖,本是个真真正正的人,他夜里闯进村庄,只不过是为了找点吃的。

    而为了吃饱肚子,他必须下山渡河,到村里去偷去抢,成为人人喊打的‘水妖’。

    好可怜的孩子!

    “你,就住在这里?”

    秦红衣看着这铁索和杂草堆。

    他又点点头。

    “你叫什么名字?”

    他摇摇头。

    除了含糊不清的‘妈妈’,他几乎不会说话。

    秦红衣叹了口气,她完全猜测的到,这个苦命的孩子,开始想必是跟着他的妈妈,只是后来他的妈妈不在了,他就住在了这里。

    铁索,说明开始是有人管他的,或许是寺里的僧人吧。

    也不知什么时候,僧人也不在了,他就真正成了没人管的孩子,估计是饿极了,就挣脱了铁索,开始去山下村里偷东西吃。

    “咱们,把

    他带走吧?”

    秦红衣幽幽望着丈夫。

    莫问雪点了点头。

    且不论他是谁的孩子,总是命运凄苦,若任他一个人留在这里,早晚有一天,不是饿死,就是被山下村民打死。

    “走,妈妈带你下山。”

    孩子手舞足蹈,一个劲儿地往‘妈妈’嘴里塞玉米饼子。

    几个人走出偏殿,孩子看的拿剑的曹操,身子不禁往‘妈妈’怀里蜷缩,眼现惊恐之色,身子瑟瑟发抖。

    “不要怕,哥哥是好人。”她轻声安慰。

    走到牌坊前,几人回头望了一眼这座百年古寺,心里感慨无限。

    花开花落,日落日出,斗转星移,沧海桑田。

    曾经威名赫赫的云台寺,如今已是这般破败模样。

    光武皇帝,云台二十八将!

    苦命的水怪!

    云台寺犹在,改变的只是人世沧桑。

    路过小河时,她为他洗了把脸。

    露出一张枯瘦又苍白的脸。

    当四人回到同福客栈的时候,伙计们早已入了睡。

    敲了好一会门,才有一名睡眼惺忪的伙计来开了门。

    当他看到三人领着的‘怪物’时,说什么也不让这个又脏又臭的东西进门,曹操不容多说,直接扔给了他一锭银子。

    伙计立刻眉开眼笑,点头哈腰地连叫大爷,别说是怪物了,就是只野猪进来,他也不再管了。

    怪不得刚才做梦河中捉大鱼,原是有这好事等着他!今天这个夜班,真是值了。

    “伙计,去烧些热水,拿个澡盆。”

    “好嘞,女侠。”

    伙计脚下生风,笑着去了。

    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三更半夜的,就算他的亲娘让他去烧水,说不定他也没这么痛快。

    莫问雪也做了一回‘父亲’,他给孩子洗了个热水澡,又给他换了一身干净衣服。

    看不出他有多大年纪,因为长期的饥饿,导致营养不良,故而影响了发育,使得他骨瘦如柴,面黄肌瘦。

    而一件金灿灿的物件,引起了莫问雪的注意。

    这件物件一直挂在他的脖子上,不知挂了多少年。

    曹操一眼就认出,那正是一枚小金鸡。

    曹操从自己怀里,掏出一件一模一样的小金鸡。

    这东西是剑圣金鸡道人独有之物,绝无仿造。

    而且,据金鸡道人讲,此物不是随便送人的。

    这荒山破寺里的‘水怪’少年,怎么会有这等东西?

    难道是金鸡道人所赠?

    可能性不大,若剑圣前辈当真遇到这少年,怎会任之流落而不顾?

    难道是他的妈妈所留?

    那么,他的妈妈又是谁呢?她怎么会有这东西?

    可惜这少年智力有些问题,也不会说完整的话,从他嘴里问不出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只是,曹操等人隐隐觉得,这事似乎跟金鸡道人有所关系。

    索性又带他下楼饱饱吃了一顿。

    几个馒头,几道小菜,一碗米粥。

    少年风卷残云,一扫而光。

    或许,这是他这几年来,吃的最好最饱的一次!

    想必,今晚也会是他睡得最香最舒适的一次!

    等曹操回到房间的时候,夏侯依旧呼呼大睡。

    他轻手轻脚躺倒床上,思绪依然留在云台寺。

    依然在想这神秘怪异的少年。

    他是谁?他是谁的儿子? 2k阅读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