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锦缘绣程 > 第五十章:成亲前一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weilaitian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郎!”

    不等宋安铭说完,杜氏便打断了他的话,“池姐儿是我们伯府的嫡长孙女,她的出嫁也代表着我们整个伯府的脸面,府里再困难,我们自己俭省点便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委屈了池姐儿,玉兰一家对吧,就让他们做大姑娘的陪房吧。”

    杜氏说完后,乔氏松了口气,宋安铭伸出手硬邦邦的道:“拿来!”

    “什么?”杜氏疑惑。

    “身契!”宋安铭眉头再次皱起,那眼神就像在说“你再装傻我就不客气了”一般,杜氏心里气的倒仰,却也只得憋着气,心中愤愤想着等顺利将宋筱池嫁去谭家,她定然要让大房好看。

    “琉璃,去将玉兰爹娘弟弟的身契找出来。”

    不一会儿,琉璃便拿了三张身契出来了,杜氏交给乔氏道:“大郎媳妇,你回去也劝劝你婆婆,平日再是如何不理俗事,这亲闺女的婚事她这个做亲娘的,总不能做甩手掌柜吧,总得出来帮帮忙,看看哪里有无短缺,上午三弟妹说要去看看大嫂,我这忙得脚打后脑勺,哪里有空,这谭家是一门好亲事,大姑娘可是掉进富贵窝里了,不趁这时好好待大姑娘,与亲家打好关系,还待何时?

    大郎,二婶知道你是个视富贵如粪土的,可是你别忘了,你还有媳妇还有茂哥儿,以后你们小夫妻还要生更多的儿女,他们可都要靠你呢。”

    杜氏说着,目光在宋安铭和乔氏面上扫视了一圈,看着宋安铭愤怒的眼神,以及乔氏若有所思的神色,她自觉达到了目的,笑道:“好了,我言尽于此,句句皆是肺腑之言,听不听在你们。”

    说着,便端茶示意琉璃送客。

    头一天还稀稀落落的下了几个时辰的雪,到第二天天光却是放晴了。

    当然,这一日宋筱池仍然没有去荣松院给宋老夫人请安,宋老夫人如今的心态和二房应该是差不离的,只求宋筱池顺利的嫁到谭家,为他们换取富贵权势,对于她现在的失礼已经顾不上了,或者说可以先记着,等他们达到目的后再找大房慢慢算账。

    若是伯府是普通正常的有爵位的人家,以宋筱池伯府嫡长孙女的身份,明日就是她成亲的正日子,这一天应该有很多亲朋好友上门为宋筱池添妆方才是正常的情景。

    可是今日的锦霞院与宾客盈门的场景可是相差甚远,就像昨日宋筱湖所言,她们姐妹昨日上门之后,今日便不会再来了。

    锦霞院今日统共就来了四个客人,其中两个是宋筱池舅家的表姐和表妹。

    房氏娘家并不在封城,而是在离封城最近的涥县,房父举人出身,曾是涥县的县丞,最是疼爱房氏这个小闺女,房氏出嫁之时给她陪嫁了不少好东西,只是压箱底的银子就给了两千两,因此房氏和娘家关系一向很亲近,前面十多年也走的很近。

    只是自从五年前康父康母先后去世后,房氏再回娘家,和以往的待遇就天差地别了,舅舅一家非但对房氏以及宋筱池兄妹冷淡异常,表兄表姐表妹们更是常常冷嘲热讽。

    无非是房氏以前得父母喜爱,家中一大半的家财都做了她的陪嫁,可是她却是个没本事的,有钱也守不住,白白便宜了宋家,现在康父康母不在了,房氏别再想回来打秋风之类的话。

    当然,房家兄妹的话有很大一部分夸张成分,房氏当年出嫁的确陪嫁了不少,比康家长女房大姨多了近一倍,只不过这其中是有原因的。

    房母是房父的续弦,房大姨是房父原配所出,乃是房母的继女,是房二舅和房氏同父异母的姐姐。

    房父给两个女儿的陪嫁其实是一样的,房氏多出来的陪嫁是房母的嫁妆,房母将嫁妆一分为二,一半给了房氏做了陪嫁,一半给了房二舅。

    按说房二舅和房氏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妹,关系理应很亲近,可是事实却完全不是这般,相反,房二舅和房大姨关系很是不错,和房氏这个妹妹反而很疏远。

    以前房父房母还活着的时候,房二舅表现的并不明显,房大姨对房氏这个幼妹也很亲近,逢年过节从来未忘了与宋家走礼。

    房父房母走后,房氏本来也按照之前的习惯,隔断时间便回娘家看看,可是房二舅一家的冷淡,以及有时候房大姨回来后,房二舅一家待她与待大房氏完全相反的态度,令房氏很是心灰意冷,渐渐地与娘家那边的来往就少了许多。

    不过房家毕竟是房氏的娘家,要说完全断绝来往也是不可能的。

    这不,接到宋筱池要嫁人的消息,房家二姑娘、三姑娘和房舅母房大奶奶一起过来给宋筱池添妆了。

    房舅母和房大奶奶去了房氏那里,二表姐房维珍和三表妹房维娇则来了宋筱池的锦霞院,除了她们二人,今日来给宋筱池添妆的则是她的两个闺蜜。

    宋家因为家境颓败,没有拿的出手的礼品,和出席宴席的衣裳首饰,宋家姑娘出门交际的次数也很少,宋筱池又一向是个不多话的性子,看起来就有些闷。

    不过即便如此,在她仅有的几次出门中,她还是获得了两位姑娘的友谊。

    一位姑娘叫做柳明昕,是药商柳家的大小姐,今年十六岁,性格和之前的宋筱池有些相像,是个寡言少语的姑娘,不过并不是内向,以她的话说,她只是懒得多说话,太费神。

    另一位姑娘叫云琦,是封城通判大人云大人的庶女,在家行二,也是十六岁,性格和宋筱池柳明昕则完全相反,是个明朗爽快的姑娘,她姨娘早逝,被嫡母养在身边。

    这二人都是宋筱池在五年前随房氏去大鸣寺为重病的外祖母上香时认识的,三人性格虽然不同,家世亦不在同一个圈子里,却很能说到一块,后来又见了几次,三人便渐渐熟悉起来,并经常有书信来往。

    这二人可算得上宋筱池活了十六年来唯二的闺蜜了。

    “筱池,你怎么就要成亲了,之前从来没有听你说过,你也没有告诉我,要不是母亲收到了你们府里的请帖,我还不知道呢,你是不是没有把我当做朋友,这么大的事竟然一声不吭,我看到请帖的时候,还以为自己眼睛出错了,揉了好几次眼睛呢,你看我现在眼睛还是红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