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锦缘绣程 > 第十九章:找到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weilaitian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筱池理解杜氏、夏氏、陶氏等人的心思,无非是觉得踏足已经维持不住伯府气派的明轩居,会降低儿女孙辈的眼界格局,甚至影响他们的心境,若是养成了小家子气,那可就后悔莫及了。

    世家大族,养子女,往往是往富贵了养,就是让他们见多听多,以后见了大场面也不慌不惧。

    在这一点上,宋筱池不置可否,但是于现在的伯府而言,宋筱池还真的不觉得这样有什么好处。

    “那今天有小丫鬟来吗?还有荣松院,有没有派人来?”

    宋安铭没空去理乔氏酸溜溜的语气,继续沉着脸问道,他问的既是房氏乔氏,也是珍珠翡翠玉兰几个丫鬟,“你们看到人了没有?来人未必见过夫人和大奶奶,你们有无注意到?”

    众人皆摇摇头,都说今日明轩居并没有外人来,老夫人也没有派人过来。

    “莫非是原本进来找人的,可是无意间偷听到了书房的谈话,怕被发现,直接又跑了回去?”宋筱池忖度道,“玉兰,你去将储妈妈和柳妈妈叫过来。”

    储、柳二位妈妈便是明轩居的两个粗使婆子。

    叫她们来,也只是抱着万一的希望问问而已,不料还真问到了一个消息,那储妈妈道:“大姑娘这么一问,老奴倒是想起来了,方才老奴看一进院子的厢房有间窗户开着,想着今天天阴沉的很,怕事要下雪,便找珍珠姑娘拿了钥匙,进去关了窗户,老奴出来的时候,好像看到一个身影从院门处一闪就不见了。”

    “身影?什么身影?你是什么时候看到她的?”宋安铭立刻问道。

    储妈妈想了一下道:“只是一闪就不见了踪影,老奴当时也没在意,现在想来,应该是个小丫鬟,个子不高,十二三岁的模样。奴婢去关窗户的时候大概是申时一刻,看到那个身影也就大致是这个时间。”

    “没看清是谁?”宋安铭蹙眉,根据时间,储妈妈看到的那个小丫鬟应该就是偷听书房谈话的人。

    储妈妈摇摇头,“奴婢当时也没多想,只以为是哪个小丫鬟过来玩儿。”

    她没有说的是,她当时以为是梧桐苑和依柳院派小丫鬟来找翡翠领月钱的,毕竟翡翠昨日才从荣松院领来整个大房的月钱。

    梧桐苑是宋安铭和乔氏所住的院子,而依柳院则是宋绍焰的妾室丁氏和庶子宋安锐所住的院子。

    只是这话储妈妈不好直接说出来,毕竟从屋里的气氛和大爷的脸色中,她也能看出来,这个出现在院门处的小丫鬟定然是做了不好的事情。

    倒是房氏提了出来,“是不是丁姨娘那里派人来领月钱的,我记得她那里有两个十二三岁的小丫头。”

    依柳院因为住了丁氏和宋安锐母子两人,所以院子里留着两个小丫鬟和一个粗使婆子服侍着,当然,按照伯府现在的规矩,妾室和庶子身边也只能各留一个服侍的,依柳院多出的那个名额据说是丁姨娘自己拿私房银子养着的。

    至于具体如何,房氏不管也不在意。

    翡翠连忙道:“昨日奴婢去荣松院领过月钱之后,就将丁姨娘和五爷的那份送了过去。”

    这还是以前房氏交代她的,关于依柳院的事,尽量不要拖拉,无论钱物,领回来就给他们,免得丁姨娘埋怨。

    若说房氏这个做正妻的为何像是有些躲着丁姨娘这个妾室,其中原因自然有房氏本身怕事求稳的缘故,但是更多则是丁姨娘和宋老夫人的关系,丁姨娘是宋老夫人娘家的远房侄女,父母亡故后,投奔了来,最后直接被宋老夫人给了宋绍焰做妾。

    这便是丁姨娘的依仗,也是房氏躲着丁姨娘最根本的原因。

    “珍珠,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宋筱池忽然问道,她看珍珠有些欲言又止的模样,犹豫了几次都不曾开口,索性直接问道。

    珍珠一惊,忙朝宋筱池福了福,“回大姑娘的话,奴婢……奴婢忽然想起来,昨日中午奴婢去厨房提午膳的时候,路上碰到了若水,若水说是府里今年冬天到现在也没有发放冬衣,看这情形,应该是不会再发了,可是今年冬天实在冷的厉害,她便拆了以前的几件旧棉衣,想拼凑出一件还算暖和的棉衣。

    只是她说她做一般的衣裳还可以,这种拆了旧棉衣再做新棉衣,她就怕浪费了布和棉,还做不出一身暖和的衣裳,所以她说找个时间过来,到明轩居来找奴婢帮着指教一下,只是她没说具体时间,奴婢也不知储妈妈看到的小丫头是不是她。”

    若水正是依柳院的小丫鬟,今年十四岁,因为现在府里的下人锐减,内院的丫鬟婆子宋筱池就算不能每个都说得上名字,但是别人提起时,好歹都有些印象。

    更何况,那若水是依柳院的丫鬟,算是他们大房的下人,宋筱池自然更是熟悉。

    而下人与下人之间的熟悉程度,自然比宋筱池这个做主子的要强得多。

    储妈妈听珍珠这么说,眼睛一亮,“珍珠姑娘这么一说,老奴觉得那身影还真的有几分像丁姨娘身边的若水。”

    宋筱池朝房氏看过去,而宋安铭则是朝着宋绍焰看过去。

    不过宋筱池刚刚将目光转到房氏身上,就觉得自己错了,让房氏处理这件事恐怕是不成的。

    倒是宋绍焰,再怎么说,丁氏也是他的姨娘,无论是姨娘还是姨娘身边的丫鬟,他想管都是轻而易举的。

    宋绍焰站起身来,“我去依柳院看看。”

    宋绍焰一走,宋筱池立刻道:“大哥,你要不要再去问问谷大人,这事我看还是要尽早定下来才好,否则……玉兰,你回锦霞院将我的荷包拿过来。”

    玉兰一怔,姑娘特意让自己回去拿荷包,虽然没提哪个荷包,但是她还是立刻明白了姑娘是让她回去拿她的私房银子,姑娘所有的私房银子都放在一个天青色的荷包里。

    虽然明白,玉兰还是问了一下,“姑娘是要那个放在箱底的天青色荷包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