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奇迹的召唤师 > 2270 诸多的前因后果(求月票)

2270 诸多的前因后果(求月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weilaitian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另一边,罗真追寻着凪沙及阿古罗拉的灵气,来到了神绪多神社的偏殿中。

    在这里,出现了两股对于罗真而言并不陌生的气息。

    “哟,真是辛苦你了啊,南宫家的大少爷。”

    以如此轻浮的语气向着罗真打招呼的人,正是晓牙城。

    这位将凪沙及阿古罗拉给带到这里来的罪魁祸首,竟是直到现在才出现,还一脸轻松的向着罗真打招呼,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对于这样的人,罗真能够给予的回应只有一个动作。

    “嘭!”

    没有废话,见到牙城的瞬间里,罗真一个飞跃上前,以让牙城都反应不及的敏捷身手,窜进了他的怀中,对着他的腹部,狠狠的捣了一拳上去。

    “咕喔...!”

    牙城立即捂着自己的肚子,跪倒在地面上。

    “你还真是够胆啊,一声不响的就带走了凪沙和阿古罗拉,又一声不响的消失不见,直到事件结束以后才一声不响的回来,既搞了事,又置身事外,难道你真的觉得我会看在你是古城和凪沙的父亲的份上就下不了手吗?”

    罗真站在牙城的面前,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这个不良的混账中年,抬起脚,就想一脚踩上去。

    “等...等等!反对暴力啊!”

    牙城看罗真似乎并不是开玩笑,而是打算来真的,当场就嚷嚷出声。

    “我也不知道黑壳会突然就那么炸了啊!就是看在那个老妖婆的份上才打算带凪沙过来解决一下神绳湖的异变而已!等到知道这其中有〈圣歼派〉的奸细在作乱以后立马就去搬救兵了啊!”

    牙城之所以会在此期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貌似就是去搬所谓的救兵了。

    而他带来的救兵,同样足以出乎任何人的预料。

    “嘛,看在他给我带路的份上,你就饶了他吧,曜。”

    这是一个极为温婉,却不知为何带着旁人品味不出的愉快的情感的声音。

    声音的主人是一个如精灵一般,又如雪一样,美丽得不似凡间之物的银发少女。

    从后面追了上来的雪菜一进来,刚好看到了这个银发的少女,一下子惊愕了。

    “拉·芙利亚?你怎么在这里?”

    是的。

    声音的主人,正是阿尔迪基亚王国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人称女神芙蕾雅再世的公主殿下————拉·芙利亚·利哈瓦因。

    “好久不见了,雪菜,你过得还好吗?”

    拉·芙利亚温婉无比的笑着,俏皮似的对着雪菜眨了眨眼睛。

    罗真看着这位王女殿下,一副果不其然的模样。

    “果然,之前用魔术窥视我们的人就是你。”

    正是如此。

    在罗真和咎神骑士起纷争的时候,那个一直用魔术在远处窥视着战场的人,就是拉·芙利亚。

    拉·芙利亚便也来到了这里。

    “别说得好像我是来添乱的一样,这次我可是因公务才过来的哦。”拉·芙利亚坦荡的表示道:“咎神骑士袭击了我国的魔导研究所,带走了咎神的魔具,我是为了追回咎神的魔具才来到这个国家,然后被不知从哪里得到我追过来的消息的牙城先生带到这里来的。”

    拉·芙利亚的话,让罗真都愣了一下。

    “你说,咎神魔具是咎神骑士从阿尔迪基亚王国带来的?”

    罗真倒是没想到有这回事。

    可拉·芙利亚却这么说了。

    “这还得感谢你呢。”拉·芙利亚嫣然一笑,这般道:“你还记得,在弦神岛的时候,我们一起在亚迪拉德修道院里发现的那副壁画吗?”

    拉·芙利亚的话,让罗真猛然想了起来。

    当初,在亚迪拉德修道院里,他的确和拉·芙利亚一起,发现了一副有些诡异的壁画。

    之后,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罗真将这件事给遗忘了,可拉·芙利亚似乎一直都没有忘记的样子。

    因此,拉·芙利亚趁着在弦神岛的停留期间,将亚迪拉德修道院中的那面壁画给运走了。

    那面壁画就被拉·芙利亚带回了祖国,在被称为魔导大国的阿尔迪基亚王国里进行分析。

    于此期间,阿尔迪基亚王国从中获得了意外的收获。

    那意外的收获,正是咎神的魔具。

    “亚迪拉德修道院本来是祖父修建给夏音母女的修道院,却在五年前于不知名的事故中损坏,整个修道院除了夏音以外,其余人通通遇难,这件事情本身就有蹊跷。”

    拉·芙利亚这样子说着。

    “而我们在那面壁画里检测到了意外的生命反应,因而,阿尔迪基亚的魔导技师们猜测,或许,在五年前,亚迪拉德修道院中有一位德高望重的炼金术师隐居在那里,并在那里进行着不为人知的研究,却因为出了差错的关系,导致出了事故,最后除了灵力强大的夏音靠着与生俱来的才能存活下来以外,其余人通通都遇了难。”

    拉·芙利亚便告诉罗真,那位德高望重的炼金术师似乎不知从哪里获得了咎神的魔具,在五年前出了研究事故以后,为了防止灾害进一步扩展,于是便牺牲了自己,带着自己的研究成果,封印在了那面壁画之中。

    所以,阿尔迪基亚王国能够从壁画里检测到生命反应,因为那位炼金术师还存活在其中。

    为此,阿尔迪基亚王国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在研究那面壁画,目前的进展还不算太多,却意外的将咎神的魔具从壁画里提取了出来。

    然后,这个消息就不知为何走漏了,导致〈圣歼派〉的人袭击上门,把咎神的魔具给带走。

    换言之,安座真达己所使用的咎神魔具,其实就是从阿尔迪基亚王国窃取来的。

    在此之前,包括安座真达己在内的〈圣歼派〉的咎神骑士们很有可能一直以来都是使用着咎神的复制品,从未得到过咎神魔具的真品。

    “那还真是一群意外没出息又上不了台面的人啊。”

    得知这件事情,罗真只有这个想法。

    拉·芙利亚自然深以为然。

    “本来,所谓的咎神骑士就是他们自称的,信奉咎神的〈圣歼派〉也是自发性的组织,根本不是咎神该隐亲自传承下来的后裔,既然如此,他们怎么可能随便得到咎神该隐从异境带回来的魔具呢?”

    拉·芙利亚就嫣然一笑,有些坏心眼的出声。

    “咎神的后裔可是另有其人,这个〈圣歼派〉不过是小丑罢了。”

    闻言,罗真倒是怔住了。

    “你说,咎神的后裔另有其人?”

    罗真讶异般的看向拉·芙利亚。

    这句话的意思,罗真不会听不明白。

    拉·芙利亚是想这么告诉他吧?

    “咎神有留下后裔吗?”

    罗真便意识到了这件事。

    可惜...

    “你说呢?”

    拉·芙利亚一点都没有解释的意思,只是对着罗真露出绝美的笑脸。

    罗真哪里不知道,这个腹黑的王女殿下又想逗他呢?

    罗真顿时翻起了白眼。

    不过,拉·芙利亚出现的理由,罗真也清楚了。

    她,的的确确是为了追回咎神的魔具,方才跑到这里来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