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三国之巅峰召唤 > 第1169章:杨业之死(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weilaitian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1169章:杨业之死(终)

    杨四郎颤抖的拿起弯刀,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到杨业面前,将弯刀架在杨业的脖子上。

    杨四郎深吸了一口气,涩声道:“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父亲,真想再和你聊聊天啊,孩儿为有您这样的父亲而感到自豪。

    杨业恨恨的看着杨四郎,冷冷道:“我跟你无话可说。”

    四郎,为父有说不完的话想对你说,今后无论如何都要坚强的活下去啊。

    杨业将头扭向一边,一副闭目等死的姿态,则杨四郎则强忍着不让泪水落下,他手中的弯刀数次抬起,却又数次放下,迟迟下不去手。

    早在行动之前,四郎就自己就已下定了决定,可正当这一刻来临之时,他发现自己还是高估了自己,下决心跟动手是两个概念啊。

    “我对不到。”

    杨四郎扔下弯刀,跪下痛哭道:“我真的做不到啊。”

    杨业闻言猛地睁开眼睛,当见儿子俨然一副崩溃的样子时,他知道自己将儿子逼得太狠了,已经超出了四郎的承受范围。

    可是如今距离成功只剩最后一步,在这里放弃的话可彻底前功尽弃了,这让杨业如何能甘心。

    “啊……”

    杨业暴喝一声后,竟挣开了身上的绳索,随即一把捡起地上的弯刀,迎面向四郎猛地刺去。

    “我要杀了你这个逆子清理门户。”

    杨四郎虽正处于痛哭之中,但也注意到了父亲的眼神,于是连忙向后躲避,但还是晚了一步,一下子被接连砍中两刀。

    “啊……”

    杨四郎惨叫着躲进士兵之中,而四周的士兵连忙上前制止,但杨业却越杀越勇。

    连续手刃十几名士兵后,杨四郎已经处于一众士兵的保护下,于是反而向主位上的铁木真杀了过去。

    铁木真见此眼神愈加冰冷,却连动一下的意思都没有,而这时慕容恪也护在了他的身前。

    “铁木真,我要杀了……”

    杨业的这句话中的‘你’字还没喊出后,三支连珠箭分别贯穿了他的双腿和右手,正是元蒙第一神箭手哲别放的箭。

    杨业一把栽倒在地上,而慕容恪缓步走到其跟前,一脚踩在杨业的背上,将想要起来的杨业给压了下去。

    “慕容恪。”

    杨业发出野兽般的嘶吼,慕容恪见此眼中满是快意,淡淡道:“杨业,为我儿偿命吧。”

    言罢,慕容恪果断一剑划过,直接斩下杨业的人头,身为晋军大都督的杨业,就这么死在了慕容恪的剑下。

    【叮咚,慕容恪斩杀杨业,完成‘不死不休’任务,全属性+1,当前五维:统帅100,武力94,智力95,政治94,魅力100。】

    慕容恪眼角流下一滴清泪,却仰头叹道:“绍儿,为父已经为你报了仇了,你九泉之下安息吧。”

    “父亲。”

    杨四郎见此彻底崩溃,上前抱着杨业的尸体痛哭起来,悲愤之余也彻底失去了最后的一丝理智。

    “慕容恪,我要杀了你。”

    杨四郎愤怒的向慕容恪冲去,可没走两步就被两位将军架住,再也不得前进分毫。

    慕容恪则提着剑走到杨四郎面前,看着一脸仇恨的杨四郎,他却淡淡道:“别急,我这就送你去见杨业。”

    杨家和慕容家的大仇已经结下,而对于杨四郎这位仇人之子,慕容恪自然是不准备放过的,杨业的所有子女他都不准备放过。

    就在慕容恪高高举起宝剑之时,铁木真却道:“好了,杨四郎有功,不能杀。”

    慕容恪眉头紧皱起来,全道:“陛下,秦昊曾说过: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深。陛下,切不可妇人之仁啊。”

    铁木真冷冷的看着慕容恪,淡淡道:“爱卿这是在教训朕吗?”

    慕容恪只感觉周身一冷,额头上顿时冒出冷汗,咬牙跪拜道:“末将不敢。”

    “哼,谅你也不敢。”

    铁木真冷哼一声后,随即看着杨四郎,说道:“杨四郎献上镇北关,生擒杨业有功,今封杨四郎为征汉正先锋,哲别为副先锋,领军五万攻打阴山郡。”

    杨四郎仇恨的看了眼慕容恪,抱拳应道:“谢陛下。”

    慕容恪见此心中也是微叹不已,陛下故意阻止他杀杨四郎,恐怕有借此来敲打他的意思,今后在想杀杨四郎也就难了。

    铁木真并没有利用杨业的尸体,来打击晋军的士气,反而将杨业的尸身缝合起来并好生安葬,以此来拉拢杨四郎之心,一副对杨四郎信任有加的样子,可杨四郎却知道铁木依然在怀疑自己。

    铁木真并没有将杨四郎留在镇北关,反而立刻让杨四郎领军去攻打阴山郡,这显然局是在防着杨四郎,但杨四郎却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杨四郎刚刚完成‘弑父’,虽不是他自己亲手杀的,但毕竟他参与了,结果这么快就又要兄弟相残。

    杨四郎心中对恨不得生吞了铁木真,但他却不敢对铁木真表现出丝毫的恨意,只能在心中暗暗祈祷千万不要让自己的兄弟们。

    杨四郎献关投降,并且卖父求荣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并州和河套。

    杨业在民间拥有很高的威望,所百姓得知这些之后,自然是都在唾骂杨四郎,但六郎等杨家将却都不信。

    阴山郡治所阴山城。

    “放你娘的狗屁。”

    听完士兵的汇报后,杨五郎愤怒的抓着士兵的衣领,咆哮道:“我杨家没有贪生怕死之人,我四哥更是数一数二的好汉,怎么可能为了活命背叛父帅。”

    宁夏郡,宁夏城。

    杨二郎难以置信的看着文天祥,随后一脸认真道:“太守大人,这情报绝对是假的,四弟他不是这样的人。”

    文天祥见此不禁叹了口气,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劝杨二郎。

    无论是二郎、五郎还是六郎,得到消息后的第一反应都是不信,他们不敢相信从小一起长大的哥哥(弟弟),竟然是个贪生怕死、卖父求荣的汉奸。

    远在晋阳的杨业之妻佘赛花,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找到秦温,并以性命为担保儿子杨四郎作担保。

    佘赛花无疑是个坚强的女人,她可以接受丈夫和儿子战死沙场,但死都不能接受儿子害死了丈夫,她坚信这里面绝对另有隐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