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越女刀 > 117.大局为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weilaitian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他们都不由自主地侧身望向走廊外的楼下,目瞪口呆地看着纪纲接住了连国新。

    他们又情不自禁地异口同声喊绝。

    “哼!”窦森一招得手,鼻子哼了一声,便又一剑剌向刘乐宝的咽喉。

    刘乐宝也正是瞠目结舌之时,忽见眼前白剑一闪。

    窦森此时握剑剌来,面目狰狞可怕。

    刘乐宝吓得惊叫一声:“哎呀,我的娘……”

    他急忙身子侧翻,本能地顺手抓起白云宝剑,闭着眼睛,颤抖着反手一舞。

    岂料,他这么颤抖着本能地反手一舞,竟然本能地使出越女刀谱的第二招“情缘已了”。

    他的手中的“白云宝剑”由下而上,刺、劈、点、扫、划,柔如蕴藉,连绵不断。

    在窦森的眼中,刘乐宝已成废物。

    而且,窦森在江湖上行走数十年,也未听闻过刘乐宝有什么高超的武功。

    他做梦也想不到刘乐宝竟然也私自暗练过“越女刀谱”。

    刘乐宝虽然修炼“越女刀谱”时间不长,火候也是远远欠缺,且练的还是残缺不全的刀谱。

    但是,既被视为武林至宝的“越女刀法”,哪怕是学得一招半式,也是能傲视江湖的。

    这回是轮到窦森始料不及。

    他倾身握剑剌向刘乐宝咽喉,满以为在无人救刘乐宝的情况下,一击即中,可以杀人灭口,以此掩盖他父女俩既夺得“越女刀谱”的真相。

    不防刘乐宝危难之时却能本能地使出“越女刀法”。

    窦森所握的普通剑,瞬间被刘乐宝的“白云宝剑”削断,他倾身向前,脸颊、胸膛、左腿,皆被刘乐宝舞剑划伤。

    “咔嚓……”

    “唰唰唰……”

    “咣……”

    “啊呀……”

    窦森惨叫一声,扔剑、抚腹、掩脸,浑身是血,侧倒在走廊上。

    刘乐宝手中的剑,也给窦森雄厚的内力震的斜甩出去,落在楼梯口处。

    他自己也惨叫了一声,手臂脱肘。

    “哎呀……”

    “咣当……”

    ……

    “死太监,你敢伤人?本尊宰了你。”

    唐赛儿本想要劝窦森的,可是话刚出口,便看到窦森血淋淋地倒下了,便又改口怒骂刘乐宝,双手一扬,就要用暗器毒杀他。

    “住手!”鬼域道士却像鬼魂一样,从屋顶上飘了过来,尖声喝了一句,挡在了刘乐宝的身前。

    楼下大院里的窦芳菲忽闻父亲惨叫声,双足一点,飞身上来,扶起窦森,泣声而喊:“爹……爹……”

    她看到鬼域道士就害怕,又岂敢上前去杀刘乐宝?唯有落泪如雨,急掏金创药洒在父亲的伤口处上。

    唐德阳也从屋顶上飞掠而下,双手环抱在胸前。

    他冷嘲热讽地对窦氏父女说道:“打不着狐狸,反而惹身蚤。窦老兄,窦姑娘,你们拿了越女刀谱就算了,何必又要到回来演戏呢?”

    窦芳菲听着这些剌耳的话,俏脸一阵红一阵白。

    她心里既是做贼心虚,又害怕鬼域道士等人呆会会不会对她父女俩下毒手?

    于是,她还骂一句:“哼!炒豆众人吃,炸锅一人事。爹,我们走!”

    她骂罢,便抱起气得白眼狂翻的窦森就走。

    此时,楼下纪纲怀抱中的连国新挣脱出纪纲的怀抱,双足一点,又跃上楼来。

    他握刀横臂,拦住了窦芳菲的去路,还指桑骂槐地说道:“慢着!不吃羊肉惹身臊,有这种可能吗?你快把越女刀谱拿出来。否则,就算你们今天走得了,窦家也将永无宁日!”

    他臭骂窦芳菲一通。

    他骂得很难听。

    但是,他也无意中指出了窦氏往后将面临的困境。

    刘乐宝本来又吓得直尿裤子的,此时见这些江湖匪徒都保护自己,似乎暂时也不会把自己怎么样,便壮着胆子,打起精神,扬指怒骂窦芳菲: “对!只要刘某活着,就会将你这死贱人的卑鄙无耻行径传扬出去。哼,快把我弟弟和越女刀谱还给我。”

    反正那也是事实。

    窦芳菲一听,不仅气,而且害怕,更愤恨,气得结结巴巴地骂道:“你……你们……我……我跟你们拼了……”

    她就想拔剑。

    她血往脑门上冲的时候,就真的想与连国新拼命。

    窦森把心一横,探手下移,握住窦芳菲的右腕,佯装有气无力地相劝:“菲儿,不要!公道自在人心!本来,爹不想在矮子面前说短话。可是,这都怪爹不好,吃了猪油,蒙了心,错交江湖朋友了。咱们留下来,任他们处置,以证咱们父女俩的清白。”

    他不愧是**湖,说出来的话,也是相当刺耳的。

    纪纲虽然在楼下大院里,但是,他对楼上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他生怕自己好不容易团结聚拢的江湖高手因此散伙,便赶紧跃上楼来,说道:“好了!诸位,咱们都是王爷的人,何必为一本破经书而翻脸呢?至于方旭何去何从,纪某自有分数。办法很简单,咱们抬走刘乐宝这个废物,方旭自然会找上门来。来人,抬走刘乐宝,给他上药疗伤,咱们回天极山庄,静候方旭的佳音。”

    言罢,他便走到窦芳菲的跟前,伸出双臂,又好言好语地说道:“窦姑娘,都是江湖中人,都是急性子,别生气。来,纪某来抱窦老前辈,你去楼梯口拾回你的白云宝剑吧。请放心,纪某绝无相害之意,否则,纪某岂有颜面回中都?”

    “谢谢纪帮主!”窦芳菲这才放心,道谢一声,便将窦森塞到纪纲的怀中。

    但是,她脑际间又想起连国新刚才所说的话。

    于是,她又说道:“纪兄,刚才刘乐宝那贱人说会传扬今日之事,连帮主也说窦家将永无宁日……”

    她欲说还休,话到一半,又故意停顿下来。

    他长长的睫毛一抬,睁大泪眼,望着纪纲。

    她的意思是要让纪纲表个态,给她窦家证明一个清白。

    纪纲当然不会得罪中都秦王爷的小姨子。

    他即时就明白窦芳菲的言下之意。

    他接过窦森,当即表态,朗声说道:“窦姑娘,请放心。江湖上如有什么谣言,纪某一定站出来给姑娘和窦老前辈作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