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红鸾聘 > 第169章 很快就追上你的年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weilaitian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少主,需要属下陪同吗?”

    墨小七眼见着墨凌沣要出府,也不敢询问他的去向,主子要去哪儿,哪用得着他管。不过他挺担心墨凌沣的伤势,想跟着去照应一下。

    “不必。”

    墨凌沣摆了摆手,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伤在腰腹位置,每走一步,都牵动着伤口隐隐作痛。

    但他心里是甜的,也就不在意伤痛了。

    客栈内,凌凤拿着墨凌沣和薛北杰给她的两种药细细打量着,这两天,她将这两种药混合服用,脸上的伤疤逐渐消散。

    仅仅两天而已,见效如此之快,她也分不清楚究竟是谁给的药起了作用。反正她毒不死,尽管吃,只要这药对她的伤情起作用就行了。

    “该干活去了,不然真得等死。”

    她将药瓶收好,随身携带,昨天赶了一天路,到了苍梧镇。想当年,雪倾城害过镇上的不少百姓,好在有墨凌沣巧妙化解。

    话说这里还是南楚的老家呢,她起初还担心在这儿落脚,会不会泄露了行踪,谁也不敢保证南楚不在苍梧镇。

    今晨,还有几个暗卫跟踪她,被她发现了,随手教训了一下。她终究是杀不得人的,更不想杀,旁人也只是奉命行事,跟踪了她,罪不至死。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既然她已经被人盯上了,那么,到哪儿都是一样,索性不再赶路,在此定居也好。

    至于是谁下的命令,她心知肚明。除了墨凌沣,还会有谁?

    如今想要她性命的人何其之多,但大多数都是吃了一两次亏之后就不敢妄来,唯有墨凌沣的追随者,和他们的主子一样固执。

    在客栈中久住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她出了门,先探了探四周的环境,打算按照原先的计划,先买下一家酒楼再说,当当老板也不错。

    兜里有了银票,行事起来也会方便得多。

    一天下来,她一来二去进进出出了好几家酒楼,这儿虽然是个镇,但四方游客不少,大概有一半以上人口都是外来人士。

    但凡她看得上眼的,都要价颇高,对比之下,她实在是囊中羞涩,付不起价钱,就差去抢了。

    要价低的,她又看不上,她要做的生意,终究不能摆在明面上直说。

    涉及杀人放火,劫狱救人之类的勾当,正儿八经的平民百姓谁会脑子缺了一块,直接摆在明面上竖个招牌做生意?

    她向来不以三教九流之辈自居,还是低调些好。

    “姐姐,有位公子让我把这封信交给你。”

    凌凤正在大街上转悠,寻思着该上哪儿筹银两。方才有家酒楼老板狮子大开口,要价二十万两,还真不如去抢了,又不是金砖砌成的,摆明了坑人。

    就算处在镇上的黄金地段,客如云涌,也经不起这么要价的。

    但她偏偏就和自己杠上了,既然暗卫们已经知晓她在此处,她也不想继续做贼心虚的继续躲藏,不然还真让墨凌沣以为她要天涯海角的躲着他。

    一个孩子怯生生的对她说着,将一封信交给她,随后快速跑开了。这是怎么回事?凌凤正一头雾水,打开信封一看,信上只有一行字,熟悉的笔迹映入眼帘。

    “见字如晤,我来了。”

    “神神秘秘的,来了就来了呗,还要我放鞭炮欢迎你不成?”

    凌凤左顾右看,在人群里搜寻着墨凌沣的身影,他一定就在附近,还托个小家伙传信给她,为什么不直接来?

    她寻思着以墨凌沣的身体素质,既然伤口的毒性已经被化解了,那么,皮肉之痛虽然难忍,但不至于令他久卧在床。

    如此一番试探,应该只为了在暗处看看她的反应,是否想见他。

    凌凤琢磨着墨凌沣一定对那夜遇刺之后被她所救的过程尚有不明之处,今日前来问问的。好吧,看在他是个病人的份儿上,坐着等他就是。

    “当真乖乖坐着等我,果然没让我失望,算是给我的一个小惊喜。”

    不一会儿,墨凌沣来到了她面前,与她坐在一桌,快到正午了,天气有些炎热,他自顾自的倒了一杯凉茶,气定神闲的喝着。

    “找我什么事?如果想抓我回去,没门!”

    想到今晨被暗卫们跟踪的事,如今再见到墨凌沣尾随而至,凌凤自然而然的想到了是不是手下们办事不力,这会儿墨凌沣亲自出马了。

    “你以为我是来抓你的?”墨凌沣一点儿也不意外,凌凤会这么想也是理所当然的,他淡淡笑了笑,放下茶杯。

    “如果不是,那你是来问问那夜被我所救之事?那倒不必,你心里清楚,我救人都只是为了我自己而已,就算不是你,我也会救的。”

    墨凌沣了然于心,脸上浮出一抹浅笑,又解释着:“今天是我的生辰,我是来找你过生辰的。”

    生日?

    凌凤从来不知道墨凌沣的生日是哪天。来到这场梦中,她就从来没有过过生日,寥寥数年光景,皆是虚妄。从未有人向她提起过这桩事,如今听墨凌沣提起生辰二字,恍如隔世。

    “哦。”

    据她所知,今日墨凌沣过的是二十三岁生辰,而她,按现代的年龄算,在这场梦境中已经过了两年时光,那么,她今年也该二十五岁了。

    只不过这具身体的原主凌凤,她初来乍到时,人家还是个十六岁的小姑娘,如今过了两年,也才十八岁而已。

    “你从未好好过自己的生辰,今日就与我一同过吧。”

    凌凤太过冷漠,墨凌沣赶了许久的路追寻到此,见她这副态度,也并未灰心。

    “年纪大了,不过了,没意思。”

    “那你就陪我过,我如今二十三了,据你所说,你二十五,你就不过,由我年岁长些,很快就追上你的年龄了。你不会变老,那就看着我变老吧,等我白发苍苍之时,我希望还能看得到你。当然,我也希望自己可以有命活到那时。”

    “……”凌凤尴尬不已,也不知墨凌沣是真幼稚,还是在拿她寻开心。

    “两年了,二十七了。”

    “这是梦,哪儿会让你长了年岁。”墨凌沣辩驳道。

    “嗯,事实就是这样,随你怎么说,你开心就好。还有,以后不要派人跟踪我,我不是你的犯人,以后再有类似的情况,我绝对不止是打一顿那么简单了。”

    “对不起,以后绝不会有类似情况发生了,这并非我的本意,我只是想知道你在哪儿而已,就这么简单,绝不是想让人每天盯着你,我还想每天盯着你呢,怎会让别人盯了去?”

    凌凤白了他一眼,继而说道:“说完了?说完了就走,我可没空陪你过生日,以什么身份陪你呀?尴不尴尬呀?你明知道我不想再和你死缠烂打,你还一直缠着我,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凤儿的心思我自然懂,就像你也懂我的心思一样,只求凤儿把我当成一个知己,没有男女之情之说。”

    墨凌沣解释道。 2k阅读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