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奇迹的召唤师 > 2022 接连到来的人们(求月票)

2022 接连到来的人们(求月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weilaitian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宫地等人的行动失败以后,仓桥源司就明白,阴阳厅已经奈何不了罗真了。

    至少,目前是奈何不了他的。

    连当代最强的阴阳师携手其余三名国家一级阴阳师,再加上咒搜部和祓魔局的大部队一起出马,结果都被对方轻轻松松的拿下,那阴阳厅还有什么办法奈何得了罗真呢?

    不过,即便是奈何不了,仓桥源司亦没有打算放弃对罗真的逮捕。

    哪怕是表面上做做样子,那都是必须得这么做的。

    毕竟,重量级的咒术犯罪者都已经来到了阴阳厅所在的都市,还光明正大的现身了,如果阴阳厅退缩,那只怕民众会对阴阳厅产生不少的质疑及谴责,对于正在扩大权利及地位的阴阳厅而言,这绝对是不能出现的事。

    加上对于政府方面也没办法交代,即使明知不可能成功,阴阳厅还是必须持续不断的派出人手,让人前往逮捕罗真才行。

    而且,还必须得派出足够份量的人手,以示阴阳厅方面逮捕罗真的决心有多强烈。

    否则,被人看出阴阳厅的敷衍,那问题是可大可小的。

    于是,仓桥源司虽没有同意夜叉丸及蜘蛛丸出手,却还是下了一系列的命令。

    比如,命令咒搜部的咒搜官全体出动,在东京展开地毯式的搜索,务必尽快找到潜伏中的罗真。

    还有,从祓魔局中调出为数不少的灵视官,让他们与咒搜官的部队联手,利用他们的见鬼之才,找出罗真的所在地,甚至连三位特视官都全部出马,不得怠慢。

    理所当然,国家一级阴阳师们也都得为此出动,全力逮捕罗真。

    仓桥源司就下令,不仅是咒搜部而已,连祓魔局的独立祓魔官们都必须在工作期间对罗真展开搜捕,为此特别允许所有的国家一级阴阳师都享有对咒术犯罪者的逮捕权。

    其中,有已经被救出来,并被诊断没有什么大碍的宫地盘夫、木暮禅次郎、弓削麻里和山城焦人,现已一个个的都从阴阳医那里出来,展开了行动,还有半隐退状态的天海大善也难辞其咎的得随之一起出击,连在外的国家一级阴阳师都被调回东京,声势不可谓不大。

    拜此所赐,某位一直被禁止行动的独立祓魔官也得到了行动允许。

    “哈!”

    在一条小巷里,镜伶路就看着手机上传来的简讯的内容,欣喜若狂似的大笑了一声。

    其身周,竟是躺着一个个伤痕累累的小混混,貌似刚刚和镜伶路干了一架。

    更准确的说,应该说是镜伶路为了发泄不能出击的闷气和怒气,专门到这里来寻找乐子,方才导致了这一幕。

    可现在,刚刚还一脸阴沉的镜伶路欣喜若狂着。

    “那些混蛋,总算放下许可了,早就该怎么做了,白痴!”

    镜伶路简直是大喜过望,显得是面目狰狞。

    而在这样的镜伶路的身旁,一个又高又瘦的男子畏畏缩缩的出声。

    “感觉你好开心啊,伶路。”

    高瘦的男子便对这样的镜伶路感到有些又惊又怕。

    可是,仔细一看,在高瘦男子的身周,竟是也躺着一个个的小混混,且这些小混混可不像镜伶路身边那些小混混那般伤痕累累,而是倒在血泊中,身上都有着一道恐怖的刀痕。

    高瘦男子的手中就握着一把散发着锐气的刀,浑身散发出来的灵气更是锋利得仿佛能够将钢铁都给切碎。

    欣喜若狂中的镜伶路便瞥了对方一眼,继续咧嘴笑着。

    “有新的工作了,楔拔。”

    ————「楔拔」。

    这就是镜伶路的式神的名字。

    而听到镜伶路的话,名为楔拔的式神亦是眼神一变。

    “......这次,我应该不用再忍耐了吧?”

