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锦缘绣程 > 第四十二章:锻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weilaitian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说玄兄,你怎么了?想媳妇了?”青年忍不住调侃道。

    黑鸟翻了个白眼,若是它有白眼的话,“能配得上我的雌鸟还没有出生!”

    青年嗤的一声笑道:“不知玄兄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

    黑鸟扇扇翅膀,故作矜持的问道:“哪句话?”

    “老牛吃嫩草!”青年伸了伸长腿,人就往破车厢中一躺,今晚就这么着吧!

    黑鸟扑闪着翅膀,直接从青年的肩膀扑到他的头顶,几下就将青年整齐的发髻抓成鸟窝了。

    青年在听到翅膀扇动的声音时,就预感到这只丑鸟要做什么,连忙坐起来就要阻止,只是他的动作相比黑鸟来,慢了不只一拍。

    青年摸了摸已经乱糟糟的头发,无奈的看了黑鸟一眼,“我又哪里说错了?你自己说的你都一大把年纪了,几千岁了,你媳妇还没出生,这不是老牛吃嫩草是什么?”

    “哼,你知道什么,我们天玄一族,不说与天同寿,那寿元也是以百万年起算的,几千岁怎么了?几千岁我还是一只幼崽呢!”

    黑鸟鄙视道。

    青年无语望天,若不是这一个多月来,自己总被这般超脱现实的事实和语言提醒,还真觉得自己是在做一场春秋大梦呢。

    “你干什么呢?”黑鸟看青年也不理它,爬起来后只一个劲的在骡车中倒腾,忍不住问道。

    “找御寒之物!”青年头也不回的答道:“你总不能让我就这样冻上一夜吧,那明天早上你就可以解脱了,直接回你心心念念的云苍仙界了。”

    “算了算了,现在就教给你吧。”

    黑鸟忽然很是不耐烦的道,一边说一边还扑闪着翅膀将青年本来已经很乱的头发抓的连鸟窝的形状都维持不住了。

    “喂,臭小子,我说了,要教你好东西,过时不候!”

    黑鸟看青年还在捣鼓着往外掏厚衣裳当棉被,深觉自己受到了忽视,直接扑闪着翅膀飞到青年那张俊脸上站着。

    青年吓了一跳,“喂喂,玄兄,你可小心点,我现在就剩这张脸还能看了,你要是将我的脸抓破了,我就拔光你的鸟毛!”

    为了脸,青年也顾不得与这位祖宗虚与委蛇了,直接出言威胁道。

    “哼,你要拔光我的鸟毛,我就让你一辈子被媳妇压着打。”

    黑鸟说着,狠狠啄了一口青年的额头,顿时,青年本来光洁如玉的额头就出现一个深深的红点,红的几乎能滴出雪来。

    “嘶……”

    青年不用照镜子,就知道额头上定然被啄出血印了。

    真真是养了个祖宗啊!

    “好好,您老人家有什么要指教的,请开尊口吧,岩必定洗耳恭听!”

    青年甘拜下风!

    哼,这还差不多。

    “你听好了,因为这是下界,灵气稀薄,且天地规则主凡人,即便你有修炼资质,也无法修炼,可是我在破界来这里之前,已经做了万全的准备,不能修炼,却可锻体。”

    “何为锻体?”青年眉头微挑,口中虽然这么问着,可是心里已然隐隐明白这次这丑鸟说不定真的会放个大招,对他有好处的大招。

    被他这么一问,黑鸟倒是顿了一下,原谅它一只鸟儿,即便血统高贵,本质也只是一只鸟儿,知识储备实在有限,想要清晰准确的对一名凡人解释修仙界才有的名词,于它来说,的确是有几分困难的。

    不过对于自己的短板,它可不会承认。

    “锻体就是锻体,顾名思义不懂吗?反正你现在又不能修仙,只能锻体,修习了我给你的锻体之法,在这凡人界便可以横着走了,就问你一句,要不要学?”

    这是知识不够脾气来凑了。

    “要!”青年立刻点头,他不需要横着走,可是他知道自从离开玉都,今后的路,即便不是一路险阻,却也不可能是一路平顺的,学一些本事还是很必要的。

    “还算有眼光!”黑鸟一对黑豆小眼转了转,很是满意的点了点脑袋,尖尖的长嘴往旁边一撇,示意青年下车。

    青年愣了一下,有些不明白这丑鸟的意思。

    “下车啊,难道你准备在车里锻体,你若是不想明天靠着双腿走进城,你就不动吧,我不介意的。”

    青年立刻一跃就下了车,这骡车虽破,可是好歹也是车不是。

    只是这家伙说话这般阴阳怪气是跟谁学的,莫不是他那位先祖?

    “好,听我口诀!”

    黑鸟此刻也不再多说,既然决定了,它也想这家伙早日解决此界之因果,这样他们就可以早日离开这个灵气匮乏的下界了。

    “天有风,地存气,流于空……”

    在略显空旷的黑色城墙之外,有一头神俊的大青骡,拉着一辆破败老旧的木车,正呆呆的站在厚厚的雪地上,大青骡的脑袋以一种诡异的幅度偏向左侧。

    若是有人在这里,肯定会忍不住顺着青骡的目光也看向那里,只见一着青灰色长袍,系着青灰色腰带的青年,此时正缓缓的做着抬手踢腿侧翻全翻等一系列动作。

    这些动作看起来很普通,可是就是能够让人不走自主的将目光全部集中在他的身上,这些动作在他做来似乎有一种独特的吸引力。

    青年身材颀长、挺拔,做这些看起来很是平常的动作,有一种特殊的韵律,而且若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那本来很是和缓的动作,正以一种平均的速度、幅度在慢慢的提升,速度越来越快,幅度也越来越大。

    空旷孤寂的雪地上,只闻越来越快的破空声,这破空声并不大,却似乎能够传的很远很远,像是要穿破这孤寂空旷的城外旷野,传到那厚重的城墙之内,传到已然入了沉睡的人的梦中耳中。

    此时的青年没了之前的嬉皮笑脸、玩世不恭,他如渊如岳,如霜如玉,整个人如同与这孤寂的一方天地融为了一体,即便是一直守在青年不远处的黑鸟,此时也不敢发出一个声调,似乎怕打断了这令人沉醉的韵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