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奇迹的召唤师 > 2515 「真正的母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weilaitian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早在杉木林的那一次,罗真就通过〈慧眼〉及〈心眼〉的窥视发现了〈圣杯〉的真正所在地,亦知道了金固才是持有着〈圣杯〉的人,而不是戈耳工。

    戈耳工不过是被召唤出来,被运用在这场战争上罢了,和通常的从者是一样的。

    但是,从魔术王的手中获得〈圣杯〉并制造了这个特异点,企图毁灭人类的元凶,同样不是金固。

    理由很简单。

    “金固不过是被人利用恩奇都的遗体制造出来的次世代的神之兵器而已,并不是打从一开始就存在。”

    罗真如此纠正了众人的想法。

    “真正的元凶,应该是把金固制造了出来,并把〈圣杯〉交给了他的人物。”

    那是什么的人呢?

    答案,从一开始就出来了。

    金固便笑了。

    笑得异常的邪恶。

    “该不会...!?”

    看着这样的金固,梅林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变得激动了起来。

    可是,激动也仅是到此为止了。

    “嗯?”

    就在这一瞬间,罗真的面色突然一变。

    因为,他的〈心眼〉产生了反应。

    而且,还是前所未有剧烈的反应。

    “这是...”

    罗真集中精神,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心眼〉上,观测这个时代。

    结果,这一观测,罗真的面色一变再变。

    这一刻里,在罗真的〈心眼〉的观测下,整个美索不达米亚世界就产生了极为可怕的震动。

    那种震动,不是来自于物理现象,而是来自于时空。

    时空就在震动着,甚至产生了断层。

    然后,罗真就再一次的窥视到了那一片黑海。

    在那片黑海中,之前一直发出哭泣声的身影居然动了起来。

    祂就像是从沉睡中醒来一样,先是直起身,随即睁开了一对眼睛。

    罗真没有看清楚那是一对什么样的眼睛。

    可是,罗真听到了祂的声音。

    “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

    一个仿佛歌声般,又像啼哭一样的高亢之音从对方的口中豁然响彻。

    这个歌声,令得罗真的大脑仿佛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一样,其〈心眼〉的观测也在瞬间被打断。

    “呜...!”

    罗真便一手捂住了脑袋,忍不住弯下腰,发出一声苦闷似的声音。

    “前辈!?”

    “罗真!?”

    玛修等人看到突然表情痛苦的罗真,一一大吃一惊。

    但是,发生了异状的并不仅仅只有罗真一人。

    “咳...!”

    一旁的梅林突然吐出血来,似遭到了看不见的伤害一样,整个人都单膝跪在了地面上,变得奄奄一息。

    “梅林!”

    看到这一幕,阿尔托莉雅〔Alter〕的脸色顿时也变了。

    而迦勒底那边同样迎来了一场大乱。

    “第七特异点的观测中断!”

    “示巴变成了黑色!不再发光了!”

    “示巴02、06、09号相继破损!”

    司令室里,一个个迦勒底的技术人员一边操作着仪器,一边满脸焦急的接连发出报告。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奥尔加玛丽完全慌了。

    连罗曼和达芬奇都一脸的震惊和凝重。

    “这是...时空震...!?”

    达芬奇看着仪器上显示出来的数据,睁大了眼睛。

    “整个美索不达米亚全域都在发生空间断裂吗...!?”

    罗曼也错愕了起来。

    警报声就在迦勒底里不断的响动。

    美索不达米亚便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变化,令得天地都在异变了。

    金固就悬浮在半空中,如同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很久一样,张开手臂。

    “终于醒来了吗?吾等真正的母亲啊!”

    金固的声音就唤醒了惊慌失措中的众人。

    “你到底做了什么?”

    阿尔托莉雅〔Alter〕转向金固,身上掀起滔天的魔力。

    “是你在搞鬼吗!?”

    贞德〔Alter〕也怒了,浑身燃烧起了烈焰。

    众人亦是一一准备攻击金固。

    可是,金固却浑然不在意。

    “别那么大惊小怪,只不过是母亲醒来而已,有什么好值得惊讶的?”

    金固嗤笑着,让众人多少有些明白了状况。

    只要结合先前罗真的推论,那就能够明白,现在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因为金固口中所谓的“母亲”而已。

    “魔术王把〈圣杯〉送到了这个时代,企图将母亲给唤醒,可在母亲醒来之前,那边的梦魔就现界了,并先所有人一步发现了母亲的存在,使用自己的能力制造出了梦境,将母亲囚禁在梦的牢笼中,延迟了她的苏醒,让这个时代避免了提前的毁灭。”

    金固瞥了咳血不止的梅林一眼,冷笑般的这么说了。

    “可母亲却在彻底陷入沉睡之前,不但把我制造了出来,还把〈圣杯〉交给了我。”

    于是,为了将自己真正的母亲给唤醒,金固使用〈圣杯〉的力量召唤出了戈耳工,让她成为复合神性。

    “因为无论如何都无法唤醒母亲的关系,我就想了一个方法,那就是让母亲干脆死一次,利用死亡来冲击母亲的意识,彻底唤醒母亲。”

    金固似在炫耀一样的不断笑着。

    “戈耳工之所以会拥有提亚马特的权能,并不是通过〈圣杯〉进行赋予,而是利用〈圣杯〉与真正的提亚马特进行了同调。”

    如此一来,戈耳工就既拥有了提亚马特的权能,也和提亚马特共享了感觉。

    “现在,戈耳工死了,这死亡通过同调传达到了母亲那里,把她从深沉的睡眠中解放了出来。”

    “而使用自身大半的力量制造出的梦境被打破,那边的梦魔必定也已经在母亲的梦中暴露出本体,非常悲惨的被母亲捏碎了吧?”

    “通过三女神进行的时间拖延,这样一来就结束了。”

    “接下来,你们就好好的看看我们真正的神,真正的母亲,真正的原罪吧!”

    金固的身影缓缓的升空。

    “可惜,在母亲醒来之前,我原本还想实现戈耳工的愿望,和她一起将人类彻底消灭,结果却没办法如愿呢。”

    “真的...还挺遗憾的...”

    留下这样的话,金固如同喷射机一样,向着天际的另一边飞掠而去。

    众人没有阻止他的离开。

    因为,罗真和梅林的状况都不是很好。

    “呼...呼...”

    罗真是努力的调整自己的呼吸,让刚刚透过自己的〈心眼〉的窥视而逆流过来的冲击给抚平。

    “真是...失算了...”

    梅林则是一边咳血,一边苦笑着,其身体居然就这样缓缓的发光,逐渐的化作光粒子消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