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念娇之攻略丞相大人 > 第八章 这花可真丑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weilaitian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顾闵镇守杭州多年,羽翼已遍布杭州城。

    他自己还养了一支兵,名为白焰军,这乃当今圣上特批的,这杭州城早已是顾家的天下。

    就凭宋潘月一个小小的商家女,能有什么资格与顾念娇对峙。

    “你们信不信,这亭欢楼今日能开出一朵花来。”顾念娇笑着扫了一眼众人,眼底越发冰冷。

    宋潘月不屑的看了一她一眼:“会不会看出一朵花来我不知道,但是我觉着你这嘴巴实在是令人生厌,倒是能说出一朵花来。”

    周围人哄笑。于怀懿眼底也是含着几分讥讽和笑意。

    嘴上却是颇为严厉的看向宋潘月:“潘月,可不能无礼,念娇是我的客人。”

    “什么客人,是她自己眼巴巴凑上来的,呸,恬不知耻。”

    宋潘月越来越得寸进尺,丝毫不将顾念娇放在眼里。

    “念娇你莫要.....”于怀懿笑着和稀泥。

    却被顾念娇打断了:“真的是,现在什么阿猫阿狗都敢在我面前放肆了。”

    分明是于怀懿给她递来的帖子,什么时候是自己眼巴巴的凑上来了?

    不过顾念娇不打算解释,她今儿个要开一朵花出来,一朵.....

    “啊!”啪地一声清脆耳光,宋潘月被扇倒在地上,这一动静将众人震惊得不行,都站了起来,看着顾念娇。

    宋潘月看着扇自己白藏,“你个贱婢怎敢!”

    顾念娇嗤笑一声,“白藏,回来。”

    白藏站回了顾念娇身旁,少女坐在门口,双手抱胸,一脸笑意的看着宋潘月:“你就不想知道今日要开什么花吗?”

    松开了双手,向前探了探身子,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宋潘月,红唇缓缓吐出一句话:“今日在这亭欢楼开的,乃血花。”

    血花?众人没反应过来,皆是一脸迷茫,顾念娇娇笑:“用血开出的花呀!”

    众人反应过来,一阵惊恐,看向顾念娇的眼神像看着疯子般。

    “我见宋潘月生得不错,她的血应该开出来的话会很美吧?”

    顾念娇一本正经的说着,眼神也看向宋潘月,见她吓得不行:“你敢!顾念娇,你没那胆儿!”

    顾念娇冷哼一声,站起身来,微扬下巴,轻蔑的看着宋潘月:“我没那个胆儿?”

    语气有几分嘲讽,挑挑眉,下一刻眸光一冷,眉间气势顿显,厉声喝道:“你算个什么东西!我捏死你就当捏死一只蚂蚁,死了便死了,能奈我何!”

    宋潘月白着一张脸,颤颤巍巍的抖着身子,这一刻才知晓权势的可贵之处。

    “宋家?不过是在杭州城开了几处米油铺子,乃一小小的商人,如今便敢指着我的鼻子骂了?我顾家要你今天亡宋家亡,你宋家就过不了明天!”

    顾念娇立在亭欢楼门口,说的话字字诛心,在场的各位少女皆是商家女。

    不过大部分都自诩清高,见这顾念娇乃纨绔,便不将她放在眼里,就连同她身后的顾家,也一时因为对顾念娇的鄙夷,没有注意到。

    也因为顾念娇甚少在外将顾家作为倚仗,许多人也很少意识到。

    今日顾念娇这一番话,让众人顿时醍醐灌顶,她们于顾念娇,就如同蚂蚁般,死了便死了。

    于怀懿此时见气氛尤其沉重,心里暗骂顾念娇就是个事儿妈,又不敢明目张胆的说她,她心里也是怕被顾念娇惦记上了。

    这便壮着胆儿上前笑着和解:“念娇真会开玩笑,什么花不花的,这要是耽搁了亭欢楼的生意,可就不太好看了。”边说边打量着顾念娇的脸色。

    顾念娇复又重新坐了下来,懒洋洋的靠在椅子上:“我不开玩笑。”

    被打脸的于怀懿脸色一僵,又听顾念娇说道:“这亭欢楼么?乃我母亲的嫁妆,我嘛,也算是个主子,顾家家大业大,这亭欢楼的生意耽搁了,便耽搁了。”

    于怀懿此时真的是说不出来话了,动动嘴,却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此时,楼内一片寂静,全都看着顾念娇,神色紧张,生怕她一出手,这宋潘月便血溅当场了。

    “宋小姐,你说,我到底配不配,问你的名号?”

    顾念娇歪着头笑着看着宋潘月,只是眼底未含笑意,看得人心底发寒。

    宋潘月慢慢的站了起来,盯着顾念娇,紧紧的抿嘴唇,一句话也不说。

    “看宋小姐这副模样,怕是,还是觉得我不配呢,真是让人苦恼呀。”少女天真烂漫的认真的说道。

    看得站在一旁的于怀懿脚底发寒了,她觉得顾念娇就是一恶魔。

    太可怕了,此时她也不敢再多话了,宋潘月去惹的祸,她自己便自求多福罢。

    哪怕于怀懿一个劲儿的给宋潘月使眼色,她仍是眼皮也未动一下,就看着顾念娇,一动不动的看着顾念娇。

    坐在二楼的吕清瑶,见此状况,也是心底直发毛。

    这顾念娇简直就是个疯子,偏生她们都拿她无法。

    吕清瑶现在只想快点回家,奈何这场景却不允许她离开。

    “宋小姐?宋小姐?”顾念娇喊了两遍,见宋潘月毫无反应。

    便有些好奇道:“这宋小姐是怎的了?难不成在密谋杀我吗?”语气有几分揶揄,却教人有些慌乱。

    于怀懿咽了咽口水,她错了,她就不应该去招惹顾念娇,“念娇莫要说笑了,呵呵呵呵呵……”

    顾念娇转头看向她,一脸认真道:“我是认真的呀。”

    没人看见宋潘月的眸子动了动,伸出手去将自己头上的簪子拿了下来,突然,奋身朝顾念娇扑去。

    顾念娇垂眸,眼底闪过一丝诡异的笑意,嘴里却大叫着:“哎呀,这宋小姐真的是要杀人啦。”

    顿时场面尤其混乱,不少小姐尖叫着要往外面出去。

    街上的行人见此状况,有些摸不着头脑,这抓住一慌乱奔逃的少女问了,才知晓原是这宋家的幼女,宋潘月要杀人啦!

    这下,街上也是十分混乱。

    顾念娇是最后一个跑出来的,嘴里大喊着:“救命啊,救命啊,杀人啦杀人啦!”

    宋潘月紧跟其后,手里拿着一个簪子,神色凶狠的吼道:“顾念娇!你该死!你该死!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我要....呃....”扑通一声。

    声音戛然而止,顾念娇转头去看,那宋潘月不知何时被绊倒了,簪子插入了自己的胸膛里,双眼睁得大大的,顿时,血流成河。

    空气有片刻的寂静,接着就是爆发出来的尖叫声。

    顾念娇站在原地,笑了笑,轻声喃喃道:“这花可真丑啊,幸亏没有开在亭欢楼里,啧啧。”

    转身便走入人流,不一会,身影便隐没在人群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