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锦缘绣程 > 第四十四章:口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weilaitian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琉璃不再多说,略显僵硬的朝宋筱池福了福,“大姑娘安好,方才是奴婢造次了。”

    看她那不情不愿的神色,宋筱池哪里猜不到她心里在想些什么,不过无所谓,她该发的脾气发了,该表的姿态也表了,出了气的同时也消除了二房的疑虑,这也就行了。

    宋筱池拿过嫁妆单子,让珊瑚打开箱盖,一一对比,每样自然都能对的上,只不过都只是花架子罢了,宋筱池自然借此又发了一通脾气,不过这通脾气也只是雷声大雨点小,她自然不能拿两个丫鬟如何,也不能拿二房如何。

    看着琉璃琉霜离开的背影,玉兰忧心忡忡的道:“姑娘,你方才……”

    玉兰并不知道他们的计划,她还有亲人在府里,宋筱池不欲与她多说,只道:“怕什么,他们现在只盼着你家姑娘不要上吊寻死,至于一哭二闹,他们无所谓。”

    “可是待姑娘嫁去谭家,还要娘家人撑腰……”

    “你觉得二房人能给我撑腰?”宋筱池轻声反问道。

    玉兰没话了。

    珊瑚拉了玉兰,“我们风风火火的玉兰姑娘,如今胆子怎么变小了,快干活吧,姑娘用过早膳要去给大太太请安。”

    宋筱池看着玉兰,想着要和大哥说一声,将玉兰一家要来,否则待大房的人走了,玉兰的日子恐怕不好过。

    宋筱池去明轩居的时候,乔氏带着宋俊茂也在,倒是并没有看到宋安铭。

    “大嫂,大哥呢?”宋筱池问道。

    乔氏的面色有些奇怪,像是带着某种喜意,又有些害怕希望落空的不安,整个人有种不落定的慌张感,宋筱池心中忽然有个猜测。

    “大嫂,是不是卫所有消息了?”

    乔氏看了房氏一眼,房氏道:“早上你大哥来我这一趟,本来是商量你的事的,后来门房来报,说是有人来找。

    就在方才,你大哥让顺子来报,说是之前打听的事有了消息,你爹听了也跟着一起去了。”

    “也不知事情会不会顺利?大爷若是能报上名,可就太好了……”

    乔氏颇为紧张的道,忽然,她像想起什么似的,眉头微蹙,“只是待妹妹……我们大房……到时就不是伯府的人了,娘,这样会不会影响大爷的前程。”

    房氏一听,也立刻紧张起来,不过她一向是个没有急智的,只得安慰乔氏道:“老爷和大郎肯定早就想到这一点了,他们既然决定这般做,定然是没有问题的,你不要太过多虑。”

    这种时候,宋筱池也不好多说,毕竟事关自己,若是自己果真影响了大哥好不容易才争取来的前程……宋筱池心下黯然。

    “娘,今天大嫂她们没有来给您老人家请安?”

    此时荣松院内,杜氏带着宋筱湖宋筱河给宋老夫人请安后问道。

    三太太夏氏有意无意的瞟了杜氏一眼,心中不屑,二房为了银钱和权势,将大房的女儿许给谭二爷那样一个糟心人,现在还在这里给大房上眼药,难道被强压着结了这样一门亲事,连表达自己的不满都不行了。

    二房之行为,实在太过,其心之恶,不禁令夏氏对二房的警惕之心又深了几分。

    宋老夫人脸色微沉,“现在一个个翅膀都硬了,稍微有不满,都敢跟长辈摆架子甩脸色,还是我这个做母亲的,太过心软了。”

    心软?呵……

    夏氏在心中嗤笑,面上却是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陪笑道:“母亲,这雪这般大,大嫂他们又要准备大姑娘出嫁事宜,稍微迟些也是有的。”

    “三弟妹,你这话说的就有失偏颇了。”

    杜氏并不知道一向争强好胜的夏氏为何一反常态,为大房说话,不过她听着心里可不痛快。

    “二嫂这话说的,我只是觉得大嫂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嫁闺女,肯定忙乱的很,一会儿从娘这里回去,我就去给大嫂帮帮忙,二嫂要不要一起去,毕竟二嫂也有闺女,二姑娘和三姑娘也有出嫁的时候。”

    这最后一句话,夏氏说的意味深长。

    杜氏眉头微蹙,总觉得夏氏话中有话,可是看她笑盈盈的模样,倒也不好再说什么,只道:“大姑娘的嫁妆我已经让人送过去了,后天直接发嫁就行,因为时间急,请帖宴席都要操心,我就不去大嫂那了,弟妹去的时候替我向大嫂致个歉。”

    “三婶,一会我和妹妹要去锦霞院给大姐姐添妆,四妹妹要不要一起去?”宋筱湖笑盈盈的道。

    宋老夫人听着下首儿媳和孙女们“和乐融融”的谈话,心中轻松起来,就连因大房的人没来请安而生出的怒意都淡了许多。

    有了后路,这精气神都不一样了,她相信,在谭家的帮助下,他们宋家即便没了爵位,也不会再如之前那般以摧枯拉朽之势破败下去了。

    宋老夫人摆了摆手对夏氏道:“你去看看也好,你大嫂那个人一向不顶事,虽然这婚事也无需她做什么,可是从明天开始,肯定会有亲朋好友上门添妆的,你告诉房氏,让她管好她那张嘴,不要什么该说的不该说的都往外倒。”

    夏氏心中嗤笑,他们宋家如此嫁女,只要脑子没坏的人,恐怕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再说那谭家,虽然离封城有一段距离,可是谭家毕竟出了一个礼部侍郎,封城很多人家都是知道谭石镇谭家的,知道谭家,对这位谭二爷多多少少也就会有几分了解。

    如此亲事,老夫人竟然还想佯做若无其事,当成一桩普通的亲事对待,这是想让宋家所有的亲朋好友都装聋作哑吗?

    房氏说不说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没人是傻子。

    “娘,你笑什么?”宋筱河奇怪的看了她娘一眼,自从离开荣松院后,她娘嘴角就一直似翘非翘的,讽刺意味相当浓厚。

    夏氏看了跟着一起的宋筱湖和宋筱沐,没有回答女儿的话,而是问道:“湖姐儿、沐姐儿,你俩为大姑娘准备的添妆是什么好物件呢?”

    宋筱湖微笑,“三婶,我们姐妹手头并不宽裕,准备的添妆也不甚好,倒是四妹妹一向出手大方,过会我们可要开开眼界了。”

    “二姐姐太谦虚了。”宋筱河可不是个忍让的性子。

    “二伯二伯母那般厉害,这家里家外哪里能离得了他们,家里家外一把抓,这抓的好物件定然不少,如此二姐姐三姐姐手头如何会紧,若是真紧,就是二伯二伯母太过偏心了,将那些好物件都给了二哥和二嫂还有鸣哥儿了,二姐姐三姐姐,我可要提醒你们,你们可要注意着些。”

    宋筱河看着对她怒目而视的宋筱沐,意有所指的道:“否则等二位姐姐出嫁的时候,那嫁妆可能还不如大姐姐呢,大姐姐起码还有谭家的补贴,虽然那补贴不知用了几分,但面上总是能顾得的,而两位姐姐到时候会找一门什么样的亲事,可就说不准了……”

    “四妹妹,你这是何意?”宋筱沐忍到现在已然不易,终于冲口喝问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