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奇迹的召唤师 > 1773 胜算,为零(求月票)

1773 胜算,为零(求月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weilaitian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其实,真要计较起来的话,恭二是不想对罗真动手的。

    别说是恭二,就是昌一,其实都考虑过到底要不要对罗真动手,在现实里杀害他。

    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罗真并不是独居。

    新川兄弟虽然已经杀害过两个人,可那两人都是独居的职业玩家,家里并没有他人,方才可以在对方完全潜行的时候偷偷潜入对方的房间里,将毫无防备乃至毫无知觉的目标给杀害。

    如果目标人物不是独居,家里还有其余人,谁能保证不会碰上对方的家里人,从而出事呢?

    出于这样的原因,新川兄弟其实并不应该对不是独居的罗真出手,加上不是独居的话就算杀掉了对方,对方的尸体也会很快被发现,不像前两人,被发现时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尸体腐败得很严重,让人很难在尸体上检查出什么异常,如果尸体很快就被发现,难保不会被查出什么,如此一来,新川兄弟自然不想冒风险对罗真出手。

    可是,昌一对罗真的憎恨实在太高了,否则不会自导自演出一出绑架诗乃,引诱罗真上钩,好好的折磨他的戏码,恭二同样对罗真产生了憎恨,最终让两人都不想善罢甘休了。

    试想想,罗真和诗乃其实根本一点都不亲近,甚至还是敌非友,彼此认识不过几天,说过的话更是极其有限,结果昌一都想绑架这么一个很有可能让罗真无动于衷的人来尝试引诱他上钩,恭二更是很清楚罗真与诗乃之间的交集不多,仅仅因为诗乃失态这样的理由就对罗真产生了恨意,由此可见,两人多么想杀掉罗真。

    于是,在确定桐谷家中并没有大人,桐谷家的三兄妹亦是会在这个时间段集体在房间中完全潜行,家中不会有人随便走动,新川兄弟最后还是忍不住决定动手了。

    恭二就这么压抑着亢奋的情绪,将手伸向了桐谷家宅邸的大门。

    只是...

    “我挺意外的。”

    当这样的一个声音传入恭二的耳中时,恭二浑身都僵住了。

    “你...!”

    直到这个时候,恭二才发现了坐在窗口上的人,瞪大了眼睛。

    罗真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对方,打量了对方一眼以后,如此出声。

    “我还以为你会放弃行动,直接撤退,没想到,你居然还是潜了进来,这真的让我很意外。”

    罗真就这么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这也是有原因的。

    想造成在游戏里杀人的〈死枪〉事件,有一个前提。

    那就是必须精准的配合,在游戏里的〈死枪〉开枪射中目标时,现实里的〈死枪〉再杀掉目标,让目标断线,并死亡。

    如果不配合好的话,杀害行为提前了,那游戏里的子弹还没有命中目标,根本形不成在游戏里杀人的效果,杀害行为延后了,游戏里的子弹已经命中目标,目标却还没有死亡,那同样只会让人嘲笑。

    因此,想让〈死枪〉事件成形,双方必须进行时间上的完美配合,否则就会功亏一篑。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真还以为,在自己打败了沙萨以后,前来杀害自己的凶手会放弃行动,直接离开,以免〈死枪〉的真相露馅。

    若是沙萨都已经输给自己了,自己并没有被〈死枪〉的给射杀,结果却莫名其妙的死了,那别人肯定会意识到,这不是灵异事件,而是货真价实的杀人事件,最终顺藤摸瓜,让〈死枪〉的传说崩溃不提,还会引来调查,得不偿失。

    有鉴于此,罗真是觉得,对方有八成的可能会直接放弃行动,转身离开,乃至抛弃沙萨,让沙萨顶包,自己溜之大吉,独善其身,所以罗真早已命令玉兔守在周围,一旦发现周围有形迹可疑的人匆匆忙忙的离开,立即拿下对方。

    谁曾想,对方居然不顾暴露,在沙萨败北的现在,居然还摸进了桐谷家中,准备对自己出手,罗真是真的比较意外。

    “看来,你和沙萨一样,很想杀掉我,想到都不顾一切了啊。”

    罗真就从对方的眼神中察觉到了恨意一样,笑了起来。

    紧接着,罗真纵身一跃,直接从窗口跳了下来,轻飘飘的落在了恭二的面前。

    “哈啊啊啊啊...!”

    恭二立即发出叫声,竟是有如逮住了机会一样,冲向了罗真。

    其手中,一件武器出现了。

    那是全长大约有二十公分,前端尖细,直径有三公分粗的圆筒,后端有一根状似握把的突起物往斜上伸出,手把与圆筒的链接处还有绿色的按钮,圆筒的前端亦是装上了银色的金属零件,略为尖锐的前端开了孔,看起来像是小孩子在玩的光线枪一样的物体。

    那是注射器。

    无针式高压注射器。

    注射器里,一些液体在摇曳着。

    那,正是用来杀人的毒药。

    〈死枪〉就是使用这件武器在现实里杀人的。

    “给我死吧!”

    恭二就放声怒吼着,带着他人难以理解的恨意,冲向了罗真。

    可惜...

    “太慢了,我都等的要睡着了。”

    罗真漫不经心的说着这样的话语,在对方伸出手,把注射器刺向自己时,身体骤然一侧,闪向了旁边。

    恭二便以捅刺的姿势,在罗真的面前冲过去,根本触及不到罗真不说,还将身体侧面整个暴露给了他。

    下一秒钟...

    “嘭!”

    随着一声闷击声,罗真不知何时紧握起了拳头,拳头如呼啸的黑影,抡向了恭二,正中他的腹部。

    “嘎...!”

    恭二立即弯腰,嘴巴大张,口水完全流了出来,捂着腹部,跪在了地面上了。

    “对我这么大的仇恨啊?我都不知道哪得罪你。”

    罗真的声音依旧漫不经心。

    “不过,我也没有兴趣知道,反正都到此为止了。”

    说着,罗真的脚骤然暴起,重重的踹在了恭二的身上。

    “嘭!”

    又是一声闷击,恭二发出惨叫,整个人都被踹飞,不住的滚了出去,倒在桐谷家的大门前。

    “嘎...啊...”

    恭二就捂着腹部,一边痛苦的叫着,一边眼泪鼻涕都出来了。

    现实终究不是游戏,该有的痛觉都会有,哪怕罗真已经手下留情。

    要不然,想杀掉恭二,罗真连一秒钟的时间都不需要。

    这里是现实,罗真的一身远远凌驾于龙脉之上的魔力就在其体内流淌着,其脑海里所有的神秘都能使用,别说是杀一个普通人,想让整个岛国沉进海里,那都是瞬间的事情。

    游戏里,仅有〈心眼〉的罗真还受限于能力值及系统,有那么一丝败北的可能,但在现实中,罗真就是货真价实的无敌,即便与全世界为敌,那都能战而胜之,乃至摧毁一切,让一切都回归到原始时代,乃至消失殆尽。

    恭二面对的就是全盛的罗雷莱·阿涅真。

    胜算,为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