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奇迹的召唤师 > 2310 “来掀起战争吧!”

2310 “来掀起战争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weilaitian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入夜时分,弦神岛上空的蔷薇魔法阵终于是破碎了,让蔷薇召唤出来的眷兽全部都消失在此方天地之间。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大地上,门扉般的魔法阵也跟着消失,让从门扉般的魔法阵中冲出来的各种各样的妖魔鬼怪亦跟着消失了。

    弦神岛恢复了平静,却留下了宛如被炮火袭击过的战场一样的伤痕。

    即使在那之后,特区警备队的系统中的病毒被驱逐了,人工岛管理公社的运作也恢复了过来,让官方的救援车、救护车及消防车等等的车辆乃至直升机都从基石之门的方向飞向四面八方,开始营救市民及进行救灾工作,因〈深渊之陷〉的袭击带来的损失,恐怕,在短时间内都是不可能弥补过来。

    而在弦神岛的港口处,一艘豪华的游轮上,有一个人正在眺望着这一幕。

    “果然还是失败了吗?”

    瓦特拉既不惊讶,也不意外,反而很满意似的笑了起来。

    “虽然有点遗憾,但这也在计划之中。”

    瓦特拉便拿下了戴在脸上的墨镜,笑得十分的愉快。

    “如此一来,消灭了原初的神子便得到了第十一匹眷兽,即使还差一匹才能获得完整的第四真祖之力,但没关系,照这样下去,他迟早会凑齐所有的眷兽,到时候又会变得有多强,真是让人期待。”

    这么说着,瓦特拉转过身,看向自己的身后。

    然后,瓦特拉这么说了。

    “这下子你们就明白了吧?我之前所说的全部属实,如果你们再继续以平凡的高中生的身份继续耗日子,这座岛可是真的会消失的哦?”

    瓦特拉的这番话,传入了在场的另外两人的耳中。

    在这里,除了瓦特拉以外,便是还有着两个人。

    而且,这两个人的身上都穿着学生的制服,明显是学生,还都是人类。

    “......真是被你摆了一道啊,奥尔迪亚鲁公。”

    说着这样的一句话的是一个身穿彩海学园的男生制服,脖子上挂着一个耳机,显得有些吊儿郎当,却意外的有股痞帅的感觉的男生。

    “曜...”

    如此低声嘀咕着的人,则是一个拥有着亮丽的发型,身上穿着游走于校规边缘的女生制服,独具美感,容貌醒目的女生。

    如果罗真在这里的话,绝对能够认出这两个人。

    因为,这两人是罗真的小伙伴,在这座岛上最好的朋友————浅葱和基树。

    是的。

    浅葱和基树便出现在了这里。

    就在不久前,特毕亚斯及吉拉将这两人邀请了过来,让他们陪着瓦特拉,看了这场席卷全弦神岛的大乱的全过程。

    瓦特拉看着这两个平时自己绝对不会感兴趣的弱小的人类,露出的却是饱含着浓郁的兴致的笑容。

    “我早就注意到你们了,巫女(Shaman),偷窥者(Heimdall),能够一直安然无恙的待在两个神子的身边,怎么可能会是普通人呢?”

    瓦特拉像是在欢迎两人的到来一样,说着这样的话。

    可浅葱和基树却不像瓦特拉那么热情,反而展露出了些许的敌意。

    “你的目的是什么?”基树直截了当的道:“雇佣〈深渊之陷〉来破坏弦神岛,又跟我们说那种话,你以为我们会信吗?”

    “信不信都由你们。”瓦特拉无所谓似的笑道:“只是,你们应该亲眼看到了,弦神岛的确是一个危险的地方,特别是对三大夜之帝国来说,如果你们再继续旁观下去,这里真的会沦为全世界的公敌的哦?”

    “......这就是你的目的吗?”浅葱沉默了半响,随即瞪向瓦特拉,道:“故意借〈深渊之陷〉的口把弦神岛的真正作用公之于众,让世人认识到这里的特殊和危险,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其实很简单哦?”瓦特拉笑了起来,而且越笑越狰狞,越笑越癫狂,最后哈哈大笑出声,这般道:“我想做的事情一直都只有一件,那就是战争啊!”

    这么说着,瓦特拉的身上释放出了恐怖的魔力。

    “我一直都很无聊啊,两位,即使这里有着让我馋得不行的强敌,但难得出现如此美味佳肴,直接一口吃掉实在太可惜了,所以必须让全世界的人都来参与这一场盛宴!”

    瓦特拉便尽情的歌颂自己的伟业。

    “雇佣〈深渊之陷〉的目的,一个是像你们所说的那样,借他们的口将真正的弦神岛公之于众,一个是让偏离了正轨的力量回到它真正该去的地方,让我中意的神子能够变得更完整、更强大!”

    瓦特拉极其愉快的笑着。

    “如今,你们应该都已经接触到了这座岛的真相以及自己的真正身份了,尤其是你,巫女(Shaman),进入C以后看到的东西应该让你很震惊吧?但那就是真相啊!”

    瓦特拉的笑声,换来的是浅葱咬住了嘴唇的反应。

    对于浅葱来说,在C里看到的东西,的确颠覆了她一切的认知。

    如果不是看到那些东西的话,浅葱一定还不知道自己的真正作用,更不知道自己的特殊性,只会一直以为自己是个会点黑客技术的平凡高中女生而已。

    现在,浅葱才知道,原来,一切都是注定了的。

    “真是...”

    基树也在懊恼似的叹息着。

    当然,基树和浅葱不同,不是直到今天才知道真相,而是从一开始就知道一切,方才对现状感到懊恼。

    这下子,他们真的没辙了,只能如了瓦特拉的意。

    “你们放心,我这边也是做好了充足的准备才来协助你们的。”

    说着,瓦特拉打了一个响指。

    然后,一个人立即走了进来。

    那是一个长相秀气,戴着眼镜,身上穿着宽松的道袍似的服装,让人联想到古代的仙人的青年。

    “你是...”基树似乎认出了对方,咋舌般的道:“上次唯一成功逃脱的监狱结界的逃犯吗?”

    没错。

    此人,正是在上次波胧院节庆时,从监狱结界中唯一成功逃狱,不知所踪的逃犯。

    对方便谦卑似的笑着。

    “久仰大名了,蓝羽家的公主和矢濑家的少爷,你们叫我弦神冥驾就行了。”

    闻言,浅葱产生了反应。

    “弦神?”

    浅葱惊愕似的出声。

    这个姓氏,对于弦神岛的人来说,可谓是如雷贯耳。

    可是,弦神冥驾却不以为然。

    “不需要惊讶。”弦神冥驾若有深意似的道:“两位与我同出一源,根本不需要感到惊讶吧?”

    浅葱和基树顿时都无话可说了。

    见状,瓦特拉再次露出满意的笑容。

    “弦神、矢濑、蓝羽、绯稻,身为咎神后裔的禁忌四字,其中的三家,现在就齐聚一堂了。”

    瓦特拉再次大大的张开了双手。

    “那么,我们就开始吧!”

    “为了保护这座弦神岛,我们来掀起战争吧!”

    “哈哈哈哈哈!”

    瓦特拉充满狂气的大笑声便响遍整个夜空。

    经久不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