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银子太多怎么办 > 第三十二章 拍错马屁的后果!

第三十二章 拍错马屁的后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weilaitian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没有意外,几炷香后,一阵冷风吹过,孟凡背后莫名发凉,同时收到了系统发来的总账。

    “总账:目前宿主拥有白银一千六百一十两二十文,府院一座,家丁奴仆共计二十二人......

    贾云:白银五万一千两,固定资产木器店两家,每月俸禄五两。

    陈咬金:现银:七万两,稻米八百石(系统代为保管),牲畜十五头(系统代为保管),每月俸禄五两

    樊虎:现银:三万两,无固定资产,每月俸禄五两

    樊晴:现银:零,无固定资产,每月俸禄五两

    乔平:现银:零,无固定资产,每月俸禄半贯

    宿主目前共有银子:十五万两千六百一十两二十文。

    除了稻米和牲畜,程咬金给他整了整整七万两,现在银子总数已经达到了十五万两之多。

    一个新的高度,前所未有。

    “福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怎么特么圆个房就这么难!”

    一时间,孟凡竟是对这句话有了更深的了解。

    就这样,马车停在了半坡上,没有再动。

    知道半个时辰后,孟凡终于见到了程咬金。

    此时,这厮肩抗宣花斧骑着高头大马走在前面,开心的合不拢嘴,马后面跟着七八名贼匪。

    这些贼匪用绳子捆着,像一串蚂蚱一样,最前面的正是大当家苟单。

    “公子,这次挣大发了!哈哈哈,要不我们再去其他山寨看看?”

    人还未到,程咬金的声音已经从远处传来。

    本来孟凡已经接受了现实,可听到程咬金这句话,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可不是挣大发了?

    一次给他整了七万两白银,试问还有谁?

    抬头,望着这厮嘚瑟的模样,更是坚定了孟凡将他送出去的决心。

    如果猜的不错,房玄龄所说的事肯定是想让程咬金做行伍校尉。

    “校尉就校尉,总比待在外面强!”

    回神,孟凡自语,

    军营里纪律严明又没什么东西,程咬金给他挣银子的几率将会降到最低!

    至于其他?

    反正程咬金已经成了他的死忠,什么时候用人什么时候再招回来就是,并不会妨碍其他事情,更不用担心他会叛变。

    “公子,这几个山贼头目怎么办?”

    很快,程咬金来到了马车前。

    “他们?带到齐州交给齐州府!”

    打定主意的孟凡几乎没有任何犹豫。

    “交给齐州府?”

    “没错,到了那边想办法给你在行伍某个差事,这些山贼或许用的上....”

    “谋个差事?公子?你不要我了?”

    本来还挺开心的程咬金一听脸色瞬间垮了下来。

    这跟班做得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要去当差?

    “不管走到哪里你都是我孟府之人,而且你没发现我孟府现在没有官府之人老是被欺负?若是你去了,以后成为了将军,将来谁还敢小看我孟府?王县丞?他算什么?”

    孟凡连哄带骗。

    没办法,他是真的怂了。

    不过天意难料,谁知道程咬金去了军营之后会不会给孟凡带来更多的银子?

    “公子这么说,的确有道理,那我就听公子的!”

    程咬金心大,反正听到对孟府有利,这件事就这么应承了下来。

    殊不知,就在孟凡刚刚提到了王县丞的时候,

    齐州府,府衙,大堂,

    刺史苏成看罢手里的公文,眼睛一眯,

    “这什么意思?”

    “启禀大人,这是历城县县丞王远所送,他说这个名叫孟凡的秀才有违律法,故而申请取消历城县县籍!”

    旁边的师爷如实禀报。

    “取消县籍?这个节骨眼上取消县籍,也就是说孟凡不能再参加乡试了?”

    转身,苏成的脸色徒然变冷。

    十天前,杨青可是亲自过来叮嘱,这个孟凡必须要中解元,现在可好!

    历城县那边竟然来了取消此人县籍的文书。

    “有意思,看来有人这是要故意和我做对了!是你吗?司马云天?你想让高长远做头名?想都别想!”

    拂袖,苏成再开口。

    他曾叮嘱过司马云天让他不要再打解元的主意,此时怎么看怎么都像是司马云天在背后坏事,否则区区一个县丞敢做这样的决定?

    “去,起草一份公告,就说历城县县令之子高长远久居京城,虽有历城县籍但并不符乡试规制,故取消齐州参试资格,责令其前往京城赴考!”

    “大人...这样会不会.....据我所知这高长远可是和相府那边.....”

    师爷有些犹豫,不知道自家大人为何会突然做这样的决定。

    “高长远?呵呵,左相高颎很了不起?哼,我父王何曾怕过谁?”

    苏成是真的怒了。

    如果说以前只是想给杨青帮个忙的话,现在已经截然不同,在他看来这涉及到了靠山王的尊严!

    “这....是大人,属下这就去办!”

    见状,师爷不敢再多说什么。

    “对了,将这份文书退回历城县,另外告诉历城县县丞王远,他有涉嫌故意打压秀才之嫌,待乡试之后州府这边会重启核查,如若查实,严惩不贷!”

    这边,师爷尚未离开,苏成再次安排。

    “是,大人!”

    ......

    齐州,随着乡试时间的推移,出现在州府的秀才们也越来越多,他们三五成群,纷纷议论着今年解元的热门人选。

    无疑,高炎之子高长远首当其冲。

    然而,半天后,府衙出的一道榜文让这些秀才们彻底炸锅。

    “什么?高长远没有资格在齐州府参加乡试了?不可能吧!”

    “没什么不可能的,府衙那边的公告已经出了!”

    “真的?那我得去看看,如果高长远无法参加乡试,解元的位置就会空出来.....”

    于是,越来越多的秀才赶往了府衙发放榜文的地方。

    就这样,没过多久,府衙不远处围满了秀才。

    “没错,刺史大人英明,这高长远确实应该去京城赴考,而不是来我齐州!如果大家都这样,以后久居京城的秀才都外出参考,还有我们什么事?”

    “此言不假!乡试本来就是按名额取才,千名秀才只取五十举人,类似于高长远这种的真的说不通!”

    一时间,各种声音都有。

    有支持的,有幸灾乐祸的,还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总之,齐州府沸腾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