    当这句话从楔拔的口中传出时,周围的空气陡然下降了好几度。

    那是因为,楔拔的语气变了,变得有些阴郁和低沉了起来。

    “之前让我一直受到封印和管理,等到把我叫出来以后又一直让我处理无聊的清扫工作,害我一直忍耐、忍耐、忍耐。”

    “不是这样的吧?伶路应该不是为了这样才唤醒我的吧?”

    “你需要我不是吗?那为什么要让我忍耐呢?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哦?”

    “是吧?伶路?”

    楔拔便突然变得喋喋不休了起来,看起来像是在抱怨,可语气却极为低沉,像是野兽的低吼一样,让人毛骨悚然。

    见状,镜伶路没有惊讶,反倒冷笑了起来。

    “放心吧,这次你不用忍耐了。”镜伶路便狞笑而起,道:“有非常值得你砍的家伙,久违的全力解放吧,楔拔。”

    闻言,楔拔笑了。

    笑得如深渊中的黑暗一样,深不见底。

    最危险的人物们便开始行动了起来。

    与此同时,各种各样的人物也接连的往东京而来。

    .........

    “终究还是来到这里了,阴阳厅的大本营。”

    在东京市区的一处郊外,一只三足的乌鸦便无声无息的飞到这里,落在草坪上,让一名身披漆黑的华丽外衣的少年出现。

    少年眺望着阴阳厅的方向,眼中既有忧郁,又有决然和冷然。

    “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了吧?”

    这时,又是一个少年走了过来。

    只是,这个少年却绑着头巾,看起来像个凶狠的不良少年。

    “啊,准备就绪了。”黑衣少年点了点头,却无奈道:“不过你确定要来蹚浑水吗?冬儿?”

    凶狠的不良少年,正是冬儿。

    “反正我也无事可做,那就陪你大闹一场,倒不如说,那样我才开心啊。”

    冬儿咧嘴笑着。

    “那就随便你吧,该说的我都说了,希望你能控制好自己,别让你体内的力量暴走。”黑衣少年不再劝说,只是决然的道:“那么,我们走吧。”

    于是,两人一起走进了东京。

    背后,还有两道身影在摇曳着,散发出不同寻常的气息。

    ............

    另一边,在另外一个方向,同样有两个人在往东京靠近。

    只是,不同于之前的两个少年,这是两个少女。

    “果然,网上全是秋观回到东京里的报导,还有北斗出现在阴阳塾的图片,应该没错了。”

    一个留着一头乌黑的长发,肌肤白皙,身材修长且苗条,拥有着让人怦然心动的娇好容貌,身穿一件短夹克,搭配短裤和裤袜,手上戴着露指手套,脚下踏着短靴,肩膀上背着一个看起来相当坚固的迷彩包,整体的打扮有些男孩子气,却因为与本人之间的气质反差,反倒更突显出少女气息的少女拿着手机,深吸了一口气的这么表示了。

    “那个家伙,总算舍得回来了,把式神扔在外面一年半,真想打爆他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

    以这样跋扈自大的语气出声的是留着一头束成长长的双马尾的金卷发,身材娇小,长相可爱非常,身上穿着洁白的连身裙,脚下却踩着漆皮的长靴,如洋娃娃般精致美丽的少女。

    两个少女表现各异,却同样眼中含有一丝激动。

    “这次,我们绝对不能再拖秋观的后腿了,铃鹿。”

    “你以为我是为了什么才在这一年半里拼死锻炼过来的?”

    两个少女便互相对视了一眼,随即齐齐的一笑。

    “走吧。”

    “让那些家伙都大跌眼镜。”

    少女们就义无反顾的走向了东京。

    在她们的身上,隐隐约约间,有不同于人类的灵气一闪即逝。

    不,那不是灵气。

    那是狐气。

    那是鬼气。

    为了找到罗真,土御门家的「狐」与「鬼」便也来到了东京。

    越来越多的人物便纷纷都因为罗真的回归,均都集中到了东京里,掀开了风暴雨的序幕。

    书客居阅读网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